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捕猎行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0本章字数:3225字

        也许是命运之神有意捉弄羽纱,羽纱刚开始她的新生活不久,一系列事情在营地周围发生。

        先是一个“击剑师”突然失踪,然后是守卫营地的“近卫军”受到猛兽的袭击,最后是“炼金师”老石的工作间被不明物体闯入,翻的乱七八糟。营地里,逐渐开始出现谣言,很大一部分是对羽纱不利的。

        但是老库和老石明白,召来这些袭击的源头的确是羽纱,但是她绝对不知道这些袭击事件因她而起。为了保护羽纱,老库和老石继续保密,没有将他俩发现的秘密说出来,而是考虑该如何保护营地,如何保护羽纱。

        失踪的击剑师,不太可能是出现意外,原因只能是老库和老石那次黑入星辰梦幻公司的安保系统,被对方反向追踪过来。或许击剑师发现了前来调查的秘密人物,或许是击剑师发现了神秘入侵者留下的痕迹,被灭口了。否则,一个穿着强大的“击剑师”装备的志愿者,不可能就这样说失踪就失踪了。只要和击剑师搏斗超过数秒,他至少能够发出警报信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神秘的失踪了。

        守卫营地的“诸神近卫军”受到猛兽的袭击,更加不可思议了。诸神近卫军的强大战斗力,不是这个阿尔法星的低级猛兽能够相比的,必然是神秘的入侵者试图闯入营地,看到近卫军驻守在营门口,所以才控制那只野生的猛兽来袭击近卫军,吸引近卫军的注意,自己偷偷的溜进来。

        所以,营地里面的某个角落里,必然藏着那个神秘入侵者,而他的任务,必然是调查这个营地,并且找到当初入侵星辰梦幻公司安保系统的接入端口。那样的话,对于老石房间被不明物体闯入的原因,就很好解释了。尽管被翻得乱七八糟,但是入侵者依旧没有找到那个入侵端口。因为这个端口的虚拟位置是在老石的房间里,但端口的真正位置,是在老库的修理间内,那个永远不会使用的接线板,隐藏着那个神秘的端口。

        虽然老库并不担心入侵者能不能找到神秘端口,但是营地里总是发生这样的袭击事件,并非好事。而且这一系列事件,会让营地里那些不明底细的志愿者将怀疑的思路都指向新来的羽纱,作为羽纱保护者的老库,他不想让惊恐绝望的表情,重新回到羽纱的脸上。

        没错,羽纱刚到营地的第一天,她就像一个飘零无依的游魂,在营地里游荡,脸上和眼眸里,处处透出绝望和麻木的神情。甚至,老库看出了羽纱当时的焦躁,她几次想逃出这个营地,但是却走不了,这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把一个年轻的女人逼迫到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老库忍不住心疼了,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想要保护羽纱的念头,但是他想到自己,也是躲在这个营地里隐姓埋名的人,不该招惹的事,还是不要招惹。所以整个下午和晚上,老库并没有对羽纱说什么,除了在由格和小帕争吵的时候,用一句善意的谎言,为羽纱解了围。

        但是羽纱蜷缩在菩提树下的画面,让老库无法再漠视下去,自己当初的信念,自己当初的誓言,就因为自己现在的隐姓埋名,而要放弃吗?不,人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所以,老库拿了一件披风,走到菩提树下为羽纱搭上。

        从那一晚开始,羽纱就像蜕变出来的蝴蝶一样,让老库看到她获得了新生,老库在内心深处由衷地替她高兴。所以,老库不想羽纱再次落进那惊恐绝望的黑暗深渊里,所以,必须行动起来。因此,老库和老石商量了一下,决定召开四长老会议,一定要行动起来,确保营地的安全,保护羽纱这个重获新生的灵魂。

        作为长老的老库和另外三个长老(包括老石)商议之后,定下了一个行动计划。当夜,四长老又把几个营地的骨干分子召集起来开会,由格也是其中之一。

        第二天一早,由格就带者十几个游侠,去营地周围四处布置陷阱。森林游侠有特殊的“鹰眼”技能,这让他们不管是在监控周围,或者是调查线索方面,都有着绝对优势。而老石为首的炼金师,开始制作一种带显影效果的弹药,目的就是为了找出入侵的敌人。营地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那个神秘入侵者,这说明敌方是隐形的。

        近卫军们,加紧了营地的巡逻,守卫营门的人数增加了,从两个变成了六个,剩下的近卫军,在营地的四个主要路口把守,诸神近卫军有一项特技,叫做“第一格挡”,也就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们受到的第一次攻击都会被装备主动格挡掉。只要不是一招秒杀,只要有了反应时间,诸神近卫军的强大战斗力,就不是对手能够轻易战胜的,至少发出警报的时间,肯定是会有的。

