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围追堵截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548字

    我害怕成为你的累赘,而你却告诉我,你是我坚固的堡垒。

    “大家就没发现,台上的庄梦蝶其实挺好看的吗?”见到观众们艰难抉择,应月星突然扯开嗓子喊了这么一句。既然所有人都没发现她应月星设局的用意,那就让她再引导这群凡人一下吧!

    “欸?说的没错呢!这庄梦蝶在里面的确算是个大美女,不管了不管了,我就投她了。”一个坐在观众席上的戴眼镜的男生,似乎觉得应月星说的有理,索性将手中的票投给了庄梦蝶。

    群体效应在观众中快速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锁定在了庄梦蝶的身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将票投给了她。

    最后,在应月星损招的帮助下,庄梦蝶以全票的优势,荣获本届校花竞赛的冠军。就在庄梦蝶傻傻的站在舞台中央,幸福地捧着鲜花和奖杯的时候,她不知道嫉妒和恶毒也在冥冥之中繁育。

    “今天谢谢你们呢!没有你和你哥哥的鼓励,我是不可能成功的。”比赛结束后,应月星在后台的门口等待着庄梦蝶,想和她一起回班级。两人走在绿茵小道上,庄梦蝶拿着奖杯,应月星捧着鲜花。一阵微风拂过,沁人心脾的香味飘洒而出,围绕着欣喜的二人,实在惬意。

    “不客气哦!应该做的。还有,你不要误会。我哥哥也想来和我们一起回去的,但是他临时有事,只好让我一个人来陪你。”面对着单纯的庄梦蝶,应月星也有种害怕她误会伤心的心理,所以也不由自主地解释起来。

    “我知道,没关系的。有你在,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庄梦蝶将奖杯向上抱了抱,“你从来都不好奇我和你哥哥的关系吗?”

    “好奇?有什么好奇的,我哥哥和谁相处交往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我又没有关系。”真不明白庄梦蝶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那种感觉就像是个小三在试探性地询问正房一样,虽然应月星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打比喻。

    “其实我已经知道……”

    “哟,得了奖很高兴嘛!”庄梦蝶还没说完,从旁边的草丛中就跳出几个浓妆淡抹的女人,其中站在最前面领头的女人,还在用冰块敷着自己的皮肤。

    “是你们?”见到竞选比赛上面被自己恶搞的女人们,应月星的心里有些打颤。她可是做过亏心事的人,是很怕这些“鬼”找上门来的好不好?

    “就是我们。”领头的妖艳女人,将手中的冰块重重地砸在地上,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来。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要不是因为我们倒霉,突然出现了该死的过敏症状,今年的校花能落在你头上?你要有自知之明,你的幸运是建立在我们倒霉基础上的,不要以为自己有多美,丑八怪!”领头的女人推了一把庄梦蝶,要不是有应月星在后面扶着,庄梦蝶一定摔个跟头不可。

    “我告诉你们,拉不出屎不能赖地球没有吸引力,人长得丑也不能赖社会,没被选上那是你们自己的事,跟庄梦蝶什么关系?”应月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见到庄梦蝶被欺负,她上前就是一顿怼。

    “小丫头,你挺有魄力啊!给我上!”妖艳女人一摆手,身后的女人像洪水一般涌了上来。应月星拉着庄梦蝶刚要跑,就被女人们团团围住。

    应月星从来都没有想到,凡人的嫉妒心会那么重,重到可以欺负同类。她更没想到凡人会那样的自私自利,以至于可以把所有罪过强加给别人。这次下凡,她倒真是长眼界了。

    “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丑八怪。"妖艳女人一抬手,只见周围的女人像是一群饿狼一样,向她们靠拢。应月星将庄梦蝶保护在身后,就在女人们将要走到她们要前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就在周围的女人们还在疑惑的时候,接踵而至的推力,让她们一个个跌倒在地。

    “这……”无缘无故的平地摔倒,让领头的妖艳女人和庄梦蝶都吓了一跳。而这一切的缘由只有应月星知道。

    找雪忧,做个恶作剧什么的,可是他们两个的强项啊!

    “该死,真是撞鬼了!”见下手们躺在地上哀嚎着,领头的女人不由得流下几滴冷汗。

    “撤!”领头女人一摆手,地上的女人们便拖着疼痛的身躯,艰难的站起,随着她赶紧离去。

    “我最近真的好幸运啊!”庄梦蝶从应月星身后走了出来,望着落荒而逃的女人们,爽朗地笑了笑。而这一笑,让应月星有了难得的欣慰感。

    以前她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服务的人没有缓解自身的痛苦不说,有的甚至出现了轻生的念头。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失败的,是所有候选人中最没有资格当幸运之神的人,她只能给别人带去痛苦,只能给别人带来不幸。

    自生神让她下凡以来,她第一次施法帮助别人,但她没想到会如此的成功。果然,只要一直用着厚脸皮,坚持自己所想,努力做自己想做,总有一天她会做到,甚至会做的越来越好。

    “是的,我也很幸运呢!”应月星拉着庄梦蝶继续向前走去,阳光拖着她们的影子,拉的拫长。没等她们走几步,在她们的身后出现一团黑雾,那黑雾藏在树林之间,默默地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庄梦蝶似乎是感受到了那团黑气的存在,她微转过头。露出一抹冷魅的微笑。

    爽朗的读书声随着校花竞赛的落幕而升起,幽静的走廊里,时而走过几对学生,让应月星见了羡煞不已。她从来都没有朋友,天界的所有同僚,每天只会修炼做任务,根本没有一个人有时间陪她玩。身为幸运神宰的女儿,的确待遇匪浅,不用辛苦的求师学艺,也不用天天泡在天书楼里磕书。只要她需要,她的父亲就会全交给她。

    她的神识已经很强大了,在同龄人中,她甚至是最有天赋的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会把所有事都搞砸,她会忍不住的无休止地恶作剧,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她母亲恶作剧之神的遗传基因在作祟。

    将庄梦蝶送回她原本的班级后,应月星忍不住地在校园里闲逛。她来到喷泉附近,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也不知道沈宥辰去做什么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实在是一种煎熬。这个时候的她突然想尉迟枫了,那个家伙虽然有的时候不着调,但还是挺好玩的。但是比赛结束后,那个家伙也失踪了,真是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

    应月星仰着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应月星!”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应月星惊喜地站起身,只见沈宥辰拎着一大堆零食跑了过来。

    “这是……”望着气喘吁吁的沈宥辰,又望了望他手中的一大堆零食,应月星的肚子非常争气的叫了起来。

    “就知道你饿了。”沈宥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野餐布,平整的铺在旁边的草地上,然后将一大包零食倒了上去。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了,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所以就忘记了你。我看过电视剧里施法的神仙如果不吃饱的话,会很虚弱,甚至自身的仙术都会消失。快吃点,补充补充!”应月星一屁股坐到草地上,像是个被供奉的菩萨一样,毫不客气地撕开一包零食吃了起来。

    这个单纯的沈宥辰,也不知道从哪看来的这些歪理,难不成是巴拉拉小魔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