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死亡面前的幸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0本章字数:3003字

    我曾经因为你的出现而后悔,现在却在为你的消失而懊恼。

    风尘被速度和呼啸来去的风儿抹去,沈宥辰坐在敞篷跑车里,在路边众多的女孩儿中拼命的寻找着。路上行走的女孩儿,看着跑车里的美男,无一特例的投以花痴的目光。

    “该死。”没有找到想找的人,沈宥辰在前方不远处极速打了个轮,掉头返回。

    待在家里的沈宥辰,难免会胡思乱想,他实在是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感觉。一想到应月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样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他实在忍受不住这种莫名的慌张感。

    出了街角的应月星,在不知名的道路上瞎逛着,就像雪忧说的那样,这个路痴大人真的是不记得回去的路了。本来是想找人问问的,结果她又忘记沈宥辰家的地址了。与其说忘记,还不如说她压根就不知道。

    她可是从天而降的,生神又不给她个定位。

    “雪忧,我饿了。”应月星摸着咕噜噜叫的肚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从下凡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虽然她是神灵,但总需要些营养来维持正常所需吧!

    “主人,雪忧也饿了。”雪忧无精打采的躺在应月星的肩膀上,肚子同样发出震天的声响。

    应月星和雪忧填饱肚子的方式,并不来自人间的食物。在天上,他们通过凡人的香火祈愿等来供应灵体。来到凡间,没有这样的条件后,他们填饱肚子的方式只能来自人界的幸运。

    当人们意外获取来自幸运神的宠幸时,得到幸运的他们本身会散发独特的灵气,而应月星和雪忧就靠这种灵气生存。

    可是现在……这俩货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如此的倒霉,也能算是幸运神?

    就在应月星哀声载道之时,马路对面有个蹦蹦跳跳拿着气球的女孩儿,她的身后跟着看着手机屏幕的母亲。

    忽然,一阵奇异的阴风刮过,小女孩手中的气球,就像被拽走了一样,在黑暗的天空中急促地向路对面飞去。

    见到心爱的气球被风儿抢走,女孩儿不假思索的跟在气球的身后,慌张地追了上去。

    宽阔的马路,本是那样的宁静,但突如其来的车鸣声,吸引了应月星的注意。只见,一辆红色的大卡车,左拐右拐的在马路上划着曲线,不停闪烁的远光灯,让女孩儿忘记了思考,她怔怔的楞在原地,已经忽略了渐行渐远的气球。

    与此同时,玩着手机的母亲,也发现了冲撞而来的大卡车,可等她回过神来,大卡车已经距离女孩儿不到十米。母亲瞪大了双眼,绝望的尖叫着,可震碎黑幕的声音,却不能阻止呼啸而来的卡车。

    就在失去控制的卡车将要把女孩儿碾压在车轮下时,一抹白光笼罩了整条马路。路过的人们被这刺眼的光芒伤了眼睛,不得已闭上双眸,用手遮挡着。

    “碰!”意料之内的碰撞声如约而至,白光慢慢消去,卡车在马路中间停了下来。应月星躺在二十米之外,眼睫微动,已是昏迷。

    女孩儿现在马路对面,手里拿着她刚刚追逐的气球,她愣愣地望着应月星,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一边的母亲泪流满面,她跑到马路的对面,抱起大哭的女孩儿安慰着。肇事司机紧张的下了车,颤颤巍巍地拨通了急救电话。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可他们只敢远远的站在路边,小声议论着。

    “应月星!”从另一个方向而来的沈宥辰,远远的就认得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应月星。他恐慌的停下跑车,门都没来得及锁,就匆匆地跑到应月星的身前蹲了下来。

    他将应月星抱在怀中,小心地拍了拍应月星的脸颊。

    “喂!喂!”沈宥辰的叫声随着拍应月星力度的增大而增大,边上的人们看到这样的场景,脑袋上不由得出现几条黑线。

    哥们儿,你这么用力的拍,真的不是来给这位姑娘补刀的吗?还有,被车撞的人,不是不能移动吗?这哥们儿是怕姑娘没死绝,过来谋杀的吧!

