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孤独的黑色天空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275字

        羽纱,按照那些恶魔的话说,已经可以算是大姐级的人物了,尽管她的容貌看起来才刚刚二十出头。但是恶魔口中的大姐级人物,算的了什么?一样是那些恶魔蹂躏下玩物,一样是悲苦枷锁下受困的灵魂。

        羽纱的工作地点在星城的星梦路113号,那里有她的管理人,那个恶毒的30来岁的女人,还有就是过一段时间就会彻底发疯的可怜女人。至于她们叫什么,羽纱已经不想记住了,因为不管记住哪个名字,到头来她们都是疯子,就算记住她们的名字,也只是在女疯子的名单中多增加一行字串。对羽纱没有任何帮助,只会增加她的痛苦和悲伤,她也担心自己是否有一天也会心里崩溃,成为一个彻底的女疯子,最后死在某个街角,被扔到垃圾堆里任由尸骨腐烂。

        羽纱成为那些恶魔的奴隶,已经过了六年,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过陪过,所以她从一开始还有抱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到现在已经彻底麻木了。因为长期出没于黑暗之中,心境也总处于黑暗状态,所以她的心底,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已经完全被黑暗污染成无法清洗的漆黑。总有一天,疯狂的大门会对自己打开,羽纱一直对此感到深深的恐惧。所以,羽纱虽然长期出没于黑暗,却对黑暗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深怕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会出来,将自己拖进无底的深渊中,再也没有重见光明的机会。

        羽纱每次走过幽暗的楼道,走过黑暗的小巷,总感觉到黑暗中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有时觉得它在跟着自己上下楼梯,有时感觉它在小巷里跟自己擦肩而过,有时又感觉它在街角的黑暗阴影中,死死地盯着羽纱,随时都想要将她拖进深渊里溺死吞食嚼碎每一块尸骨。

        所以,每当周围光线暗下来,羽纱都会不寒而栗,自然而然地按照脑中的行为程序指挥去做,找个人给自己作伴,尽量让自己不要处于孤独和寂寞中。因为羽纱一旦孤独和寂寞,阴暗中就会出现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就像饿狼随时都在垂涎眼前的肥肉一样。不管在晚上还是在白天,只要羽纱一个人独处,她就会感觉到有个人在不远处,想对自己说什么,又似乎是想带自己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羽纱必须逃离寂寞,逃离孤独,这样她才能逃离恐惧和黑暗中的眼睛,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不疯,在麻木和迷茫中等待最后一丝希望。但是命运的偶然,却把她带到了月球,这个没有蓝天的世界。月球的天空是一尘不染的漆黑,点点繁星由于没有了空气的衍射,而变的黯淡无光。太阳,虽然高在天顶,但是却象一盏昏黄老旧的顶灯,虽然刺眼但是却不能照亮多大地方。还好,基地里面是充满了空气,所以基地里是明亮的。但是羽纱还是感到了孤独,同行的人,都是那么陌生,虽然,其中几个活跃分子在用俏皮的词汇发散轻松的气氛,但是羽纱还是感到自己没有脱离星梦路113号那梦魇一般孤独的黑影。

        羽纱想让自己轻松一下,更想让自己放松一点。这是六年来第一次休假,羽纱心里苦笑着对自己说道,现在那个邪恶的行为程序已经不会让自己在男人面做出过分挑逗的行为,所以别人应该是看不出来自己的秘密,所以要暂时忘记星梦路的一切,让自己开心起来,自然一点。所以,现在就安静的坐着,观察一下周围的人,再看看那本厚达300多页的注意事项说明《生存手册》,并非因为关心安全事项,羽纱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随手拿了一本可以阅读的东西罢了。安全问题嘛,组织体验之旅的梦幻星辰公司应该会负责好的吧。

        周围的人们还在聊天,嘻嘻哈哈的笑声时不时传到耳边,至少这里的人不少,不会让羽纱感到孤独而害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羽纱总觉得自己的内心越来越空虚,越来越害怕。她整整自己衣服,试着去房间休息,或许只是自己太累,这是六年来第一次出门这么远,羽纱认为自己可能是因为不太适应突然到来的新环境。但是羽纱在房间里呆了不到两分钟,她又逃了出来,在大厅的角落里,低头假寐。孤独,正在蚕食她的心。心中的阴暗和恐惧,就像一层逐渐笼罩的迷雾,开始在她心头弥漫。

        恍恍惚惚中,到了熄灯的时间,大家都回房间休息了,惟有羽纱一个人,坐在窗口,看着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蓝色月亮”地球。

