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来自牛郎的调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0本章字数:3017字

    “这是什么?”应月星在街上逛的好好的,有个人从她身边路过时,突然往她的手里塞了张小纸条。那纸条像是一个广告,上面画着穿着古装的牛郎织女。

    “牛郎织女,包你满意?”应月星看着纸条上的字,又抬头想了想,突然明白了什么。

    牛郎织女,那不就是做衣服的吗?早就听闻织女下凡嫁了一个凡人,没想到在人界,织女也操起老本行,做了服装生意。在天界的时候,应月星就穿惯了神造局织女们做的衣服,上天对她真是不薄,能让她在凡间遇到牛郎织女。

    应月星照着纸条上的地址,一路寻觅,终于在街角的一家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这家店面。

    这家店设立的及其隐匿,连个招牌都没有,应月星怎么看,也看不出这是一家服装店。

    “哟,贵客里面请!里面请!”正当应月星准备出街角重新确认时,从店里走出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涂抹的脂粉极厚,穿着也及其暴露。看见这女人,应月星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两个字:老鸨。

    “你是织女?”应月星糊里糊涂的被女人拉进店内,她狐疑的望着女人,艰难的咽了咽唾沫。

    不会吧?眼前的这个庸脂俗粉会是织女?这天上凡间的差别也太大了吧!在天上的时候,所有的织女都是白衣飘飘,仙气灵动,美比嫦娥。这地上的织女怎么像失足少女……不对!是失足大妈!

    “哟,小姑娘,你可看错了,我可不是织女。来,这边请”听到了女人的否定,应月星的心算是平稳了。她听着女人的安排,坐在了前台的位置上。

    “小姑娘第一次来吧?想要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应月星捧着脸思索了一会儿,“哎,我也不清楚,合适的就好。”

    “你放心,包你满意。不过我们这里需要先付定金。”

    “定金?”应月星确实是不懂凡间的规矩,但是买衣服为啥要定金啊?喜欢付全款不就好了吗?

    “是,五百块钱的定金,你要是满意再付全款。”

    “哦!这样啊!你们凡间真讲究!”应月星将沈宥辰给的钱拿了出来,数了五张红票交给了女人。幸好应月星机智,出来前向沈宥辰询问了凡间的钱如何计算,不然她真的会蒙圈。

    看应月星掏出来一大摞红票,女人的眼睛都亮了。俗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应月星看起来不像有钱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深藏不露,一看就是个被包养的小丫头。

    “贵客楼上请,左边第一个房间就是。”女人为应月星指了指方向,自己却在前台数着钱,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凡间的人真有意思,没收到钱的时候,你是大爷;收到钱了,他就是大爷。

    应月星上了楼,找到房门敲了敲,得到屋内人的许可后,应月星才开门走了进去。

    “织女呢?”应月星走进屋内,可屋里根本没有织女,只有一个长相帅气,及其年轻的小青年。

    “这里没有织女,只有牛郎,你找我也是一样。”男人魅惑地咬着嘴唇,上前二话不说就把应月星抱到了床上。

    男人湿漉的头发滴着充满香气的水滴,就这样一滴滴落下,落到应月星的脸上和锁骨上。他的身子因洗澡涂满了红晕的色彩,隐约中她还能感受到男人体温散发的热气,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

    等等!眼前这个人是牛郎,岂不是她织女姐姐的丈夫?!

    应月星猛力地推开男人,甩了甩自己的小脑袋,想以此保持理智。

    妈妈,她差点失了贞操,成为了别人的小三!

    “宝贝,怎么了?”被应月星猛然地这么一推,男人显然有些懵。

    “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神,我们还是聊些正事比较好。”

    “我们一直都在做正事啊!来,乖,把衣服脱掉。”男人重新坐回床上,撩拨着应月星的秀发。

    脱衣服?应月星在心里把这其中的关系仔细的理了一遍。做衣服肯定要量尺寸,尺寸要量准肯定要脱衣服量啊!对对对!一定是这样,我们可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这事情想歪,像自己多不纯洁一样。

    想通之后,应月星像个汉子一样,大大咧咧的脱了外套,“量吧!”

    “量什么?”

