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赵晴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3025字

    没有人愿意做恶魔的奴隶,他们从深渊中奋力爬起,就为了在光明下能有一席之地。

    嘈杂的食堂,看似靡乱,实则是大隐隐于市的桃花圣地。所有的学生忙着自己的事情,谁都不会发现某个角落里,是谁在对话,对话的内容又是什么。自然,要是在这人员泛滥的地方杀一个人,可能凶手也会轻而易举的逃掉,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我知道,你是辰少爷的妹妹。今天刚转学过来的,我认识你。”女孩儿依旧低着头,卑微她用柔弱的声音,乞求应月星温柔以待。

    自然界内有弱肉强食,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世界范围内,有恐怖主义,安宁的社会也会有滥杀无辜的恶魔。虽然他们最终都会被法律取缔,但还是耐不住有无辜渺小的人儿受此劫难。她在这个学校受尽了暴力,因为她只是一只脱离大部队,什么都能压死的蚂蚁。

    “很高兴你能认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吗?”应月星坐到女孩儿的对面,她伸出友好的右手,可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朋友……”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她充满戒备的慢慢伸出手,可还没到应月星的眼前,就迅速地缩了回去。

    “不不不……我不敢奢望。”应月星看的出来,这个女孩待在所谓的“贵族班级”,表面上看似光鲜亮丽,实则却备受屈辱。

    “你别怕,我是来帮助你的。”

    “帮助我?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女孩儿又一次慌了神,她拿起餐盘,又要离开。

    不假思索的拒绝好心人的帮助,这个女孩儿到底在这个地方被残害到什么程度?应月星很难想象,但她越发蓬勃的正义之心已经容不得那个女孩说不。

    “给我坐下!”见女孩要走,应月星一把将她推回自己的座位上。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咯?

    “你的眼睛,不是你的吧!”听到这话的女孩儿迅速抬起头,可眼前拨开头发的女孩儿哪里有这个年纪的天真烂漫?苍白的小脸泛着几条血丝,空洞的眼神如坠入地狱一般。

    应月星咽了咽口水,因为她又见到了那双鬼手。

    “如果我说的对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应月星尝试着和女孩儿交谈,可即使这样,她的眼睛也从未离开那双鬼手。

    “我……我叫赵晴。但请你不要误会,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是出于礼貌,并不是证明你说对了。”女孩儿似乎有意隐瞒着什么,说谎的她又一次低下头,看着餐盘里的饭菜。

    “你骗不了我,难道这些天,你就没发现什么怪异的事情吗?难道你就没感觉到你身上在悄悄地有所变化吗?你还在隐瞒什么?你快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应月星这话的确不是在吓唬赵晴。那双鬼手,骨节根根分明,显然那双手的主人已经死了很久。墨绿色的手指,伴着浓郁的黑气,捂着赵晴的样子像是要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一样。如果说那是一个心存善念的坏东西,应月星绝不相信。

    “真的只有我能帮你,难道你现在都没看出来,我和那些人不一样吗?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一次呢?”应月星第一次有种迫切救她的感觉,这要换做以前,她早就撒手不干了。卑贱的人类能得到她等神明眷顾,已是荣幸,竟敢有所挑三拣四?

    “这句话,曾经有人和我说过,实在是太熟悉了。”

    “什么?”

    “如果你想听,我可以讲给你听。”

    应月星点了点头。

    “谢谢你,你是第一个愿意聆听我的人,那我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你,以解释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你。”

    “很久以前,我也是个开朗乐观的孩子。虽然我的家世不好,又是一个单亲家庭,但是我相信用我的双手可以改变这一切。我能让我的父亲过上好日子,我也可以放手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不会再为金钱而担忧,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是多么美好的愿望啊!”讲到这里,赵晴露出了一抹难得的幸福笑容。

    “为了我的理想,我拼命的学习,终于在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下,进入了现在这个班级。我知道,这个班级只收贵族、有钱的少爷千金们、或是顶尖的人才学苗。进入这个班级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包括物质上的准备和心理上的准备。进入这个班级,就代表有了更多的机会,离我的梦想也会更近一步。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赵晴的眼眸渐渐放暗,她抿了抿嘴,继续说道。

