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何处永年,凝霜成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1541字

    虽然皱纹已布满她的容颜,却依旧抵挡不住那温婉的美貌,陆夫人和蔼可亲地开口招呼道:“小张来了啊,快来坐,旁边这谁家的丫头啊,长得可真水灵。”

    张护士率先拉着安夏坐了下来介绍道,“陆阿姨,看您今天精神头特别好啊,这是新来的小夏,我忙没

    空陪您的时候,您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找她。小夏快给陆阿姨打个招呼。”

    安夏发挥小太阳的魅力,绽开活力笑容说道:“陆阿姨好,我是夏安。师姐常常跟我说您是她遇到过的最有气质,最有涵养的阿姨了,让我没事就多陪你晒晒太阳,说说话。”

    哪个女人不爱赞美,哪怕是七十多岁的陆夫人听到别人的赞美也不由笑了起来,拍着安夏的手说道,“这丫头长得水灵,还这么会说话,多大了,结婚了没,以后给我当儿媳妇如何?”

    安夏腼腆地笑笑陪着陆夫人聊天,给她捶背按摩,虽然御月给的消息说陆夫人病入膏肓,识人不明,活不过半年了,可在安夏眼里,陆夫人身子骨硬朗,意识清醒,一点都不像一个病人啊。

    难道御月白虹消息有误,找错对象了,而且不是说陆老时刻陪着陆夫人吗,在这坐了半天也不见陆老的身影啊?!

    谈笑间,陆老和孙子陆少祺领着十几个人走进套房内,他们每个人手上端着一个精致的盘子,上面摆放着可口的甜点,原来陆夫人清醒时提到自己想吃甜点了,于是陆老便集齐世界大师为陆夫人制作了这些甜点。

    陆夫人一见到来人眉眼里全是深情,说道,“永年,你回来了啊,快来坐。”

    一声永年使陆老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以往下班回家时,总有一盏暖灯照亮他的归途,亦有一声永年使他满心欢喜,这是有多久没听到老伴叫他的名字了啊。

    陆老兴冲冲地走到陆夫人身边拉着她的手正欲多言,谁料,陆夫人立马甩掉陆老的手,鄙夷地说,“我的手是你能随便摸的吗?。”随后陆夫人拉过陆老身后的陆少祺,带着几分撒娇地抱怨道,“永年,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呢,他是谁啊,过来就拉我手,你也不拦着。”

    陆少祺一脸尴尬,他用眼神询问陆老该如何是好,陆老拐杖一挥,无奈地摇摇头,又冲着陆少祺点点头,自从陆夫人生病后,对于时间的概念就特别模糊,过去和现在傻傻分不清,并且越久远的事记得越清楚,然后每次都把陆少祺认成自己的爱人,谁让陆少祺和陆老年轻的时候长的太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收到示意地陆少祺立马像换了个人似的,一嘴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凝桦,你的手是我见过这世上最纤柔动人的手了,所以,我专门请了这位老先生来为你的手作画,我要让全世界都欣赏到你手的美丽,你就边品尝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最喜欢的甜点,一边让老先生观察你的手,然后画画创作,好吗?”

    说话间,陆少祺已将陆夫人带到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陆老面前,试着将陆夫人的手递向陆老。

    而陆夫人已被陆少祺哄得眉开眼笑,她点头答应,没有抗拒,并认真的叮嘱道,“你可要看仔细了,好好画。”

    陆老颤颤巍巍地拉着她的手,眼角带着几分湿润地说:“是,我一定仔仔细细的看,连掌心的痣都不放过。”

    一句话犹如惊雷炸响在陆夫人的脑海中,曾几何时,她也听人说过这句话,那是他们第一次牵手,他紧张地不敢看她的脸,就一直盯着她的手瞧,她笑说看她的手还能看出花来吗?他深情专注地说,他一定要仔仔细细的看,连掌心的痣都不放过,这样哪怕她换了张脸,他也能把她找回来。

    陆夫人一把反握住陆老的手,质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永年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她的手无意间碰到陆老手上的戒指,余光看了一眼后,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大声质问,“这是我和永年的结婚戒指,怎么戴在你手上,你到底是谁!”

    陆少祺看到陆夫人情绪开始不稳定,立马抱住陆夫人,安抚着她的情绪,“凝桦,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而陆夫人侧着身子,一双眼睛犹如鹰眼,仔细观察着眼前人的眉眼,盯得陆少祺头皮发麻,片刻后,陆夫人的情绪突如火山爆发,疯狂地朝着陆少祺咆哮起来,“你不是永年,你不是我的永年,我的永年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