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夜幕下的暗恋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254字

        夜越来越深,天也越来越冷。羽纱在寒冷的夜风中不禁哆嗦起来,可是她如今无家可归,只能露宿街头。由格虽然心地善良,但是他的小房间只能容得下他和小帕。羽纱若是贸然闯进去,必然又会激发新的矛盾,在没有收到命令的时候,羽纱不会让自己去破坏别人的温馨。

        所以,羽纱只能让自己在寒冷的夜风中,孤独的忍耐着。总比昨晚,在荒郊野外时来的好一点,现在处身营地中,不用时刻担心怪兽的袭击。就算寂寞和孤独在不停地蚕食羽纱的内心,至少现在还能抬起头来看看工作中的老库,稍微缓解一下孤独的压迫,然后低下头,将身体蜷缩地更紧一些,尽量让自己保持胸口的那一丝温暖。

        一件带着红色花纹的长披风被人搭到羽纱身上,顿时让羽纱感到由内而外的温暖,仿佛从心底明亮起来。一回头,那个帮自己搭披风的人正是冷若寒霜的老库。

        羽纱的记性很好,看过一遍的信息就记住了大部分内容。为了解闷而随手翻看的《生存手册》里,介绍过这种红色藤树花纹的图案,这种纹饰叫“火焰春藤”,通过能量织丝的编织工艺,使得织上这种花纹的衣物,能够让人感受到温暖而且视线明亮。老库的这个举动,明显是看到了羽纱的窘迫,为了缓解她的受冻情况,所以给她披上了这件温暖人心的披风。这个老库,他并不会甜言蜜语,只有实实在在的行动,他的沉默寡言,更加反衬出了他的行为是多么温柔。而且,在老库眼眸里,羽纱看到的眼神是真正的关怀,而非窃取时的那种欣喜。

        “我要去采集药材,今晚可以把房间借你。”还是那么冰冷的语调,但是这两句话却让羽纱感到衷心的暖意。羽纱一直沉沦在地狱深处的冰寒内心,一下子融化开来,就像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水池里。他居然肯将房间借给一个才说过三句话的女人,这是友善的信任,按照老库的年纪,他绝不是那种单纯幼稚的善良,而是他有那份让自己保持善意的能力。

        一个已经双鬓开始花白的男人,他的人生经历到底有过多少坎坷,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在这个年纪,依旧能够对一个陌生人开放他自己的家,不怕自己的秘密被盗取,只为了给她暂时的安全和温暖,这是一种胆量和绝对能力的展现。羽纱的双眸里闪出感激的泪光,这是她六年来,第一次真正地心怀感激。

        “吃了您的药,我睡了一下午,有点睡不着,我能跟你一起去吗?”羽纱突然提出一个她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的要求。老库他会答应吗?今天才刚认识的陌生女人,一上午就在营地里瞎晃悠,一下午就在由格的房间里睡觉。让稍有警戒心的人来观察羽纱,都觉得她像是一个间谍,而不是迷路落难的女人。羽纱现在就怕自己被人误解,被人误认为是会危害营地安全的外人,她生怕自己在这里会被区别对待。因为那样的话,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又会催使羽纱内心中的孤独和不安爆发,又会逼迫着她去用最无耻的手段,来换取短暂的安全感。

        “外面很危险。”老库的语调低沉,但是缓了一下,他还是同意羽纱跟他一路。

        他居然同意了,羽纱在内心欢呼了一下。欣喜的她闭了一下眼睛,握紧了拳头,又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不是做梦,真的不是做梦。自己不光逃出来了,而且还得到别人的信任和关怀,如果可以的话,羽纱希望自己能和老库有更进一步的友情。要是有这么一个充满温柔的朋友,哪怕只有一天,哪怕明天羽纱就会被带回到魔窟中去,她也满足了。

        或许,羽纱因此能够在最后时刻绽放微笑,一边在疯狂中走向死亡,一边用微笑着告诉自己,还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让人怀念的朋友。

        一个不曾嫌弃她,也不曾怀疑她的朋友。

        夜色中的高山,显得分外阴沉,周围的山林怪石,犹如鬼魅,乌啼风泣,忽远忽近。但是就算是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羽纱居然没有觉得害怕,换成平常时,羽纱只怕早就开始在程序指令下的疯狂奔跑了。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老库就在身边,他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羽纱内心的黑暗,他又像座灯塔,引导着迷茫的羽纱看清了未来的方向。