    “明知故问,身材啊!”男人听到应月星这么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36C,就你这个身材,根本不用量,看都能看出来。要是你非要量的话……”说着,男人向应月星更靠近了些,”让我摸摸,我能量的更准。”

    “流氓!”应月星抬手刚想扇他个耳光,就被男人抓住。男人反手一握,硬将她推倒在床。男人压着应月星,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

      “宝贝,打人可不是个好习惯。”

    “亲爱的,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刚刚我……”男人刚准备接下来的动作,屋里突然闯进来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

    刚进门的女人看到眼前的景象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出门核对门牌号后才敢再进来。

    “不用你了,滚开!”对于妖艳女人的打扰,男人很是烦心,他厉声想把女人敢走,却吓了应月星一跳。

    应月星歪了歪脑袋,看了看门外的妖艳女人。

    能出现在这里,那肯定是“织女”了啊!虽然天宫织女千千万,应月星也不记得谁和谁,但她的直觉绝对没错!既然妖艳女人是“织女”,眼前的男人又是“牛郎”,那他们两个岂不是两口子?刚刚“牛郎”对“织女”那么凶,这应月星可不乐意了。

    小小凡夫俗子,竟然对天神如此不敬重,就算天神嫁给了凡人,也不能以这样的口吻和天神说话啊!凡人真是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喂!你怎么跟你老婆说话的!太过分了!”应月星仰着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老婆?!”男人对这个误会可不满意,选一个风尘女子当老婆,有辱家门不说,他到底是什么眼光,会选择这种出卖色相换钱的女人。是这个世界没有女人了吗?

    “她可不是我老婆。”男人贴进应月星的耳根,轻轻地呼出热气,暧昧的气息,让应月星痒痒的。

    “才不可能呢!”虽然她不喜欢学习,更不喜欢天宫的历史,但是这种常识她还是有的。牛郎和织女的故事,试问天上地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要不是有牛郎织女,她在天宫还不能天天吃上烤喜鹊呢!

    “放开我!”似乎是厌烦了这样的交流方式,应月星拼命地扭动着身躯,想要挣脱开男人的怀抱。可她越挣扎,男人用的力度就越大。

    “小东西,真是低估你了,欲情故纵玩的不错啊!”男人将应月星钳在自己的胸前,嘴角勾起一抹邪气。

    应月星微微抬眼,两对美眸在空气中无缝隙碰撞,蹭出一道被动的闪光。门口的妖艳女人见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张大了嘴。

    本来想好好打扮一番,来勾搭勾搭这位有钱有地位的公子哥,谁想到突然蹦出个野丫头,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小凡人,本神也是有脾气的。”应月星微眯着眼,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但眼前的男人却丝毫不在意,他就像是在挑逗一只小野猫一样,嘴角挂着的始终是玩味。

    见男人没有放手的意思,应月星很是恼怒。她皱起眉头,一股阴风划过男人的脊梁,让男人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就在男人准备单手勾起脚下的被子时,眨眼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空荡。他惊讶的抬起头,只见应月星单脚踹着门,将妖艳女人圈在了屋内。

    身穿琥珀长裙,头带九转流苏,眉头闪烁隐约星点,一段水袖轻挥,仙气飘飘。

    男人哪里还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娇小人儿,竟然在眨眼间换上了一套奇异的古装长裙。而且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威风凛凛,让人不寒而栗。

    “趁本神还没生气,说说你们的关系如何?”应月星双手环胸,望了望男人,又望了望妖艳女人。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你三个问题。”

    “嗯…好吧。”对于男人的的要求,应月星本来是不同意的,毕竟哪有凡人先向神仙提问题的?但想了想,如果她不回答男人的问题,说不定男人也不会解决她的疑惑。思来想去,这项交易也不吃亏,应月星便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第一,你是谁?刚才…你是变了个魔术吗?”

    “魔术?”应月星实在不明白男人说的是什么,于是她纠结了一会儿,准备只回答他前半句的问题。

    “我叫应月星,是未来的幸运之神。”

    “明白了,cosplay!没想到你还挺入戏。”cosplay?应月星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在哪儿来着?

    “第二,女人,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