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旅途启程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704字

        在营地中心的药铺子,是个中世纪风格的长屋,羽纱坐在门口的长凳上看着老库,鬓发有些花白的他站在窗前的药剂台边,认真工作的样子让羽纱着迷不已。但是羽纱依旧不知道自己该跟他说些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无法表达羽纱对他的爱慕。然而更多时候羽纱会近乎疯狂地想和老库聊聊天,就算和他随便闲聊几句,那样也能拯救自己因为爱慕而即将溺死的心灵。

        但是老库的表情永远是冰冷的,几乎不会说话,更不用说闲聊。他总是在炼制药剂,总是在修理那些发生故障的东西,总是在分析别人送来的样品。一分一秒都不肯浪费,这样认真工作的老库,羽纱想跟他搭话闲聊,实在太难。所以,羽纱只能用近乎迷恋的眼光看着老库,尽可能的帮他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事,然后日复一日的奢望老库能停下手里的工作,哪怕只跟自己打个招呼。

        慢慢地,羽纱发现,现在的老库还会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日头,好像剩下的时间不多一样。他到底在忧虑什么?羽纱陪着沉默的老库,心也更加沉闷起来。何时他才能明白自己对他的爱慕,何时才能在日常对话的言语中一起品尝爱恋的酸甜,该怎样做才能让他的目光尽量多的朝自己看几眼。羽纱希望自己不要永远只是一个被收留的迷路女人,她盼望自己饱受苦难的灵魂能找到一个真正的栖身之所。

        羽纱眼中的迷恋,心里的苦恼,使得她也学着老库一样,去看日头,仿佛羽纱的时间也不多了一样。来到这个营地中的过程,那些让人不可思议的经历,一幕幕地在羽纱心头展现出来。

        当初的旅途,就是在那样让人半信半疑的场合下开始了。

        讲台上的那个工作人员还在继续吹嘘,各种夸夸其谈,羽纱只是麻木的听着。工作人员说道,体验者们将会见到星辰梦幻公司的最新战斗机甲和怪兽搏斗的精彩场景,而且那是真实的战斗。并且,体验者们能穿上战斗装备,去和相对弱小的怪兽进行一场游戏,可以体验剿灭怪兽的畅快感。最后,体验者们猎杀的怪兽,会被做成美味的菜肴,呈上来给大家品尝,让大家体验一回狩猎大宴的精彩滋味。

        最后,这次体验旅行将安排十天的行程:

        第一天,到月球基地准备出发,顺便欣赏一下太空中的地球。

        第二天,从月球出发,前往尚未对旅游者开放的阿尔法星系,进入新开发的星梦幻旅第一站,瑶池梦境。

        第三天,从瑶池梦境站出发前往第二站,云中仙山。

        第四天,去第三站,乘坐潜水器,前往位于海底的第四站,水晶宫。

        第五天,在海中跟随探险队去狩猎海中怪兽,晚上享用海鲜大餐。

        第六天,返回到阿尔法军事基地,搭乘星空专列,前往同样尚未对旅游者开放的贝塔星系。

        第七天,从贝塔军事基地出发,跟随探险队去狩猎恐龙。

        第八天,根据第七天的活动情况,在贝塔星的临时基地宿营,体验一场模拟战争。

        第九天,返回贝塔军事基地,搭乘星空专列,前往星空狩猎场,来一场狩猎比赛。

        第十天,回到月球基地,返回星辰梦幻公司总部,结束这次体验旅行。

        然后,星辰梦幻公司的工作人员祝大家旅途愉快。并且给每人分发十天的生活物资。羽纱看着自己手里的卡片,名字羽纱,职业注册按摩师,所属公司或协会新自然服务管理公司。

        羽纱跟着大家陆续进入月光门,一起来到月球基地。通过月光门来回月球和地球,已经是一种越来越普及的地月旅行方式。人们站在一个电离空泡里面,顺着地月之间的引力轨道到达对面,只要没有太阳风爆发或者宇宙风来袭,这是一种极为安全快捷的地月旅行方式,只要20分钟,人们就象坐观光电梯一样的来到月球了。

        当然,偶尔也有太阳风暴突然爆发造成的伤亡事故,那毕竟是极少概率发生的事件。地球政府在水星附近轨道建立了太阳风暴观察站,所以太阳风爆发这种事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得到有效的预警。但毕竟太阳风爆发产生的离子风暴从太阳传递到地球的时间只需要10分钟左右,而地月之间的月光门却需要20分钟,所以偶尔也会有无法预测的事情发生。最悲惨的事件,也曾经造成了数百人丧生。

        所以月光门曾一度对平民解禁,后来又恢复禁令,禁止民间机构在没有获得地球政府官方授权的情况下使用月光门。并且,就算是官方机构,使用月光门也必须符合标准程序,必须获得政府授权和天文局的安全许可。当然,星辰梦幻公司是政府支持的特殊公司,他们也跟天文局有密切的业务联系,所以这个公司拥有月光门的使用权,并且还十分频繁的使用这个空间旅行技术。

        “旅途愉快。”星辰梦幻公司的工作人员是这么说的,但是羽纱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感觉愉快。到了月球,有工作人员过来,为大家安排休息房间,每人一个单人间,羽纱觉得很不自然,她害怕一个人睡,她习惯性的想要在晚上抱着一个人睡,免得脑海中的噩梦和恶魔指令不停地折磨她。单就一个人睡觉这件事而言,羽纱就已经开始紧张了,愉快,它会来羽纱的身边吗?

