• 第十七章 银河曼舞,前狼后虎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3116字

    御月听到安夏的抱怨,拉过她的手,见手腕处确实红了,他运气治疗着,难得温柔的说,“今天说好了是我和你的约会,之前是我考虑欠妥,让你受惊了,对不起。”

    见手腕好转了,他捧着安夏的脸,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真诚地说,“接下来,就让我来挽救一下之前糟糕的约会吧。”

    或许是洒下的月光太蛊惑人,安夏一时大脑空白,才机械地点了点头。

    当她很久以后再回想时,才发现爱来的时候是如此漫不经心,让人后知后觉。

    她任由御月的大手一直拉着走,到了泊塔台听着周围悄悄的议论声才回过了神。

    “他们在说什么?”安夏凑近御月问道。

    “肯定是雾影又搞了什么鬼,我们去看看。”御月边说边护着安夏继续走到了最前面。

    泊塔台前站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牛妖,维持着秩序。

    御月上前询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放人进去?”

    牛妖认清来人后,客气地说,“御月大人,雾影大人吩咐了,要等您第一个携带女伴上去。”

    御月点点头,护着安夏往泊塔台里走去,却又被牛妖战战兢兢地拦了下来,“雾影大人,还说,您得证明您和这女子是情侣关系才可以进去。”

    听清牛妖的话,御月阴着脸,沉声说,“证明情侣关系?怎么证明!我说这是我的女人,这就是我的女人,不需要证明!现在,你给我让开!”

    牛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让他双脚发软,低着头,坚守在岗位上,“御月大人,您不要为难我们了,我们也是依着雾影大人吩咐的办事!不然,您让诸位给个见证,介绍一下您的女伴,就证明是情侣,可以吗?”

    御月正想发作,把雾影拉出来溜溜,居然敢在他要挽救约会时使绊子,真是老虎久了不发威,真当他是慈善猫了!

    安夏看看周围敢怒不敢言的众妖,第一次发觉,大家居然这么畏惧御月,畏惧到连眼神都不敢直视,连抱怨都只能静悄悄地,突然有点好奇御月在妖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安夏拉了一下御月的胳膊,一脸认真地说,“你头低点,我有话跟你说。”

    御月侧低着头,“怎么了,你等会,我马上。。”

    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停滞了,所有妖的目光犹如灯束打在御月和安夏的身上。

    在众妖眼中,只见漆黑丑陋的猫妖垫着脚尖,闭着眼睛,吻上了帅气逆天的御月的唇,这画面有种诡异的和谐,震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而安夏亲完后,看都没看御月一眼,对着守着泊塔台的牛妖说,“这样可以证明我们的关系了吧?”

    愣在一旁的牛妖,木然的点头。

    “那请让路,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安夏说。

    牛妖让开路,安夏拉着御月就往泊塔台走,走了两步安夏突然停住脚步回头,说,“谢谢你们等了我们这么久,祝各位七夕快乐。”

    安夏说完就挽着御月潇洒地甩头走人,留下回过神来在身后激动地众妖纷纷涌进泊塔台。

    大家站在泊塔台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入玉秋白所说的惊喜之中。

    安夏看着这个惊喜,有点担忧又有点惊奇,“这泡泡结实吗?我们真的不会掉下去吗?”

    御月好笑地看着安夏,“你刚才亲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担心你掉下去,我不救你?”

    “当时哪里会想这么多,就想早点进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惊喜,哪里知道还有这种坑等着我跳。”安夏低着头看着这惊喜。

    这惊喜是每对情侣可以搭乘泡泡上银河观赏,这泡泡就像小朋友用肥皂水制出来的一样,晶莹剔透,在光线的折射下能看到流动的色彩,只是个头要大得多,能容纳两人有余。

    随着泡泡越升越高,浮生客栈巨大的身形渐渐变成小点,周围除了能看到一样的泡泡,其余都是夜晚的黑。

    安夏也就从最初的惊奇变成了碎碎念的紧张。

    再这样下去,这约会是真的挽救不了了,御月心里想。

    他从怀里掏出洞箫,竖在嘴边,轻快的曲调像穿过古城的晨光,照的人暖暖的。

    安夏抬头望着吹箫的御月,遗憾道,“好想弹琴配合你,可惜,没有钢琴。”

    御月停下了箫声,说,“这世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言毕,他掐诀,双手一合,再拉开时,只见黑白琴键带着淡淡的光铺展开来。

    安夏随手弹了两下,确认了这是真琴,能发声,音色还不错,随即对御月竖起大拇指,“牛!”

