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被劈腿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6:41本章字数:3331字

        市,街角北港式甜品屋。

        坐满一群吃货们,靠着窗,那是可以被阳光斜晒的好位置。三个女生坐围着,不停地吸着果汁,短发的少女像是找到了能聊令人感到沸腾的话题,好个打发无聊的时间。

        “姐妹们,你们猜,月光族在全世界排名第一是谁?”

        短发少女眨着你们懂的眼神,话题甩给面前的两位少女。

        “不用猜呗,大家都知道嘛,还不是叶氏富家千金,叶暖嘛。”

        “叶暖可是出了名的月光族,每月刷爆超过十万多,这不是每天要气死疼她的老爹嘛。”

        “还听说了,叶暖包养了穷人林浩,可惜,林浩私下要闪婚,听说什么要跟富家千金结婚,择日成婚,如果我猜的没错,该是现在……”

        长着卷发的少女托着腮帮,边想边说着。

        “宋晴,你刚才说什么。”

        不等宋晴还没说完,冷不防地在之前冒出来一个叉着腰,一脸怒气汹汹的少女,出现在她们面前,三人的视线一齐看向那来了的少女,束着卷发,拥有天使面孔和魔鬼身材的少女正是叶暖,没有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宋晴想起之前刚提到林浩的事情,忐忑不安地赶紧转个话,“叶暖,呵,我们在想,你到哪里浪,什么时候来我们这里浪?”

        “刚才你在说什么?林浩,要和谁结婚?”

        叶暖不顾自己的形象,怒视着宋晴,像个在街上被老公背叛的怨妇。

        果然,不敢小看叶暖的听力,宋晴被这个话逼在枪口,纠结百倍,不知该不该说。

        短发少女孙娜赶紧解围,“没有呀,只是你听错了。”

        “真的?”

        叶暖是缺一根筋,没有加重半疑,微微一缓解怒气,半信半疑地看着宋晴,一见孙娜,三人拼命点着头,才疑惑地坐下去,孙娜赶紧把果汁献给叶暖喝,“暖,你最近跑去哪里浪,有没有被老爹逮住啊。”

        “别问了,一想着真是不想提我那惨痛的历史呢。”

        叶暖掏出一张银行卡得意地晃一下,“看到了没?这是疼我的老妈,偷偷给我的,你们可知道,我去哪里浪,老爹把我的银行卡都没收,看看我作为月光族,念着好苦呢。三天了,关在叶家,多辛苦呢。”

        “辛苦辛苦。”

        孙娜附和道。

        手机的铃声很不适合这气氛就响起,三人手慌忙脚地找自己的手机,一看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着,很快视线落在叶暖身上。

        “你们慌什么呢?不是你们的手机在响着。”

        叶暖漫不尽心地按下接听键,不等她说,在耳边被一个得意的声音抢先一步,一字一句如一针见血地撞击她的耳膜。

        “叶暖,现在是我和林浩的订婚,难道,林浩没有告诉你吧。”

        三人一大惊,互相对视着,暗暗见不好,该来的,早就没法躲去。

        叶暖手一抖,掩饰心一颤,没法否认对方的话,“关彤,我要怎么相信你?”

        “不信随便你,不过,你可以来一个地方确认一下。”

        “海棠路,71号。不见不散。”

        嘀嘀嘀地被对方挂断,三人像是发现了一个狗血的故事居然在眼前,关彤居然是和林浩在一起,可是关彤曾是叶暖的好闺蜜。

        三人一见叶暖的脸色却来却难看,意识到不妙的后果,孙娜笑呵呵地说,“我想起来,我妈在家里等我。”

        赶紧闪了。

        “我想起我家的狗没喂吃饭,我该回去。”

        宋晴闪了。

        后也跟着闪了。

        叶暖忍可无奈地看着闪了三个少女,昂首悲痛地骂起,“我怎么会有这样你们的败友,说好的安慰呢?”

        直到服务员过去问要买三人的单吗?叶暖心情不爽吼着,“买!也要买在场的顾客的单吧。”

        海棠路。71号。

        路上发生了租车司机被虐不忍看的画面:叶暖冷静地看着前面,使唤司机去海棠路,谁知一到海棠路,司机转头说,“小姐,你到了。”

        “再绕一圈。”

        司机不情愿地再开过去,被叶暖凶巴巴地瞪着,吓得再开绕过一圈。

        又到了。

        “再绕一圈。”

        又又到了。

        “再绕一圈。”

        司机哭笑不得求饶,“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一下。”

        叶暖继续喊着绕一圈,绕完才十圈,司机疲倦地很想把叶暖踢算了。

        “停,辛苦了。”

        叶暖总算放过了他,推开车门一踩地,甩了一张百元钞票,扔在司机,“总算调整了我的心情。”

        教堂门外放着展照架,唯美的婚纱海报,一个少女一身白的婚纱,靠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少年,背后是波光粼粼的海边。

