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眼睛里的沙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339字

        羽纱连忙起来,看到由格和一个算得上美女的驯兽师在门外激烈争辩。

        “你和她没关系?我不信,我不信。别人把看见的都告诉我了,我不信。”美女驯兽师气的紧咬嘴唇。

        “我说了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不相信呢?”由格继续争辩,但是这种意见相左的争辩只会带来坏效果。

        “我就是不信。你不用再解释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当女人说她不要听的时候,男人应该继续解释,这是常识。不过羽纱现在大概能够猜到,由格和美女驯兽师争辩的起因,是自己。

        “你要我怎么解释才行,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由格果然是明白女人的“不要听”的真实含义的。

        “你马上把她赶出去!”美女驯兽师突然说道,但是她的表情,是一副赌气的样子。一般来讲,赶出去这种话,说话人是会带着明显的敌意的,但是羽纱却没有从她的表情里看到敌意,反而是一种委屈。

        羽纱在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当意外遭遇女主人的时候,有吃惊发呆的,有冲上来厮打的,有哭着跑掉的,有红着脸继续偷看的,还有脱了衣服上来一起玩的。不过,像美女驯兽师这样委屈地要把人赶走的,还是第一次。

        “你怎么连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啊。”由格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他气得面红耳赤的,看来两人已经争辩了一段时间了。

        羽纱现在确认了自己是争吵的起因,下意识的准备离开。对于这种情况,羽纱的行为表现好像是司空见怪了一样,男人在这种时候,争辩往往是矛盾的开始,争辩中情绪失控会导致口不择言,口不择言的后果就是加深女人的误会。但是站在门口,她又愣了,这里是遥远的阿尔法星系的无名营地,羽纱的避难小窝在遥远的星空后背。星城的星梦路113号,羽纱如今特别思念那个属于自己的简陋房间。虽然那里罪恶的魔窟,那里是羽纱一切苦难和噩梦的开始,但是那里确实是羽纱唯一的避难所。

        “你说我没有怜悯心?”美女驯兽师果然情绪爆发了,她的委屈已经转变成了愤怒。羽纱感觉到危险,脑海里的程序又开始干涉她的行为,命令她赶紧逃离这里。但是,羽纱现在能逃到哪里去呢?

        “不是,这话你不能这么理解。”由格愣了一下,但是现在再解释已经晚了,已经没法好好解释了。

        “你有怜悯心,你就可以带这个妖精回来。”美女驯兽师的话,羽纱默认了,以前比这刻毒一千倍的话她也听过,自己的确是个惹事生非的妖精。所以,羽纱现在得赶紧离开这里,趁着事情还没有发展成肢体冲突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你说,你以前怎么说。我们的房间里绝对不会有别的女人,连机器人也不会有。今天你倒好,带了一个这么美丽动人的东西回来,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你说,你还有什么不好承认的。”美女驯兽师咄咄逼人,由格一时语塞,但是他随即争辩道:“这是我在路边拣的。”

        路边捡的,呵呵,羽纱知道由格的解释,只能越解释越黑,只会越解释越引发愤怒和冲突。路边捡个美女,不管是谁听到这种话,都会发自内心地嘲笑起来,能捡到美女的路边是在哪里啊,大家都去捡呀。由格这话,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换了谁都是不会相信的。而且随随便便一捡,就捡到这么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真的是无意中捡到的吗?还是被女人缠上之后,无法摆脱,只好带回来放在家里,还编个谎话说是捡回来的?

        关键在于羽纱的打扮,若是羽纱衣衫破烂,满身伤痕,估计美女驯兽师不会这样怀疑。但是羽纱现在的装扮,上身是粉色的小衬衣,下身是迷你小短裙,除了丝袜上被灌木勾开几个小洞外,全身上下并没有一点伤痕。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高筒靴的鞋跟那么细那么高,居然没有因为羽纱的拼命奔跑而折断,甚至连泥土没都沾上多少。这样一个穿着打扮的一个女人,要说她经历过被人追捕遭遇过怪兽从爆炸中侥幸逃生,谁会信。羽纱回神看了一下自己的全身上下,也明白了美女驯兽师为什么会怀疑由格的话,这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的一个事实啊。

        但是羽纱为什么在那种拼命的逃亡中,奇迹般的连一点擦伤都没有呢?这又是为什么?羽纱想起自己这六年来,逃跑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也曾经遇到过非常危险的时候。但是每次,羽纱都奇迹般的没有受伤,好像就从来没有受过伤。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命运之神给予羽纱不幸的地狱生活之后,又给了她不会受伤的幸运?