    御月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示意安夏先弹,他配合,于是,技痒的安夏,手指在琴键上跳跃,弹起了欢快的曲子,御月的箫声穿插其中,又赋予了整首曲子厚重的深情感,让人沉醉不已。

    这就是音乐奇妙的地方,虽然,钢琴只有88个键,箫最多也只有九孔,它们不是无限的,但在琴键上奏出的音乐却有无限可能。

    欢快的音乐带动起了众妖的心,大家纷纷献艺献宝,让沉寂的空中之旅变得热闹起来。

    只见一会儿,一只只蝴蝶扑扇着翅膀在泡泡之间飞舞,所到之处,金光闪闪,漂亮异常。

    另一会,粉色的花瓣犹如雨下,将泡泡的顶端装点成了粉色的海洋。

    安夏与与御月的眼神不期而遇,两人相视而笑,在美景和音乐中,他们尽情地释放自己的能力,合奏着一首首好听的歌曲。

    这时,泡泡已经可以看到银河,无数的星星汇聚在一起好似流光彩带连接着天空的两端。

    而银河之中,鹊桥之上,依稀能看见牛郎织女在牵手诉衷情。

    “牛郎织女的爱情其实真的挺让人感伤的,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这一年一相逢,哪里才是等待的尽头。如果我有这能力,一定让他们永远相守在一起,再不用饱受这相思苦,爱就要努力在一起嘛,不惧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安夏感伤又愤慨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情观。

    御月包容地一笑,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怎知,他们此时的等待不是为了永久的在一起呢?”

    安夏若有所思,想通后,又谈起了钢琴,相比于之前的欢快,此刻,她送上了一首深情款款地歌曲。

    一曲终了,她手做喇叭状,大声地对着牛郎织女说,“你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岁岁年年,分分秒秒,相爱到永久。”

    牛郎织女回眸对着安夏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或许谁也不曾想到,安夏再一次遇到牛郎织女时,将自己此时的想法雏形告诉了他们,牛郎织女付诸行动后,再一次闹的天界上下人仰马翻,生生改变了这天界的恋爱规则。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安夏心情无比舒畅,她牵着御月的手,“我们来跳舞吧,在银河上跳舞,肯定很有意思的。”

    御月包容的满足着安夏的一切要求,念咒让钢琴自己演奏了起来,而他们则在星河之上跳起了舞。

    等到安夏和御月回到永恩寺时,才发现前有狼,后有虎,升级打怪斗地主,今夜注定无眠。

    当是时,明月皎皎,秋风卷起落叶哗哗作响,有种诡异的寂静,让人竖起汗毛。

    安夏刚踏入房内做小伏低状的准备向白虹和紫霓道歉,只见两只萌小人一下就飞到她的怀里,眼泪巴巴地说,“安夏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死你了。”

    能被人担心在乎的感觉真好,安夏的心头涌上一丝暖意,揉着萌小人的头,“答应你们的事,我怎么会食言呢?别哭了,你们看,我带谁回来了?”

    紫霓,白虹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却在探头看到安夏身后的御月时,发了疯。

    如果说,他们扑向安夏的速度是脱缰的野马,那么他们扑向御月的速度就是弓箭手射出去的箭,嗖地一下直击目标,快,准,狠,直中靶心。

    可御月一点不接受这热情的拥抱,一手拎一个扔在安夏的怀里,“夜雾车上有我的法印,你们应该早就知道她和我在一起的,还担心什么?担心我吃了她?”

    紫霓摇头摆手,赶紧澄清道,“不不不,安夏姐姐和御月大人在一起肯定很安全的,只是昨天我们隐藏神仙印记的时候,担心安夏姐姐不回来了,就多施了一道时截术,要是。。”

    “咳咳~”白虹一副“你暴露了,别再说了”的表情看着紫霓打断了她的话,然后捂着嘴又干咳了两下,“不好意思,秋干气燥,喉咙有点难受。”

    时时刻刻在一起的人当然能读懂对方的任意动作和眼神,反应自己失言的紫霓立马抿着嘴巴,看一下安夏的反应,正巧撞上对方探究玩味的眼神,紫霓立马垂下眼帘,低着头,心想,完了,完了,我这张嘴又惹事了。

    而安夏拉过想要躲在白虹身后的紫霓,打着她的小屁股,“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哼哼。”

    一脸贼笑的安夏看着捂住嘴巴,一副你打死我也不说烈女模样的紫霓,话锋一转,抬眼询问御月,“他们怕什么啊?我要对症下药,来个大招,好好调教一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