        羽纱第一次看到一盘散沙似的营地成员开始集体行动,发觉他们不光是纪律上还是协调能力上都很出色。说来也奇怪,羽纱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但是这些概念却像在她脑海中天生一样,自然的就浮现出来。

        老库给营地里的主要骨干力量每人发了一瓶神秘的药水,让他们在遇到敌人的时候喝下,增加战斗能力。羽纱也拿到了一瓶,不过老库是要她立刻就喝。

        喝下药水的羽纱,顿时感到一阵睡意,一会儿就沉沉睡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就自己一个人在店里。走出店铺一看,夜已经很深,营地里各个方位都布置了近卫军。这种每隔几十米就布置一个的做法,相当于建立一张没有视界死角的境界网,就算有入侵者趁着黑夜想溜进来,估计也会被第一时间发现。更何况,除了两个哨楼,几乎每个屋顶都站着一个森林游侠,在他们的鹰眼监视下,想要溜进来,恐怕是难上加难。

        小帕也在门外焦急的等候,羽纱一问,才知道原来傍晚的时候老库他们已经展开了围捕行动,老库用他的搜索无人机引出了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怪兽,但是狡猾的怪兽并没有落入陷阱,反而咬伤了几个近卫军和森林游侠,冲出包围,逃走了。

        老库和老石,带着由格等人追过去,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羽纱现在明白老库为什么要给她睡眠药剂了,为了是不让她担心。至少可以少担心半夜。羽纱仿佛从老库那冰冷瘦削的脸庞上看到温暖的笑容,同时她也加倍的担心起老库。营地里仍然保持着安静和秩序,羽纱知道光着急担心也没有用,与其担心中忍受时间的煎熬,那还不如找点事情来做,这样可以感觉时间过得快些。

        营地的医护室里,只剩下一个见习护士茶茶,羽纱见过她打针,她在把针扎进去之前,总是会紧张地手发抖,总要自我暗示几句“嗯,我是最强的护士,我的技术是最好的”。现在医护室的医生和两个护士都跟着队伍追怪兽去了,茶茶一个人肯定照顾不过来,所以羽纱和小帕就去帮她照顾伤员。

        救护室里,茶茶正忙的一团乱,幸好羽纱和小帕来了,情况才有所好转。

        天快亮的时候,一个近卫军走进来通报,说怪兽又向营地方向过来了,长老们让大家注意安全。羽纱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小帕也点点头,只有见习护士茶茶,还在乱糟糟的一会儿拿起这个,一会儿拿起那个,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或许刚才近卫军进来通知这件事,茶茶都浑然不觉吧。

        近卫军出去大约不到十分钟,门口突然闪进来两个人,两个人一问一答,显得非常滑稽。

        “袋鼠,袋鼠,麋鹿呼叫。”这是一个男声,他自称麋鹿,麋鹿是代号吗?还是他的名字。

        “袋鼠收到,麋鹿快说。”这是一个女声,她承认了袋鼠的称呼,所以她的代号是袋鼠?

        “确认安全,只有一个护士,九个伤兵。”

        “笨蛋,还有一个歌舞伎和一个驯兽师。”

        “怎么办?”

        “干掉她们。”

        “然后呢?”

        “找到那个仓鼠。”

        “然后呢?”

        “拿走情报,杀人灭口。”

        “然后呢?”

        “没有然后,只有结果。你个白痴。”

        “知道了。”

        羽纱听完,不禁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两个人居然敢当者别人的面说杀人灭口,肯定是有把握做到,才那么大胆的说出来。要不然,这两个人,绝对是天下第一号和第二号大笨蛋。

        不过,羽纱觉得两这人是绝顶杀手的可能性居多,外面那么多执勤警卫的近卫军和游侠,居然两个人好象没费什么劲就闯进来了,所以面对这样的对手,羽纱她们三个该怎么办,等死是不行的,必须尽快发出警报,等待营地里其他人的救援。正在羽纱思考的时候,感到小帕在轻轻碰她的胳膊,羽纱立刻明白了,小帕是要先下手的意思。再看茶茶已经把那面全能保护盾拿起来了,右手上的急救装置也亮起了就绪的红灯。

        这个不可靠的见习护士也是知道在危险时该怎么自保的。

        小帕先出手了,她的宠物红毛猞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招来了,此刻如出弦的箭一样,扑向那个叫袋鼠的女杀手。同时,小帕的匕首朝着哪个叫麋鹿的家伙刺去。羽纱不敢延慢,也拔出匕首扑向袋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