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新家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347字

        天快亮的时候,羽纱和老库回到营地,这一晚上,收获颇多。十几种名贵的药材,两大包常用草药,还有几十份需要分析的样品材料,够老库忙活一个星期了。

        因为昨晚的表现,羽纱也得以在老库的草药店里住下,当起他的助手。毫无疑问,羽纱是个好助手,算术很好,从来不会出错;记忆力好,什么药材什么功效,配方剂量多少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凡是她在傍边关注的时候,老库的那些陈旧机器都能超功率运转。加上羽纱又会收拾,老库的店铺里从此变的井井有条。

        后来,营地里的人都开始羡慕老库的好运气,看吧,不小心就捡了一个超级能干的美女来当助手,这运气也太好了。对于旁人的玩笑话,无奈老库喜怒不见于颜色,仍旧象千年寒冰一块。羽纱对此也是欣然微笑,因为她也不善于交谈,她深怕自己跟别人聊的过多,触发了某些话题之后,头脑里的那个行为程序又逼着她去做一些龌蹉的事。

        因此,羽纱更加不敢在老库面前做什么试探,因为她害怕失去,这份宁静的生活,是她难得的幸福。

        虽然第二天,老库又重新给了羽纱一瓶安神药和一瓶辟邪丹,但是羽纱再也没有服用。而是将两个瓶子收在自己休息的小床边,每天睡觉前拿出来看一遍,摸一摸,然后带着微笑进入梦乡。羽纱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做好梦,因为之前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噩梦,现在晚上睡下去之后,总是梦见自己和老库一起,出去采药采样品材料或是陪着他修理机械……这些梦让羽纱感觉有些怪异,甚至让她在想,到底以前那六年的生活,仅仅是自己那天下午醒来之前做的一场梦?还是现在的生活,是自己正在做的一场梦?

        营地里的人现在都认识了羽纱,但是他们也无法给羽纱绝对的保证。老库告诉羽纱,这个营地是属于名为“和平卫士组织”的一个合作性半独立殖民地。所谓合作性半独立,就是殖民地的人员是由“和平卫士组织”派遣的,但是营地里的设备和补给物资,除了可以向地球政府设立的殖民基地申请极少量的补给份额外,都得向新联盟联合共同体的采购平台购买。因为不是上级殖民公司给殖民营地派发物资,所以这个营地所有生产的东西,都不用交给“和平卫士组织”,也不用上交给新联盟。只有需要更多的人员时,营地才会向和平卫士组织提出派人申请,然后由和平卫士组织募集志愿者,在送到这里来。

        所以营地里的人,都是自愿来这个殖民营地的志愿者。所以,“和平卫士组织”对这个营地的管理,完全是松散放任的态度,甚至可以说,根本不管!所以营地不光与新联盟共同体内的公司做生意,偶尔也会跟拓荒者和王道会的公司做买卖,这样接近半独立状态的营地,唯一需要服从的管理对象,是地球政府。不过管辖这个营地的部门单位是殖民总署下面的第十六局下辖的阿尔法星特别派遣处,而这个特别派遣处总是因为各种突发事件而人手不足。所以地球政府在阿尔法星的特派处,对这个营地的态度,也是基本不管,只是要求他们每年上报一次人员名单,以免通缉犯藏匿进营地内。

        这样的营地对于羽纱来讲,绝对是个世外桃源。

        而且,羽纱的志愿者申明,在老库的安排下,很快就被提交到了“和平卫士组织”那里,并且审核通过了。羽纱现在有了一个新身份,“和平卫士组织”阿尔法星殖民营地志愿者羽纱,原职业扫描员。

        注册按摩师呢?那可是录取了羽纱的信息的政府注册证件啊,只要羽纱在政府机构的门禁前,一扫描,她的注册按摩师证件就会自动跳出来。羽纱这么多天没有回到瑶池山基地,恐怕已经被列为失踪对象了吧,所以她要是被地球政府下属的特派处人员检查,那后果就是直接暴露身份的。然后,地球政府必然会调取羽纱脑海中的记忆,以便向司法机关解释整个失踪案件的始末。那样做的话,羽纱以前做过的所有违法行为,包括她被强制植入行为程序的芯片,这些事都会被泄露出来,所以羽纱脑海中的芯片就会启动自爆程序……

        那样的话,就是羽纱必然死亡的结局。

        所以羽纱绝对不能让地球政府的人员来检查自己,更不能自己跑到那些门禁前去接受扫描。所以,她欣然接受了老库给她准备的虚假身份,因为注册“和平卫士组织”的志愿者,不需要录入信息,而这张志愿者证件,可以用来通过大多数地球政府的普通机构的门禁。若是你要去乱闯限制级别的门禁,别说你身份信息存在问题了,就算是没问题的人,也一样会遭到逮捕的。