    “刚进入这个班级的时候,很多人都给我冷眼,但是我并不在意,因为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直到有一个叫钱欣儿的女孩出现。”

    “钱欣儿?”虽然应月星刚刚转来的,但是她在来学校前,已经做了充分的了解,细到学校里的每一个角落,细到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和个性。

    “嗯,没错。她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没错,死了的意思。”赵晴冷淡的语气,让应月星感到了惊讶。

    “在新班级里待了不长时间,我父亲因为赌博,欠下了高额债款。家里每天都会有人来催债,他们打我的父亲,有时也会对我拳打脚踢。身上的伤还好,可以隐藏在衣服里,可脸上的伤是瞒不住的,起初,我会以摔倒磕碰为由来不惹人怀疑。但慢慢的,脸上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就再也瞒不住了。”

    “第一个发现我这个秘密的人,正是钱欣儿,她是钱家的掌上明珠,曾经是本市最风光的大小姐。她发现这个事情后,就第一时间找到了我,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所说的。她说只有她能帮我,她和别人不一样,要我相信她。”

    “所以?”

    “所以,我相信她了。”

    “后来呢?”

    “后来,我告诉了她我家的情况,她给我一笔钱,让我度过难关。我的父亲也吸取了教训,不再进入赌场,还担心外地去找到了一份能养活全家的工作。”

    “很幸运的一件事呢!遇到了贵人。”应月星以为故事结束了,双手托着下巴,望着赵晴。

    “幸运?只不过是倒霉的开始。”

    仇恨化作眼泪,在赵晴的眼里不断打转,她死死地咬着嘴唇,看了看应月星同情的眼神,才鼓足莫大的勇气继续故事。

    “为了感激钱欣儿,我决定跟随着她。刚开始,她总是对我笑呵呵的,但后来我发现,她并不是那种我想象的善良女孩儿。她是个会隐藏自己的魔鬼,她无休止的要求我们这些跟随者,去进行所谓的校园暴力。如果不听她的话,她就会逼着我还钱。”

    “我对不起我的同学们,但是我真的是逼不得已。有一次,她让我去抢劫一个和我有同等遭遇的女孩儿,我不肯,她就把我扒光,扔在厕所。后来我明白,我绝对不能再如此堕落了,我要反抗,我不要再做她的奴隶!”激动的赵晴,说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为了不让旁人发现,应月星悄悄地在周围设置了一层屏障。

    那屏障就是一种隔断,从外面往里面看,就是一对在有说有笑的闺蜜。可实际上,那只是应月星做出来的假象。

    “后来,你怎么反抗的?”

    “我找到了她,我对她坦诚布公。我告诉她,我讨厌这样的生活,我要退出,我要成为以前那个良心不痛的正常人,她替我还的钱,我也会还给她。可她不同意,得不到的东西就毁掉,那是她的宗旨。于是……于是……”

    “什么?”

    “她让手下钳制住我,并且往我的脸上泼我不知名的药水。我不知道那药水的成分,但那药液沾到我的皮肤上时,我感觉到了死亡的痛苦。疼痛浸入我的骨髓,我的脸在我能感受的速度下变烂。被溅上药水的眼睛,像被人挖去一样,那时候的我,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

    “再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告诉我的父亲,我的眼角膜已经脱落,再也见不到光明了,我的脸严重毁容,可能一辈子都不能面对世界。法律能够惩戒钱欣儿,可有钱有势的她却偏偏躲过了国的制裁。我那时候才明白,钱欣儿当初支援我,只是想利用我,把这一切当做她游戏的一部分而已。我恨有钱人,而我的父亲却更恨钱欣儿。”

    “既然法律没有制裁钱欣儿,那钱欣儿又是怎么死的呢?”应月星被赵晴的故事深深吸引,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凡界,更没有接触过这么心惊动魄的事实。

    “是,她没有受到应有的报应。但这样的事实,我和父亲怎么会甘心呢?我知道,我在世的时间已经不久了,但是钱欣儿不死,我绝对不会瞑目!”一抹狠毒在赵晴的眼中转瞬即逝,她握紧拳头,带着浓重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