        有名字特别刺眼,新郎:林浩。新娘:关彤。

        叶暖一笑得泪水打滚在眸底,林浩,关彤,真是个狗血的发生故事,关彤是自己多年的闺蜜,林浩是自己多年的男友。

        居然,背着她,搞在一起。

        她的黑眼珠一瞪起,恨不得上前撕掉算了。

        教堂里,响起婚礼的歌曲,叶暖大步地走进去,昂着头,没人告诉她,被闺蜜和男友搞在一起,背叛的下场是怎么报复。

        叶暖是要搞砸他们的婚礼,凭什么让他们幸福地完婚,像是给她准备一个拍掌的惊喜,她不要关彤送的拍掌,她就是要把关彤送的拍掌还给她,还有背叛她的林浩。

        新娘和新郎各脸上带着笑意,在司仪面前,准备互换戒指。

        “林浩。”

        叶暖一脸愤怒,咆哮道,吓得林浩还没给关彤戴上戒指,银色的戒指从他一抖的手指尖落在地上,滚台阶,滚到叶暖的脚。

        “大家听清楚了,林浩可是我包养了多年的男友,他所有的东西,生活都是我花钱买给他的,看看他的脸,有多可耻,居然背着我,和关彤搞在一起,可笑的是,关彤居然是我的最好闺蜜。你们说,我是受害者,还是他们才是受害者。”

        叶暖却说激动,不停在煽动,纷纷引起很多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听着她不满的愤话,起怜悯,起疑惑。

        “林浩,你这滚蛋,难道你是忘恩负义,见了我的钱,后来把我踢开,就马上扑关彤吧。”

        关彤脸涨如番茄,看着叶暖,“叶暖,我是你多年的闺蜜,难道你一直不知道你有坏的毛病,才会让林浩离开你,是你不懂怎么爱一个人,才会无理取闹地用钱去衡量爱情。我是因为你太过骄傲,自我中心,不懂安分,才会厌恶,林浩也是。”

        “这么说,我和林浩在一起,你就杀出路,抢走我的男友,难道你没有错?”

        “彤彤,不要跟她说了。”

        林浩像是了解叶暖的性格,冷冷地打断了叶暖的骂话,正视着叶暖,说,“我爱彤彤,是因为她没有你那么无理取闹,没有你那么用钱随便包养我,就把我当做你的宠物,乐就乐,厌就厌。”

        很快,教堂里鸦雀无声,很快很多的视线从怜悯,疑惑变成吃惊,叶暖像是被羞了一把,狠狠地瞪着他们,“林浩,关彤,你们有一天会后悔的。”

        “我诅咒你们,每一天是不会有幸福的”

        叶暖涨红地说着,无数的悲伤汹涌地淹没着心脏,她的心事,有多少人最懂啊。

        她爱林浩,不在乎他的背景,只想把好东西给他,分享给他,让他和她共同享受,可是林浩居然当面说出残忍地话,一字一句,就是要把她每个肌肤剥掉。

        她转身走出教堂门外,没有注意到,之前的画面,在人群里有一双冷漠的眸子在看着从头到尾,结束到她离开。

        叶暖背后门一关上,不用她去猜结果是怎么样,很清楚地知道林浩和她互换戒指,终于吻在一起。

        她只不过是,被生活上安排好的路过人。

        

        林浩对之前的话,有点难过,叶暖是个好女孩,他不想伤害她。关彤喊着林浩去捡起戒指,林浩走下台阶去捡起戒指,抬头一看,看到人群里有个少年坐在椅子上,冷漠地看了一眼自己。

        冷漠的眸子,像是在嘲笑自己。

        林浩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这时候,这么难受。

        互换戒指,亲吻着关彤,后完婚。

        当林浩举着高脚杯去寻找刚才看到的少年,谁知,少年之前很早离开。

        停车区。

        王司机开着宝马车从停车区出来,停在路边,看到少年的视线落在别处,别处站着一个哭的伤心的叶暖,对租车司机吼了百遍,像是发泄自己的情绪。

        “车董事长,现在要去医院吗?”

        被称呼的车董事长微微一收回视线,从后座拉开门坐进去,“现在,马上去医院。”

        “是。”

        王司机一踩汽油,宝马车飞快地擦过叶暖那边,很快,叶暖的身影消失在少年的眼帘里。

        叶暖拦到租车,倚靠着车窗边缘,一抹泪水,可怜旺旺地看着司机,“我的好司机,先听我唱一首歌曲好吗?”

        “小姐,你到底要不要上车。”

        司机不耐烦地直接问。

        “一只蜜蜂啊,一只蜜蜂啊……飞来飞去……”

        叶暖像是没有听到似得,过度在失恋的悲痛,唱着起来,司机忍可无奈地开走了。

        好几辆租车被她多次打扰不耐烦地走了,最后一辆好心的司机同情她的遭遇,把她送回家。

        医院。

        浓浓的消毒弥漫着观察病房里,少年把病床上躺着的少女的手握着,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背。

        之前在婚礼的时候,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车辰娜终于摆脱三年的植物人苏醒过来。

        三年里,车辰娜是植物人,躺着床上,久久没法醒来,他不甘心,不放弃希望,邀请国外专家来治疗。

        经过十年的努力,居然没有白费。他疼的妹妹车辰娜,终于战胜了三年的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