        有了新身份之后,羽纱更加开心了。终于不用担心自己是否会被那些恶魔找到了,终于可以在这个半独立的营地里幸福的生活了。就这样陪着老库,就这样默默地陪着他,这就是羽纱到目前为止品尝过最甜蜜的幸福。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周以后,老库给羽纱买到了一套生存装备。这套装备的型号名为“歌舞伎”,是一套旧型号,毕竟在这个无名营地里生活的老库,没有那么多钱去买一套最新的型号。这套装备表面上看起来是表演用的套装,但实际上,穿着这个系列装备的人,都是出名的暗杀者。老库给羽纱买歌舞伎套装,是因为这个系列的型号,能让装备它的人,获得超高的敏捷,以及干扰别人的集中力,有了这两个属性,羽纱至少可以自保。老库给羽纱买装备,优先考虑的是她的安全,因此羽纱非常开心,马上穿起来,在老库面前绕了两圈。

        老库脸上还是毫无表情,这位一直被大家玩笑为面部微笑神经死坏的人,就象一具石像一样了无趣味。对于一个普通的女人来说,和这种没有情趣的老男人在一起简直是闷死了,但是羽纱却愿意跟在他身边。就在羽纱绕着她转圈的时候,羽纱看到一种关爱的眼神,跟随着她的身形,他待她有如亲人,让羽纱感觉找到了自己的家。

        说道老库为羽纱买装备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羽纱没有装备,跟着老库到营地外采集会比较危险,另外,老库也猜测羽纱肯定是逃出来的,不然,一个旅游者怎么可能身上毫无装备的出现在片荒凉地区。为此,在羽纱来到营地的第五天,老库和营地里的另一个黑客“炼金师”老石,专门为此黑进了星辰梦幻公司的安保系统,检查了最新的事故报表,发现在瑶池山基地有两辆巡逻摩托因故障报销,并没有任何人员伤亡的记录。也没有关于怪兽伤人的记录,更没有参与星梦幻旅体验行的游客失踪或受伤的信息。

        再用羽纱的信息进行匹配检索,发现另一个“羽纱”正好好的跟着体验之旅的队伍,在贝塔星的军事基地附近狩猎恐龙。“羽纱”并没有失踪,那么眼前的这个羽纱,又是怎么回事?一个身份不可能拥有两个身体的,就算克隆人也不可能,因为早在几百年前,地球政府就通过了《克隆人复制以及标准操作法案》,明确规定克隆人只能用作全躯干移植和脑移植手术使用,任何非此项用途的克隆行为,均为违法。此外,每个克隆人都将在基因序列里添加特别标识代码,以供身份识别。

        所以,羽纱的被泄露了?被非法采集了?被非法克隆了?是星辰梦幻公司干的,还是羽纱原来的那个管理机构干的?老库和老石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疑点,但是在调查清楚之前,他俩决定暂时不告诉羽纱。所以,羽纱得以继续在营地幸福的生活,而老库则想办法从王道会的旧货处理市场里买来一件老式的“歌舞伎”套装,稍微加以改装之后,送给了羽纱,作为保护她的装备。

        现在,小帕也慢慢觉得自己错怪了羽纱,因为她看到了羽纱的纯真,虽然打扮妖艳但是行为却没有过分。女人往往是主观意见主导她的行为,小帕没能幸免这个规则。她和羽纱慢慢成了好朋友,因此,羽纱的救命恩人由格,也能和羽纱打个招呼,互相问候了。

        现在,羽纱在一天忙碌之后,每天的黄昏,都在那棵菩提树下练习舞蹈,舞蹈成了她的爱好,同时还能娱乐大家,营地里的人都接纳了羽纱,开始对她越来越亲切。

        二周后,羽纱经常和营地里的人一起出去采药,这样老库就可以一直在家里配制药剂检测样品修理机械,供应营地里的需要。当然,当需要收集稀有药材的时候,或者去高度危险地域的时候,老库还是不放心羽纱,会亲自带着她去。老库作为一个强大的“自然祭司”,可以让大多数怪兽主动避开,这样就相对安全许多。

        第三周开始,老库专门在自己的店铺上修了一间阁楼,给羽纱布置了一间房间。羽纱终于不用再睡在工作间了,不过,羽纱看到那阁楼和楼梯,立刻联想起星梦路113号,但是因为在老库的店里,她丝毫没有感到害怕和忧虑。星梦路的记忆,仿佛已经是非常遥远的过去了,羽纱已经在自己的新家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尽管有些时候,羽纱还是感觉到有双眼睛跟着自己,或者在巷子的远处看着自己,但是羽纱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担心和恐惧。老库说过,只要心中有爱,那么冥冥中的眼睛就是在呵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