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夜临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571字

    复仇是人类的天性,求救是受害者的绝望。

    “你是这个女孩的家属?”应月星将受了重伤的赵晴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自己则在门外等候。一个小时后,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纸笔走了出来。

    “我不是,但是她已经没有亲人了,我是她的朋友。”

    “这个女孩的伤不致命,送来的及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她的视网膜已经不见了,如果不能在适合的时间找到合适的视网膜的话,这个女孩可能就会面临失明的事实。”致命当然不可能,害怕赵晴在半路上支撑不住,应月星已经向她的体内输入了一部分仙气。有了幸运之神的保护,赵晴的生命又怎么可能受到威胁呢?

    应月星猜的果然没错,那个对赵晴下毒手的人,果然是来报仇的。将赵晴毁容,挖掉她的眼角膜,都是因为这些东西是属于死去的钱欣儿的。可带着赵晴脸上皮肤的碎屑和眼角膜,行凶的人会去哪里呢?就在应月星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灵光,让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物归原主,落叶归根。

    “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如果你有合适的眼角膜的话请联系我。”应月星拿出沈宥辰给她买的手机,找到沈宥辰给她存的本机号码。她一边对照着手机,一边写到了医生的本子上。应月星转身刚要走就被医生拦住。

    “小姑娘,你朋友的医药费还没付呢!”医药费?应月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可她走的匆忙,一分钱都没有带出来。

    “医生,你等一下,我打一个电话。”应月星走到旁边,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真不知道接到电话的那位会不会给她来个河东狮吼。

    “哪个不要命的打扰本少爷睡觉?”惺忪的睡意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应月星揉了揉被震疼的耳朵。

    “内个……沈宥辰,你是不是失眠?我就知道你失眠了,我在市医院呢,你来找我呗,我忘记带钱付医药费了。”

    “医院?”听到这两个字的沈宥辰瞬间清醒了许多,“你在医院干什么?受伤了?”

    “额……”要是应月星告诉沈宥辰自己在医院是因为一个普通女孩,而且是一个她死乞白赖都要帮助的女孩,沈宥辰不来不算,更不会大晚上开车来送医药费,他也没有那么好心。于是,应月星冒着风险,决定对沈宥辰撒一个谎。

    “是啊,我今天早上感觉到脚腕有些痛,可能是昨天晚上不小心扭伤了。本来我可以忍的,但我忍了一整天,却还是很痛,就晚上来医院看看。看你休息睡觉,我也没敢打扰你,要不是事出紧急,不付钱医生不让我走,我一定不敢打扰你。”应月星说着,嘴里还带着哭腔,医生在旁边一脸鄙夷地望着姑娘,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找男朋友过来付账,还不忘记告状。

    “脚……脚腕?”沈宥辰想起今天早上闯的祸,立刻有了悔意,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你等着,十分钟后我就到。”

    “大叔,我哥哥十分钟后就到,我还有急事,能先走不?”去不去钱欣儿的墓地时小事,最重要的是应月星害怕赶来的沈宥辰发现了真相。到了那个时候,她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现在赶紧跑,还来得及。

    “你给你哥哥打电话?我还以为是男朋友呢!”

    “大叔,你可真八卦,你到底同不同意嘛!”都说三百六十行里,八卦的只有理发师和出租车司机,现在看来,应月星又解锁了一名有着当狗仔潜质的话痨医生。

    “那可不行,万一你哥哥不来,你又给我扔一个重症病人,那我们医院可不就亏大了?”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吗?不付钱,医生也有救死扶伤的重任啊!现在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钱,人人之间,人神之间还有没有一点基础的信任了。难道她堂堂幸运神的继承人,会因为一点钱毁了自己的名声不成?

    “好吧好吧!”应月星撅着嘴,一脸不满地坐在医院的过道上。她双手托腮,胳膊肘抵在大腿上,一脸的无奈。

    “大叔,你不忙吗?我在这里等我哥哥,你不用陪我吧!”见应月星坐了下来,医生也跟着坐在了她的身旁。

    “你朋友已经无碍了,现在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有护士陪着呢,反正闲来无事,和你唠唠嗑也挺好的。”见医生一脸八卦的样子,应月星不由得嘴角抽搐。这个医生,怎么能当主刀医生呢?不去精神病院陪那些精神有问题,需要陪聊的精神病人,真是屈才了。

    十分钟后,沈宥辰准时的出现在医院门口。他下了车,慌忙地关了车门,飞奔了进来。

    “应月星!”刚进来的沈宥辰,一下子就发现了应月星,他看了看应月星的脚踝,可已经拆了绷带的脚似乎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

    “你的脚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嗯……谁说没事的!刚进医院的时候,还肿的老高了呢!还不是我身边这位医生妙手回春,一下子就把我的脚治好了。别说,你们凡间的医疗技术真是越来越发达了。”

    “少贫嘴。”沈宥辰白了应月星一眼,“医生,要付多少钱?”

    “全部算上,应该五十万左右。”医生捧着本子,在纸上算了算,说道。

    “五十万?!应月星,你是换了一条腿吗?”五十万治一个扭伤,是不是太过分了点?除非是应月星把医院里的药都吃了,不然他绝对不信,一个小病小灾会花这么多钱。还是说神明的身体结构就是和凡人不一样,天生畸形,非要特殊治疗不可?该不会应月星是来这家医院做慈善的吧?

    “要不是说医生妙手回春呢嘛!这钱不到位,病能那么好治吗?你能不能别墨迹了,堂堂沈家大少爷,趁着千亿的主,还拿不出这五十万?你可别忘了以前我是怎么帮你的,现在我有难你就不帮,也太不够意思了啊!再说了,你忘记我什么身份啦?帮你赚回五十万,不还是轻轻松松,洒洒水啦!”应月星声情并茂,对沈宥辰软硬皆施,她就不相信,打动不了这个大木头。

    医生站在旁边,听着这应月星的口才,看着这应月星的表演,心里忍不住的想要给她鼓掌。

    “不管你干了什么,这五十万我就先付了。”沈宥辰掏出银行卡,交给了医生,“没有密码。”

    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霸气,刷卡都不用设密码,钱太多,都不怕丢的。

    过了几分钟,刷完卡的医生,将银行卡交还给沈宥辰。沈宥辰接过卡,拉着应月星就走,可没走几步,应月星就停下脚步,转过头望着还没离去的医生。

    “哦,对了。医生大叔,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改变现在的职业啊?”应月星一脸坏笑的望着医生,医生皱着眉头,不明白应月星这话中的意思。

    “看您的口才实在是不错,虽然跟您聊了只有十分钟,但是我受益匪浅,所以我决定,送您一份大礼。我相信,明天早上您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一定会很开心的。”

    “礼物?那多不好意思。”医生虽然嘴上说不想要,但心里却还是很诚实地接受了。

    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怀着满心期待的医生,早早的到了医院。可看见公告的他,笑容立刻凝固了。只见小小的公告板上,贴了一张A4纸,下面盖着市医院的红章,上面写着:鉴于周医生表现良好,即日起派遣周医生到市精神病医院做心理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