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0本章字数:2695字

    九月的夜已经有些寒冷,尤其是下雨的日子。

    徐薇背着单肩黄色帆布包在雨夜里快速走着,她的白色连衣裙被雨水打湿了,半透明的贴在身上,勾勒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小巷昏黄的灯光映照下,竟有些暧昧的感觉。

    她把帆布包抱在胸前,一来可以抵挡秋雨的寒冷,二来避免胸前的春色外露。

    “妈的,早知道穿着团里的演出服出来了!”她低声咒骂着。

    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出现在小巷的幽暗处,传来一阵刺鼻的酒味儿。

    徐薇紧皱眉头,把胸前的包抱得更紧了,她加快脚步,几乎小跑似的从醉鬼身边走过。

    “呦,小姑娘,这么急去哪儿啊?”酒鬼发现了她,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徐薇甩开那人的手,不想和他纠缠。

    “劲儿还不小,来跟哥哥玩会儿,哥哥这里有好吃的!”酒鬼色色的笑起来,露出一口黄牙。他再次拽住徐薇,用充满酒气的嘴凑到徐薇脸上。

    徐薇厌恶的侧头躲了过去,“混蛋!”她挣脱开对方的手,把原本就站不稳的醉鬼推到在小巷泥泞的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敢欺负姑奶奶我,不想活了啊!”她挥动帆布包,劈头盖脸的向对方的身上打去。把今天窝在心里的火全都发泄到醉鬼身上。

    徐薇揉揉打累的胳膊,扔下抱着头在地上呻吟的醉鬼,背上帆布包继续赶路。

    这条小巷里住着很多以洗头房为名义提供特殊服务的女人,免不了会被误认为是她们,徐薇从住进来这一个月已经遇到七次这种情况了。

    她很不喜欢这里,但是便宜的房租让她不得不暂时住下。

    走到租住的平房门口,从包里摸索着钥匙,被雨水打透的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徐薇拿出钥匙,刚插到锁孔里,整个人就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门一旁的墙上,后背因为猛烈的撞击传来一阵剧痛。

    在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嘴巴就被另外一张冰冷的嘴唇封住了。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因为距离太近,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是能感觉的对方身上的寒气,就像一头复仇的猛兽。

    男人嘴唇从徐薇嘴上疯狂的索取着,似乎并不满足,很快转移到她白嫩的脖子上……

    “啊~”徐薇脖子传来一阵剧痛,妈的,那人咬了她。一股湿热出现在脖子上,她知道脖子一定是流血了。

    腥红的鲜血让对方更加疯狂,呼吸声变得更加急促,他贪婪的吸允着徐薇脖子上的伤口,身体紧贴在她身上,手伸进了徐薇的裙子。

    徐薇被腿上的炙热烫的清醒过来,又一个把她当成那种女人的醉鬼!

    她用手使劲儿推开对方挤过来的身体,抬起高跟鞋踩向对方的脚,然后曲起膝盖击向对方下方最薄弱的地方。

    虽然都被对方灵活的躲开了,但还是迫使他放开了自己。徐薇来不及多想,趁对方愣神的功夫,转动钥匙,打开门躲了进去。

    徐薇在里面锁好门,一边平复心情,一边把头放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她的心揪了起来,还好声音越来越远。

    等到彻底听不到声音,徐薇才拖着疼痛的身体走进屋。她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因为潮湿而布满霉斑的房顶。

    明天下班就去重新找房子,房租再便宜也没有安全重要!她心里盘算着,眼睛很快合了起来。经过一整天的排练和刚才的折腾,太累了……

    第二天早上,当徐薇急急忙忙的赶到话剧团时已经快九点了,因为睡得太沉,没有听到闹钟响。

    今天是演出的日子,话剧团里的同事已经开始忙着化妆和更换演出的衣服了。徐薇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团长的身影。她捂着胸口,还好团长没在。