    “应月星?”就在沈宥辰准备用力拍下最后一巴掌的时候,稍有些意识的应月星一下子抓住了他罪恶的右手。

    “沈宥辰,你…你是怕我没死绝吗?”听到应月星讲话的众人,就像是见到鬼一样,纷纷投以惊讶的目光,就连打急救电话的肇事司机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如此大的卡车,如此大的冲击力,还被撞去那么远,这个姑娘没当场死亡也就算了,被这个没脑子的哥们儿死拍了那么多下,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神人!果然是神人!可说不定是在拍戏也不一定啊?

    “你真是神啊!这么撞都没事儿?”本来沈宥辰对应月星的身份多少是有些怀疑的,但经过今天,他可真是深信不疑了。要知道,这个光皮厚可做不到。

    “谁说我没事的?”应月星虚弱的闭上双眼,难过的咽了咽口水。

    “你…该不会真要死了吧!你不是神吗?”

    “其实…”应月星睁开双眸,可怜兮兮的撇了撇嘴,“我饿了。”

    “诶?”沈宥辰的三观在应月星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可能就崩塌了。

    原来,这个神……是饿晕的。

    “你还能有点出息吗?”沈宥辰嘴角抽搐了两下,满脸的嫌弃。

    “我也不想的,但救那个小女孩儿我已经用光所有的力气了。”应月星委屈的样子,就像是个撒娇的孩子,让沈宥辰哭笑不得。

    沈宥辰抱起瘫软的应月星,潇洒的往跑车的方向走去,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应月星蜷缩在沈宥辰的怀中,沉沉地睡去,安详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咪,让沈宥辰更加心疼的加快了脚上的速度。

    沈宥辰将应月星放在了副驾驶上,害怕打扰到她休息,他轻轻地拿起安全带,为她系上。

    “等……等一下!”沈宥辰刚要坐进车内,不远处的母亲牵着那个被应月星救下的女孩儿走了过来。

    “您是要把这位姑娘带到哪里去?”母亲的眼角挂着还未蒸干的泪珠,嘴角还存留着刚刚的惊吓。她紧紧地抓着受惊的女孩儿,生怕一个意外夺去了她手中微弱的温暖。

    “当然是去医院了。”

    “请您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想好好感谢这位姑娘。”母亲真诚的目光丝毫没有感动沈宥辰,沈宥辰单手倚着车门,淡淡一笑。

    “你的心意我替她领了,以后还是用心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吧!千万……”沈宥辰顿了顿,嘴角露出一抹苦意,“千万别让孩子长大恨你。”

    沈宥辰上了车,他摇下车窗,露出半边脸,面向人群和肇事司机,“没事了,今天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我是这位姑娘的法定人。今天,对于这个姑娘的举动,你们铭记在心就好,毕竟我们不是作秀的人,这场事故我也不想追究任何责任,大家大可当作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沈宥辰看来,应月星是神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就当他是自私想独占她吧!又或许,他是太渴望得到本该属于他的幸运吧!

    浅风淡墨,意犹未尽。悠悠之水,莹莹明星。一天一夜,有如千秋,爱的深渊,总需要自杀者的奉献。

    应月星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只是看到了她最讨厌的东西。

    她下凡时,沈宥辰家中,那个无辜的安在天花板上,却又好巧不巧地砸到她脸上的灯。

    沈宥辰到底是多节俭,砸到她脸上的灯,没坏就又安回去啦?就没点安全意识吗?

    “切!沈宥辰,如果今天你家这灯再砸到我,我就跟你没完!”

    “应月星,你醒了吗?”沈宥辰端着一杯牛奶,猛地一开门,应月星就感觉天上好像有什么渣渣掉了下来。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一声闷哼,那悲催的吊灯又一次亲吻了应月星的脸。

    “沈宥辰!你大爷!”应月星像个植物人一样,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她抽出空闲的左手,凭着直觉指着沈宥辰的方向大骂着。

    她就知道,跟着这个瘟神果然没好事,就算她爹来,也拯救不了这个男人自带的衰气。

    让人最可怕的是,这个男人自己衰也就算了,竟然还会连累身边的人!那她可得好好修炼自身,不然被这个男人坑死是小事,要是回不了天庭,丢了她家族的脸面,那可是谁也承担不了的大事了。

    话说,她最近为什么总遇见这种奇葩男人,还是说凡间的男人都统一的不靠谱?

    “意外!意外!”沈宥辰尴尬的走进屋内,他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试探性地搬开应月星脸上的吊灯。

    “太过分了…”应月星拉下脸,眼中的泪珠不停地打转,“我想回家,我从未如此的想念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