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一盘散沙,浇点开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9本章字数:1505字

    第二天安夏突然惊醒,“完了完了,上课要迟到了!”

    可是揉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夜雾车内,一旁还坐着御月正在喝奶看书。

    安夏下意识的先看了下自己的衣服,已从睡衣换成了校服,头发也已经梳好了,她顿觉放松下来了。她凑近御月看了眼他手上拿着的书,问,“你在看什么啊?”

    御月将书册递给她,“这是白虹和紫霓让我给你的。”

    安夏接过书册,才发现是昨夜临睡前让紫霓和白虹写的土地神与众神的恩怨情仇,她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在这片土地上共同生活着一些地神,最为人们熟悉的是土地神和财神,其余的还有灶神,山神,河神,门神等。众神各司其职,维护着人间的繁荣与发展,除了土地神会因为各种事态会联系诸神帮忙外,大家其实很少全都聚在一起,上一次地神们齐聚一堂还是在土地神突然失踪的第一周的时候。

    在此之前,土地神与众神关系始终和谐,但与灶神关系最好,土地神细腻周全,灶神豪爽大方,两位性格迥异,却十分投机,铁哥们似的酒友与吃友,两人没事就聚在一起研究怎么吃好喝好,各种料理层出不穷,其中不乏黑暗料理。

    说了最好的那就免不了最差的,财神因着现在供奉的人最多,心气最高,自认应该统领所有地神,没事就找土地神的麻烦,而作为上神后土传人的土地神始终保持公正态度,告诫财神要公平待人,切勿让凡间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财神对此充耳不闻。

    谁料在后来的一次人间暴乱震惊天界,上神考察后发现是凡间两极分化严重,富人滥用不合格产品,极度压榨劳动力,导致施工事故,最后引发暴乱,为此财神被罚了俸禄和禁闭。

    财神始终坚持认为,如果不是土地神打了小报告,区区一个小事故如何会引起天界的关注呢?

    对此,土地神三缄其口,摇头叹息。

    所以,当土地神失踪,众地神齐聚一堂时,财神第一个想的就是机会来了,一定要上告天界,治他个擅离职守的大罪,罚其入世,自己就有机会上位了。

    孰料当日不仅来了渝城的众地神,还来了月老,百花仙子,太上老君,陆压道君这四位上神。

    最后呐,财神当然没有如愿的上告天界,统领地神们,但实际上在空缺土地神的这二十年,他无形中成了渝城的最高统领。

    所以听闻新土地神的出现,财神立马联系了众神名义上去拜访,实则就是去给个下马威。

    安夏合上书册,问御月,“你怎么看这事?”

    御月放下手中的奶杯说,“这要看你准备当多久的土地神了。名义上而言,你现在只是见习土地神,有一年的见习期,如果你只准备当这一年,那么表面维系好过得去就行,可如果你是要长久的当下去,那就要让他们从内心深处恐惧你。”

    安夏盯着御月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言不发,盯了半天后,扑哧一声笑了,而且越笑越夸张。

    御月被笑的皱起眉头,不悦地问,“你笑够了吗?”

    安夏立马收起笑,用手指抚平他的眉头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笑吗?”

    御月被她突然的举动弄的颇为不自在,挥开安夏的手说,“你人傻。”

    安夏摇摇头,不气不恼地说,“你才傻,说什么从内心深处恐惧你,你觉得用妖魔那套就能对付这些老神仙?而且,你应该也不是靠这个在妖魔两界横行的吧,因为昨天在浮生客栈,我看那些妖除了怕你还有很多敬畏在里面。对了,你玩过沙吗?”

    御月摇摇头。

    安夏拿出灵符,指尖运气,写下沙字,瞬间手上出现了一把沙子,她接着说:“你知道吗?沙子如果太干是垒不出城堡的。”接着安夏从桌下拿起茶杯往沙里倒了点水,道,“可是我加一点水后,沙子就能粘在一起了。”

    她宛然一笑接着说,“现在这些地神就是这样的一盘散沙,而我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加一点水,让他们能成为坚固的堡垒守护好这片土地。我昨晚已经让紫霓白虹放出消息说你和我签订契约了,估计他们会安生一段时间,我想趁这段时间先把神力提高,然后干点土地神该干的事,最后把他们逐个击破。我说过,哪怕是一天,我也会当好这个土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