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一物换一物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002字

    如果事情的结果是单向的,那我愿意一物换一物,用我的幸福,换取你的快乐。

    我叫赵晴,来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哦不,还不普通,因为我没有母亲。

    我的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跟着外面的男人跑了,我的父亲一手把我带大,可本是那样伟大的父亲,却染上了毒瘾。但是没关系,我知道我的父亲是爱我的。

    我躺在冰冷的医院中,肃静成为了我的心魔,安宁成为了我的地狱。我的耳边一直回想着我的尖叫,黑暗之中一直深埋着我的苦楚。

    我想轻生,我不想这样苟活,世界给不了我公平,那我就去另一个世界寻找。可是我失败了,因为我的父亲一次次救起了我。

    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感受到父亲抱着我痛哭时,滴落在我身上的泪珠。巧的是,父亲的眼泪和我一样,绝望而又迷茫。

    治疗我的脸,需要一张能够退换的新皮;而治疗我的眼睛,则需要一双完整的眼角膜。

    事实上,我们并不能做到,因为我们无权无势,无钱无人,更没有哪个好心人愿意帮助我们。

    这个时候,我们明白,能改变我们命运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我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而我父亲也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不见他已经有一个月了,当医院能治疗我的时候,那么欣喜的消息却没能让父亲知道。

    动手术后,我恢复了正常,虽然新皮和新脸我不大适应,但我还是觉得很幸运。待在医院静养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为自己的医药费担心,可医生护士却告诉我,医药费早由我父亲支付过了。

    我就知道,父亲从未让我失望,他一直都是最棒的,一直都是最伟大的。

    一个月后,警察找了上来,他们告诉我,我的父亲摊上了命案,罪名已经坐实,不就就会被枪决。

    那一定是个误会!我的父亲,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呢?

    后来,我才知道。从医院出来的父亲偷偷卖了肾,他用卖肾的钱做救她的医药费。憋屈的他越想越难受,就在一次放学后,将钱欣儿绑架,拉进小树林里,挖了她的双眼,活剥了她的皮。

    一切都是钱欣儿咎由自取,所以杀了人的父亲并不觉得内疚。他托人将这些“资源”和金钱送进医院,来给我做手术。可手术是成功了,但我却再也见不到我的父亲了。

    枪决那天,我并没有去,因为我的父亲不让我去。他想在我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他要在我的心中永远成为一个英雄。

    事情结束了,可没有人知道我的重生是如何做到的。当然,我不会告诉她们,我的眼睛里装着的是钱欣儿的目光,我顶着的皮肤是钱欣儿的面容。我留级了,所以没人再会认识我,一切重新开始,我还会是以前的那个赵晴。

    但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黑夜中的我,总感觉有人在掐着我的脖子,我的眼球不断往外凸起,就像被人扣出来的一样。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摁一摁我的眼珠子,因为我害怕我一个不小心,它就会从我的眼眶中掉出来。

    慢慢的,我似乎感受到了钱欣儿的气息,我知道死后的她一直都在跟着我。她每天都会想着怎么把我弄死,然后索回她的皮肤和眼球来投胎。

    但是我不会让她得逞的,不管是生是死,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她钱欣儿好过,不管是凡间还是地狱。

    ……

    “你的怨气还真是重呢!难怪她能一直缠着你了。”不知何时,应月星的手中多了一杯咖啡,她轻轻地抿着,竟有些惬意。

    “巧的是,那个女鬼想的和你一样,她也不会放过你,她也要杀了你,而且要你死的比她还惨。”应月星这可不是在吓唬赵晴。

    惨死的人,执着和留恋会比一般的灵魂多,他们不会在这个世界乱逛, 相反他们有着自己的目的,自己的路线。

    总人间的话来说,惨死的人多半会变成厉鬼,可那些都只是传说而已。

    这个世界没有鬼,有的只是人的心魔。反正应月星是这样想的,谁让她本人的确没见过鬼呢?但换个思维考虑,这个世界连神都有了,没有几个鬼怪反而有点不现实吧!

    “其实啊!过不去的,只有你而已。放下心中的仇恨和执念吧,毕竟于此有关的人都死了,人还是要向前看的。你不能因为自己的过去,而毁掉自己整个人生吧?换句话说,他们也只不过是吗生命中的过客,又何必纠缠呢?”

    “纠缠?”赵晴冷哼一声,“你懂什么事亲情吗?你懂一无所有,被人凌辱的感觉吗?你懂一个人独自闯荡,无所依靠的绝望吗?……”

    “我懂。”

    应月星怎么会不懂呢?亲情,是她最渴望的感情。可惜的是,忙碌的父母她几千年也见不上几面,她甚至不知道到何处去寻她的父母。

    没有父母保护的她,自幼也受尽凌辱,但她最终不还是坚强的挺过来了吗?赵晴才忍了几年,就近乎疯狂。她可忍了上千年了,也没见到她和赵晴一样无可救药啊?

    独自闯荡,无依无靠。这句话说的不就是现在的她吗?被生神逼下凡间,没有靠山,没有退路,还要帮着自带黑暗倒霉BUFF的沈宥辰改命,她又是惹到谁了?

    每个人的选择终究是不同的,但导致一个人选择不同的原因,还要靠自己的内心。

    内心强大,百毒不侵;内心弱小,即吹即破。

    “我应月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你这个内心已经完全病态了,再不补救,恐怕你会成为比钱欣儿更可怕的存在。”应月星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可赵晴却不以为然。

    “依你所愿,你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情了,就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回家当好你的沈家千金吧!”赵晴突然站起,此刻的她像是被逼急的狗,竟有了反抗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