        羽纱的视线,不在左右旁顾,而是越来越集中的看着老库。看他走路,看他停步,看他轻轻地分开挡住路的灌木,看他从草堆里采出需要的药草。羽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去看老库,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种似乎永远存在的安全感,笼罩着羽纱。现在她不用再在意周围,不用再在乎是否有危险,就算现在让她结束生命,她也会面带微笑。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六年来,一直在程序控制下的羽纱,第一次体会到自主产生的喜悦和微笑,是多么的甜美。比起大脑被强制分泌多巴胺产生的刺激和快乐,现在的内心,是酿在甜酒里的樱桃,而那些感官刺激和肌肉抽动挤出来微笑,就像是电刑中颤栗的仓鼠。

        一路上,老库走走停停,采集草药。不时让停在肩膀上的“夜枭”无人侦察机飞起来观察四周,确保安全。在无人机的照明灯下,花草似乎换了一种颜色,泛着浅浅的粉紫色,而这种粉紫的光线,却又让那些花草的紫外线反射花纹显露出来,这种大自然的美丽,让一直在城市生活,看惯了机械和水泥的羽纱大开眼界。

        就算葬身在这片夜色中,羽纱也不觉得自己还会有什么遗憾。哪怕现在就有恶魔们的爪牙来带走羽纱,羽纱也会微笑着服从,因为这些自然中瑰丽之美,可以让羽纱陶醉一辈子。

        渐渐的,两人走进了比较危险的区域,老库突然停下来,双手在自己穿着的装备上按了几下,那套殖民工作装备随即启动,一股赤橙色的光气开始笼罩着他。被压缩在背上和肩上的装备部件,伸展开来,将老库武装起来。看着装备外形,像是《生存手册》里介绍的“祭司”型装备,但是跟手册上也有一些细节上不同,大概是改进过或是更换过某些零部件的结果。

        老库先为羽纱加上一层青蓝色保护光气,然后再为自己加上,这应该是“自然原力护盾”。羽纱看着老库瘦削而坚毅的脸,仍然是那样毫无表情,仍然是那样冷若冰霜,但是羽纱却看到的一种伟大的力量。他居然是先给羽纱加上了保护盾,然后才是他自己,这个行为又让羽纱倍感关怀。老库总是用行动来证明他对羽纱的态度,没有歧视没有另眼相看,只是将她作为一个普通的伙伴,用最普通的方式来让羽纱安心。

        羽纱看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普通,但是那种普通里,却透露着人性最高的层面,人人平等。老库的行为让羽纱感到没有任何被嫌弃的滋味,从他身上更不会看到虚伪的笑脸,肉欲的眼神,这个男人就象平静的水面,让人不忍心去碰出一丝波纹。

        羽纱的心底开始泛滥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不再想星梦路113号,不再想那个简陋的房间,忘了那张孤单到让人辗转反侧的床,还有那盏永远亮着却永远无法照亮羽纱内心的台灯,忘记了黑暗中孤独,忘记了自己害怕的阴影。

        这瑶池的黑夜里,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怪兽出没的危险地区。因为老库在身边,羽纱没有感到一丝害怕。那一直困扰羽纱的黑暗魅影,也似乎因为那层自然原力之盾的存在,没有靠近。黑暗中再也没有盯着羽纱的那双眼睛,夜色下的寒风再也不会卷起摧垮羽纱的孤独和寂寞,这种肆意的轻松感,让羽纱丢下了意识的包袱,只管跟着老库走走停停,享受在夜空下的自由散漫。有时候,羽纱还能帮老库采集一些草药,因为她的记忆里很好,见过一遍的东西,就能记在心里,因为自己能帮上老库,羽纱在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轻松快意。

        “当心。”老库冰冷的词汇中却透出火热关切,至少羽纱是这么认为的。

        羽纱停下来,发现前面有许多幽绿的光点在游走,那个外形,很像是瑶池山下咬死那些工作人员的怪兽。老库伸出右手,背后的一个部件顿时脱离出来,飞到空中快速展开……只见老库将手轻轻一挥,顿时就听到一阵震慑心魂的咆哮,一头白虎带着刺目的白光朝那些怪兽冲去。一会儿,怪兽们被打得四散逃窜,那头白虎兀自尚在那里咆哮。

        “走。”老库语气稍微轻柔了一些,羽纱乖乖紧跟在后面。她真希望这一刻能够永恒,一辈子跟在老库的后面。在昨天之前,羽纱从来不曾想过将来会如何,而这一刻开始,她对自己的将来浮想联翩。

        正在羽纱走神的时候,老库停下脚步,对她说道:“坐,歇会儿。”

        面前是一块平整的石头。羽纱回过神,老库已经坐下了,于是她便坐在老库身边,两手后撑,抬头仰望星空。

        这一刻,银河不再凄淡,繁星不再散乱,夜风不再冰冷。

        羽纱觉得一种彻底解脱,已经将她释放出一个牢笼。

        一种甜美的微笑浮上她的面颊,仿佛得到了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