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宫家惊变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6本章字数:2165字

    “砰砰砰”

    三声枪声。

    紧接着又是三声枪声。

    一个急刹车再加上一个华丽丽的摆车尾,把那三声枪声挡住了,打到车身上了。

    “哇哇哇”这时车中穿出了一声婴儿的哭声。

    “乖乖乖,不哭了啊,等会我们就安全了啊。”一个身穿军装的女子脸上那清秀的额头上眉头紧蹙,都快要把眉头挤破了。

    看着孩子哭闹不停,女子还是在耐心的哄着,转头就对后座的男子说:“漠,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看离前面不远就是林欣的家,我们把孩子托付给林欣吧!爸爸,又年老,下人肯定不会把孩子照顾的很好。”

    良久后座上的男子才开口,吐了一个字“好”

    仿佛空气就在这一刻凝结住了,男子身上的冷气不断的往外侧漏,尽管男子控制的很好了。但还是能把人冻死。

    哭闹的孩子,仿佛被男子身上的冷气吓住了,不哭了。

    这个世间最怕的就是“静!”太静了!

    这男子正是M国的主席,宫家大少“宫景漠”,刚才开口说话的女子便是他的夫人“萧洳毓”萧家大小姐,都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人。

    这漂亮可爱的瓷娃娃就不介绍了,不用说这肯定是宫氏夫妇二人的爱情的结晶了。这可爱的瓷娃娃叫“宫宁”

    宫乃姓氏,而这‘宁’字,寓意可就深远了。

    “宁上面是宝盖头,下面是丁字,实意,就算这怀里的瓷娃娃,长大后就算是个爱闯祸的,也不怕,有宝盖头护着,怕什么!全意是希望这孩子以后安安宁宁、快快乐乐的长大,以后能有一个快乐、幸福、美满的家庭,同时又会把她疼到骨子里的男人。”

    “刷”的一声,车速变快了,你要是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车子目前为止是属于漂移状态。

    一下子把那些人给甩出了很远。

    女子看到安全地带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总算是安全了。这帮人从婆婆离开后,爸爸就一个人把漠带大的,就一直处于狂追模式,就连漠当时正是成为M国主席时,颁布仪式时,这帮人也是喋喋不休的追。

    男子见女子松了一口气便说了句:“毓,你和孩子就呆到林欣家吧!等明天这件事情过了,在和孩子离开回老宅吧!然后这几年就不要出来了,还有我要是死了,你就改嫁吧!毕竟这是政治联姻!还有……”男子仿佛知道自己此时此刻逃不过这一节了,就用遗嘱的口吻交代。

    毕竟这是他们这几年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也是唯一一个给彼此一个说话的机会。

    男子还想在说些什么呢!就被立刻打断了“漠,我当初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不要说什么政治联姻,也不要说什么让我重新嫁人,我萧洳毓自从嫁给你,我就冠上了你的姓氏‘宫’我生是你的人,是你的鬼!你以为爸爸可以管住我,我要是不想嫁,谁拿我也没有办法!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我知道你担心我。”

    女子见男子没有吭声,仿佛在思考这什么,就又开始说了,不是Z国有句古话是怎么说的嘛!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本是林中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个时候了我要是飞了,你怎么办啊?所以这个时候我就不能飞了。孩子我会妥善安排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要是宫景漠这时在敢说什么话,萧洳毓大有抱着宝宝立刻从这车上跳下去的架势!

    宫景漠没有办法,只能妥协,无奈中透露出了一种欣慰,是啊!自从母亲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了,爸爸工作忙,一个人又承受丧妻之痛,又要一个人搭理这偌大的家业!头发都白了好多。

    只听见磁性的嗓音中透露出了无奈,吐出了一个字“好”

    “这么说漠你同意了。”女子开心的反问道。

    “嗯”男子看着女子怀里那团瓷娃娃,先前黑的能挤出墨汁来的脸突然间笑了。

    是啊!初尝为人父的滋味真的好好,真希望可以陪在她身边,记录这她的一点一滴,小时候母亲没能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只有父亲,可现在呢!现在这孩子以后只能自己漂泊了!

    女子这时提起头才注意到男子的目光至始至终的都盯着孩子看,眼底满满的温柔看着孩子。

    不由得鼻子一酸,掉了几滴泪,生怕男子看见,又立刻吸了吸鼻子 用手悄悄的擦掉眼珠。

    把孩子正准备给男子呢,这时司机就说道:“主席,夫人到了。”

    是啊!世间这么总有这么多的巧合呢?

    “叮咚!叮咚!”

    见没有人看门,往后站出了几步看见别墅里灯火通明,又立刻按了按门铃。

    “叮咚!叮咚!”

    急死人了,这林欣这么回事,老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来了来了,谁啊!大半夜还不睡,跑了敲老娘的门,要是没有急事,看老娘这么收拾你!”穿着睡衣的女子,正在风风火火的往门口赶,嘴里还嘟囔着。

    这名风风火火的女子正是当今影后“林欣”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后奖。也是Z国Z市(最繁华的地方)的苏氏集团的副董事长,苏墨瞵的妻子。

    吧嗒,门开了只见好友萧洳毓站在门外,手中抱着个瓷娃娃,看起来就讨人喜欢。

    “洳毓啊!你这是什么了,快进来啊!”林欣想抱宫宁,被这吹来寒风给冻着了,这才想起来。

    “不了,我被人追杀,不知死活,你帮我把孩子养大,如果可以不要带孩子来到这个地方了,也不要告诉她她的身世,拜托了,林欣。”萧洳毓一股脑儿的简单化说了出来,然后把孩子往林欣怀里一塞,就跑到车上,吩咐司机开车。

    跑到车上的萧洳毓再也忍不住了,爬在宫景漠的腿上一下子就低声哭了起来,宫景漠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也不好受,只是用手轻轻的拍着萧洳毓的背,生怕的哭的不顺气,给噎着了。

    这时,林欣还是很愣的站在外面,还是怀里的孩子哭了,她才回过神来。

    孩子好像知道父母走了,可能是骨肉相连吧!孩子也在萧洳毓哭的那一刻也跟着哭了。

    哭了好一会,萧洳毓才停止了哭声,换上来的是一副冷漠的眼眸子。又恢复以往的冰冷了。

    宫景漠心想:“你这是何必呢!明明舍不得孩子,偏偏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真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