    徐薇熟练的从服装间找到自己的演出服——一颗桃树套在身上。排练了一个多月的经典剧目《梁祝》终于可以在今天上演了。

    虽然她的角色只是背景,但是排练的时间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因为台柱崔曼罗娇滴滴的对台长说没有背景找不到人物的感觉。

    昨晚就是因为崔曼罗的状态不好,害的所有人都排练到半夜,导致徐薇被“吸血鬼”占了便宜。

    “你怎么迟到了?平常都是你最早到的啊!”死党赵莉披着同样的桃树装走了过来,她和徐薇一样经常饰演各种背景。

    徐薇叹了口气,“别提了。团长没发现我迟到吧?”团里有规定,迟到一次扣除当天工资,所以她总会提前半小时到。

    赵莉抬起下巴,指了指团长办公室,“在里面呢,刚才有人来找他,两人在里面谈了很久了。”

    “知道是什么事吗?”

    赵莉摇了摇头,撇着嘴说:“谁知道呢,领导的事咱们还是别操心了。”

    她扫了一眼有些憔悴的徐薇,发现她脖子上贴的纱布,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下班有时间吗?陪我重新找住的地方吧!”徐薇摸着脖子,苦笑着说。

    赵莉明了的点点头,开始她就不赞成徐薇租那里的房子。

    这时团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团长赵洪亮和一个样子清秀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家先过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赵洪亮一脸沉痛的喊着。

    徐薇和话剧团其他人闻声走了过来,站在赵洪亮对面。

    赵洪亮叹了口气,“你们也知道咱们团一直效益都不好,上个月的工资也没发。前几天我已经把话剧团卖给耀星娱乐公司了,本来说好你们都可以留下的,可是刚才他们的——”赵洪亮看了一眼身旁的年轻人,“演艺部经理卓一文先生说,只能留下精华。所以一会儿你们一定要用心表演,争取留下来!”

    “耀星公司?就是那家国内最有名的娱乐公司吗?听说当红的赵意,沈梦琪都是他家的……”

    “这么说只要留下来,就可以成为这些明星的同事了?”

    “不管怎么说,也比在话剧团强吧!”

    ……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赵洪亮面色更加难看了,他咳嗽了一声,掩饰着尴尬,“咳咳,好了,大家赶紧去准备吧。这场《梁祝》决定着你们将来的命运,都用心点。尤其是曼罗和焕生,你俩可是主演。”

    人群里最显眼的崔曼罗和孟焕生都点点头。转身时,崔曼罗冲着耀星的卓一文微笑了一下。

    “她又开始旧技重施了。”赵莉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

    徐薇笑笑,她们都知道崔曼罗能当上台柱,除了模样漂亮以外,主要还是她和赵洪亮不清不楚的关系。

    “走吧,反正咱们只是背景!”徐薇耷拉着肩,一点斗志都没有了,看来换房子的事情要往后拖拖了。

    “微微,你等一下,”赵洪亮叫住她,“今天演茶馆老板的小王病了,一会儿你替她!”

    “可我还要当桃树呢?”徐薇扯了扯一直遮住她脸的树叶。

    “没事,你趁机溜下来就行!”

    赵洪亮拍拍她的“树冠”,领着卓一文去了前台。

    舞台上。

    帅气的梁山伯和秀美的祝英台在耀眼的灯光下诉说着离别之情。角落里一颗桃树慢慢向后台移动着,就像长了腿一样,还好没人注意到。

    徐薇从舞台下来,急忙脱去桃树衣,她看到柜子里空空的,冷汗一下打湿了后背。为了不耽误演出,她在上场前特意把准备好的茶馆老板的衣服放进了柜子。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这时舞台上的祝英台拉着梁山伯的胳膊,指向不远处,“梁兄,赶了这些路,一定口渴了吧,不如我们二人去前面茶馆喝口茶,歇歇脚吧!”

    梁山伯拱手道:“就依贤弟。”

    马上就要上场了,徐薇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不管怎样先上场再说。她扫视了一下后来,抓起离她最近的黑熊装套了进去,这时上次演出留下的,粗心的服装助理忘记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