        在地狱般的生活中不会受伤,就只能永远承受地狱带来痛苦,这哪里是幸运,分明是更加恶毒的不幸诅咒。

        “路边拣的也不行。你给我扔回去。”美女驯兽师已经激动得失去理智,由格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他自己直接回屋里去了,这个男人的行为,也是失去理智了。

        美女驯兽师愣了一下,这样的情况或许她和他之间还是第一次发生,她似乎有点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羽纱就站在门口,表情惊惶不安地看着女驯兽师,这让她又误以为是一种挑衅。终于愤怒和委屈产生的暴躁情绪,压垮了她的最后一丝理智,于是这个女驯兽师的脸变得扭曲,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用让人难以置信的高音叫道:“你居然还敢躲起来,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羽纱从尖叫中感觉到了更深一层的危险,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在站在门口,再不离开的话,严重的肢体冲突就会发生了。于是羽纱赶紧快步走到那棵菩提树下,靠着树干无力地坐下来,蜷起身子,抱着膝盖发愁。

        美女驯兽师看到羽纱走了,她也没想到羽纱会闷声不响的走开,难道是自己怀疑错了吗?由格和这个女人真的不认识?他仅仅是处于一片善心,把一个迷路的女人带回营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自己不是太胡闹了嘛?可是,可是,回头看一下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勾引人的狐狸精呢?就因为她穿着一身性感的衣服吗?

        美女驯兽师开始安静下来,思考眼下发生的事情,羽纱走开了,委屈地坐在那棵树下,这表明她的确跟由格没有关系。但是由格没有向她示弱,所以女驯兽师并没有得到和解的信息,因为没有缓和的台阶,她只能站在情绪的悬崖上,心惊肉跳的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进门去和由格道歉,还是在门外等他出来道歉?

        老库似乎看穿了一切,走过来,对美女驯兽师说道,“小帕,不要生气了。是由格救了她,送她回来后马上又去巡逻了。这个女人,一下午都在我这里接受治疗。”

        “不相信。”小帕(帕蒂亚)把脸侧过去,但是明显气已经消了大半。

        羽纱听到老库的话,也把头抬起来,有点诧异的望着这个两鬓有些花白的男人,他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但是他的眼中似乎闪耀着温柔。老库的几句话,一下子把艰涩的冲突情绪都软化下来了,小帕终于找到缓和情绪的台阶,就算她现在走进屋子,也不会面临情绪上的尴尬。羽纱是第一次听到有旁人为她辩解证明,在地球上时,每当冲突爆发,羽纱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走,就算发生肢体冲突,也是很快就能挣脱出来,快速逃走。所以,像这次无处可逃,被迫争辩的事情,实际上是第一次发生。

        但是,这一次激烈争辩的结果,却改变了羽纱的灵魂。她第一次接触到了他人的温暖,那种充满善意的温和与让人安心的暖意。就因为老库的这几句话,羽纱感受到一个人本来应有的善良,这让她体会到自己还是一个人。没错,老库欺骗了小帕,但是这种善意的欺骗,对大家都有帮助。老库让一句简单的谎言,化解了一场即将发生的激烈冲突,不管小帕是怎么想的,羽纱在心里很感激老库。

        因为他的这一句谎言让羽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并没有被差别对待。

        这个老男人充满了睿智和温柔,或许,留在他身边,能让自己在被重新带回魔窟之前,活的像个普通人一样。

        “小帕,别忘了我们营地的宗旨,爱惜他人同于自己。不管是人类还是机械,我们都要一视同仁;不管是生命还是泥土,我们都要去爱护。要去相信别人,不要像地球上的人那样,生活在怀疑和不安中。”

        老库的话,终于让小帕平息下来。她走进房间,把气都洒在羽纱留在房间里的两瓶药上。两个瓶子从窗户飞了出来,摔破了,十几颗药丸滚的到处都是。又是老库,走出来,打扫了玻璃碎片和已经弄脏的药丸。

        夜色深了,老库还在窗下忙碌着,羽纱一个人凄凉的坐在树下,透过宽阔的菩提叶子看天空上的点点繁星,这里和月球上看到的星空又是别有不同,灿烂的银河斜跨天穹,凌乱的群星洒落在银河两边,把那黑缎一样的天空铺满。一阵冷风吹来,卷起一些飞沙落到羽纱的身上,羽纱也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沙土,爱人的眼里容不进一点沙子,羽纱望着星空,叹息自己没有那种福气。

        在这冷清的异星黑夜里,虽然孤独和寂寞再一次包围了羽纱,但她的内心,感到了一丝从来未曾遇到过的温暖。而这份温暖,来源于一句安慰人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