        太空中的地球,就象一颗瑰丽的蓝宝石,但是上面却有不少杂色和黑纹,地球政府正在努力让这个星球恢复活力,但是最终地球的活力能否恢复到千百年前的那种苍翠和深蓝,没人敢下定论。人类浪费了太多的时间,错过了太多的时机,甚至不能象那些人在羽纱身上得到了东西同时付出一定的报酬那样,只有索取和破坏。

        人类对自己的地球母亲远远不如对待娼妓来得慷慨,这很讽刺,但却是残酷的事实。尽管看着疾病缠身颓然垂死的老母,人类就像终于开始懊悔的子女,终于开始认真着手救护工作。但是这么努力的缘由,极为现实的,那是为了自己的苟延残喘。

        羽纱对环保主义这种概念,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一者在她被控制的生活中,无法接触到更深的知识和概念,二者羽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别人的看法。当然,她还是喜欢自然的世界,偶尔在某些广告画面上某些打发时间的简单读物上,那些自然美景的图片,总是会惹起羽纱对自然美丽的向往。若是有一天,自己能埋葬在那种美景中,死在一片自由的天地中,那该多好啊。社会对于羽纱来说,就是一种机械规则,是由一条条残酷的指令串联起来的,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乖乖的执行他们设定的程序。很多时候,羽纱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工厂里批量生产的商品,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要不然,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在那个房间里醒来,没有任何之前的记忆。

        羽纱只是机械的执行指令,从陪伴跳舞,到陪伴喝酒,到陪伴休息,从来只有按照程序执行的交易,哪里曾有所谓的“拯救”“解放”“帮助”。冠冕堂皇的词汇,从荧屏和剧情里发出可悲而苍白的音节,羽纱只能从中听到冷漠和麻木的气息,不过是用美好的说教来欺骗迷茫的人们,让他们继续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羽纱神情恍惚间,突然感觉到前面的窗玻璃上映出一张暗淡的脸,这张脸距离自己的身体如此之近,几乎要挨着她的肩膀。羽纱一下吓的花容失色,站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跑。或许这是幻觉,但羽纱打心底里开始颤抖,是那个困扰自己的幽灵吗?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些幽灵,是不是以前在星梦路113号出现过的那些女人,她们疯了之后,死了时候,变成了幽灵跟着自己来到了月球。

        长长的走廊,只有黯淡的光线,羽纱觉得那走廊两头都有眼睛在盯着自己看,仿佛一些残忍的猛兽在那里潜伏着,等待自己倒下,等待时机扑上来吸取自己活力和生命。

        房间里面,只呆了五分钟,羽纱感到自己像是要被人勒死了似的,那种近似窒息的恐惧感,让她又逃出房间。她记得住在对面的是一个男人,于是想去敲门,寻求他的帮助。

        羽纱走出房间的一瞬间,看见一个黑影站在走廊上,与此同时黑影也看到了羽纱。他的瞳孔放射着光芒,快速地朝羽纱冲过来。羽纱吓得连关门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个黑影靠近羽纱之后,一下捂住她的嘴巴,让她无法呼救,而且也无法反抗。

        黑影随手将门关上,用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缓缓地松开捂着羽纱嘴巴的手,确认羽纱不会再惊叫了之后,黑影放下了他的手,问道:“你为什么能看到我?”

        羽纱定定神,用一种特别小心的口气说:“我,看见你了吗?”

        阴影愣了一下,然后他微笑了,说道:“小姐,你这么聪明可不是好事啊。”稍微停顿了一下,黑影摘下了自己的兜帽,是个挺帅的年轻男人,他确认羽纱并没有任何恶意之后,对她说道:“今晚,我能在你的房间里休息吗?你睡床,我睡沙发,可以吗?”

        羽纱惊讶中带着感激,但是没有说什么,就回到床边坐下。那个男人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周,然后就像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样,为羽纱倒了一杯水,然后整理好沙发,自管自睡了。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也是这次体验之旅的应邀者吗?如果是,为什么他不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如果不是,那他为什么要留在羽纱的房间里?

        还有他说的那句话,“为什么能看到我”,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当时的状态是别人看不到他的情况吗?那么他在走廊里,处于别人看不见的状态下。他来到星辰梦幻公司的月球基地,到底是想干什么?

        羽纱看着沙发上已经睡着的男人,人就在身边,但是心却隔着无限的距离。他或许只是不愿意在星辰梦幻公司的月球基地里面大开杀戒,这个男人并非来解救羽纱而来,他与她之间,或许仅仅是偶然的相遇。

        羽纱望着窗外黑色的天空,一种真正的孤独感,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