        羽纱的奇怪习惯和恐惧心理源自植入她大脑中的行为程序,因为这个程序的作用,让羽纱在每天夜里对孤独变得无法忍耐,对寂寞变得恐怖。羽纱在这种奇怪的思维诱导下,总是想办法找到一个能陪伴自己的人,以抵抗寂寞和孤独。正是这种充满恶意的行为程序,逼迫着束缚着,使得羽纱根本无法脱离这种恶魔程序的控制。植入到她的大脑中的程序,是名为“高级招待服务”的程序,也就是政府和女权保护协会一直在明令禁止制作传播植入的“援交程序”。而且,这种恶毒的程序,若是被植入者逃进警察局或女权保护协会的办公地时,会立刻烧毁自己的芯片回路,同时因此造成的破坏性创伤,导致被植入者直接死亡。

        所以,被人植入这样恶毒可怕的行为程序,生命的保障已经岌岌可危,所谓的幸福,更不可能来到身边。

        尽管,地球政府明文规定,三令五申,在大脑中植入行为程序,必须具备官方给出医疗鉴定证明和手术许可,才能在正规的医院里进行植入程序的操作,否则即为违法行为。但是,因为利益驱使,这种私下植入行为程序的违法事件,每分每秒都在地球政府管辖的各个地区发生。

        一开始,植入行为程序是为了治疗那些严重的行为疾病,比如歇斯底里症比如严重的自闭症或社交障碍症。但是,后来罪恶的魔爪就伸进了这个领域,他们在没有任何医疗许可的情况下,私下进行手术,各种迫使人犯罪的行为执行程序被植入无辜者的头脑中,控制被植入者去做各种违法的事,成为犯罪分子的傀儡工具。

        地球政府的警察力量,主要精力都在对付那些能导致烈性犯罪行为的植入程序,对“高级招待服务”这类的阴暗卑鄙的植入程序,并没有能够全力应对。尽管这种没有医疗证明而私下植入行为程序的做法,是违法的,但是非法植入行为程序的定罪,却并不重,偶尔有被逮捕的嫌疑人或罪犯,但他们通常都能取保候审,最后交一笔罚款了事。而那些利用行为程序控制别人的团伙罪犯们,唯一不缺的就是钱。在城市的阴暗领域中,依旧有大量的“援交程序”被植入到各类女人脑中,那些或是被诱拐或是被绑架或是出于生活所迫而自愿的女人,被植入这种违法的程序,在各个隐蔽的场所,进行着出卖肉体和灵魂的交易。这种罪恶的违法行为,依旧肆虐在地球的各个阴暗角落里,宛如无法根治的脓疮。所以,被植入了违法的援交程序的羽纱,摆在面前的生活,对她来说,仅剩在地狱中苟延残喘下去的挣扎,还有灵魂中无法解脱的沉重枷锁……

        羽纱很无奈,因为她无法反抗。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毫无反抗能力的被这个社会的阴暗势力带入了罪恶的深渊。被植入了这种违法的行为程序,任谁都会反抗的,但是“高级招待服务”这个程序,就是能控制被植入者的行为,让她无法违抗那些恶魔发出的指令。好在“高级招待服务”程序中,不会允许被植入人有自虐受残的行为和匹配行为,所以相对地保护了羽纱,使她并没有受到肉体的虐待。因为还有一种更加恶毒的违法程序,“绝对命令4”,可以允许被植入者受到他人施加的伤害和折磨,而且还会让被植入者在肉体痛苦时处于兴奋和满足状态。这种可怕的行为程序,被植入者通常会在一年内就遭受严重的身体创伤而死亡,或者,因为身体无法继续为犯罪集团工作,而被摘除了植入程序芯片,变得麻木痴呆,无法自己独立生活,很快就在某个街头角落里死亡。

        羽纱相对那些被植入“绝对命令”的人,是幸运的,但却是另一种不幸。“高级招待服务”程序,会严重压抑被植入者的心理状态,造成心理失衡,最终会发疯癫狂。一般在三年内就会终结一个被植入者的“服务”生涯,当植入程序被摘除时,那个重获自由的女人,面临的下一步,就是疯狂的大门。

        而羽纱,又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幸运,六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发疯,依旧跟被植入行为程序的第一天一样,状态良好。这让那些控制她的恶魔们,大为开心,决定在她身上试验最新开发的“高级招待服务”。这种罪恶程序居然研发到了第八代,那些道貌岸然的政治家和满口保证的女权主义者,你们都在哪里?都在忙什么?为什么,还是没有人来打击那些恶魔集团,仍然任由他们猖獗。

        任由他们掳掠无助女人的灵魂,出卖她们的肉体,变成恶魔们的钱财,让他们活的纸醉金迷逍遥自在。甚至变成利欲熏心的政治资本,披上伪善的道德面纱,消耗本该为社会民众造福的资源,变成巩固他们享乐舞台的支柱。

        总之,羽纱的幸运成了更深一层的不幸,或许,这个现实而残酷的社会,本来就是一个不幸的世界。或许,这个世界中的生活永远只是残酷地让人感受无奈和绝望。又或许,它仅仅是给你希望,然后让你对着希望而绝望……

        面对无望的希望,羽纱这样一位弱女子,又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