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爱的坟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790字

        “合金体”药剂的效果是将生物体暂时转变成超强度自动愈合的合金体,但是并不是没有伤口。一旦时效一过,又没有使用治伤圣药“天使之泪”的话,那么各处伤口就会飚血而亡。羽纱将老库给她的“天使之泪”喝下,回到房间里休息,周身的痛楚虽然还在,但刚才被老库握住手的激动,让她彻夜失眠。

        胡思乱想了一夜,快天亮时,羽纱终于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但是没过一小会儿,羽纱又被剧烈地敲门声惊醒,羽纱赶紧起来,准备去开门,老库却已经把门打开了,由格猛地闯了进来,语调紧张的叫道:“老库,老库,快救救小帕吧,她快不行了。”

        羽纱这才想起来,小帕是被杀手刺中了颈部。鲜血飞射的一幕,随即重现在羽纱眼前,羽纱的心口就像被突然狠狠捏紧了,像是要喘不过来气似的,明明在医护室里看到血泊中的小帕还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后怕。因为死亡的恐惧嘛?还是因为听到朋友将要死亡时产生的悲悯?羽纱在星梦路113号看到那些女人发疯后,并没有觉得如此惊恐,只是麻木的觉得自己跟她们其实差不多。

        替朋友担心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吗?心房的颤动,带来一阵绞痛般的感觉,原来自己并不是冷酷无情的机器。当初的麻木,是因为在那个地狱般的魔窟里,过多的经历了那些苦难,所以才对人的生死变得如此冷淡。现在的羽纱,被老库重新赋予了生命和灵魂,在重获新生之后,丰富而温柔的感情再次又回来了。

        大家连忙来到护士室,只见两个护士一个医生忙的一团乱,在那里拼命地抢救小帕。昨晚在茶茶的救护下,已经止住血的小帕,今天一早突然伤口再次大出血,似乎“紧急恢复”的药剂时限过了,或者是“生命泵”的治疗时限过了。老库抢步入内一看,发现小帕已经入气少,出气多了,虽然全身的伤口已经缝合,但是脖子上的伤口,大量的溢出鲜血。她的脸色白如板纸,死气已经笼罩。

        老库一看,连忙叫羽纱把捧着的小药盒拿过来,拿出一个小瓶,把那火焰一样的液体灌了下去,然后,叫羽纱回去拿两瓶生血丹来,然后又叫羽纱记得带一瓶龙虎血。

        羽纱记得放药的地方,连忙跑回去取来。

        回来的时候,羽纱发现小帕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红润,老库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已经濒临死亡的小帕,又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这样老库,实在是太强大了,羽纱用充满崇拜的眼光看着老库,看着他沉稳的处理小帕身上的每一处创口。医生和护士,紧密的配合着,让缝合好的伤口,一点点地再次止住血。

        羽纱看着处理伤口中的老库,眼中看到的是一个带着圣光的天使,一个奇妙的声音在羽纱心头萦绕,有他在,就不会有悲伤和痛苦,有他在,就不会有苦难和死亡。羽纱现在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看着自己眼前的圣徒,感到自己就像被拯救了一样,此刻的灵魂仿佛也得到了升华。

        这已经不仅是简简单单的爱慕了,这是充满了憧憬和崇敬的爱,羽纱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跪在老库的脚下,让他把自己扶起来,然后再抱紧。如果两人能够这样拥抱着,一直拥抱着,永远不放开对方,哪怕就这样升入天堂。

        老库平静而坚定的声音打断了羽纱的妄想,“给我龙虎血。”羽纱赶紧把药瓶递过去。

        等龙虎血灌下去后,小帕居然激烈的颤动起来,仿佛十分痛苦的样子,逐渐的,颤动没有了,一股鲜血却从小帕口角溢出,吓得众人以为小帕这下没救了。但是老库示意大家不可惊慌,过了一刻,等那血流尽了,方才把生血丹用清水兑好,再给小帕灌了下去。

        急救完成了,老库擦干手,嘱咐由格好好照顾,保证他明天可以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帕。然后老库叫上羽纱,一起回去了。羽纱像个听话的小羔羊,跟在老库的身后,每一步都踩在老库踏出的充满幸福的脚印里,从医护室到草药铺的这几十米距离,仿佛是羽纱这辈子走过的最幸福的路。

        感谢命运之神,让我遇到了这个温柔而强大的男人,感谢命运之神,让我从那趟旅途中逃出来,感谢那位客人,为我填写了申请表。羽纱发自内心得,由衷地感谢从阿尔法星山基地开始至今的这段经历。

        第二天,果然小帕活蹦乱跳的来道谢了,可是羽纱仍然没有看到老库有什么欣慰的表情,难道他真的如营地中的人们所说,面部表情神经死坏了吗?已经陷入迷恋状态的羽纱开始从另一个角度观察老库,发现那静若止水的眼神后面,竟然藏着一份深深的忧郁。

        往日看着自己的温柔眼神,被一种忧郁代替了,为什么?羽纱很想问个明白,但是却有怕打扰老库的工作。老库在忧虑什么?入侵的来敌已经击退,营地也没有遭到大的破坏,伤员都已经安置好了,难道是还有什么潜在的危险?

        羽纱一连观察老库两天,发觉老库多了一个动作,工作的时候,不时抬头望一下天空,似乎在忧虑太阳过快西沉。老库在担心时间?是担心时间不足?还是担心某个时刻的到来?羽纱不知道,尽管她非常关心老库,觉得自己已经能帮助老库分担一些,但是,从那双眼睛中的忧虑来看,羽纱根本没能帮老库分担什么。

        老库的心中到底什么秘密呢?羽纱想知道,但是却又怕开口之后,被老库用沉默拒绝。

        羽纱对老库充满了迷妹般的暗恋,但是老库回复的只有忧郁的眼神,这让羽纱的心理变得微妙,多少也有些不满起来。因为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面无表情的老库,然而老库的脸上冰霜,似乎越来越厚,永远没有春来化冻的一天。毫无生气的脸上,忧郁的眼神,虽然行动一如既往的温和,但是羽纱无法确认老库对自己的感情,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自己。虽然,羽纱知道老库没有嫌弃过自己,但是,最近这两天,仿佛越来越多的躲避与自己的对视。他到底有在乎自己?羽纱想确认,但是又不敢去赌博,羽纱深怕自己的话一旦问出口,得到的回答是让自己失落的答案。

        女人的心,往往是欲望的深壑,羽纱此刻也逐渐忘了自己当初如何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得陇望蜀永远是人类的通病,羽纱似乎也不能例外,她爱上了老库,从一开始只想要个依靠,慢慢的她也想老库能回答她表达的爱意。可是她又不敢也不愿从肉欲方面去引诱他,她害怕失去自己唯一的爱,同时却在只有付出和想要被爱之间挣扎。

        羽纱不想自己永远成为一个被收留的迷路女人,她想要成为老库的另一半。她想要获得更多,来填满自己爱情的壑欲,她内心深处存在着一头名为爱情的猛兽,急迫地想要老库的全部来滋润自己的饥渴肠胃。羽纱想为老库暖床,想为老库揉捏因为工作而劳累的双肩,她也想让老库来为她穿上衬衣,还想老库一口一口地喂她烛光晚餐。

        要怎么做才能让老库明白自己的爱意呢,不能用那些程序里的那些下流动作和奇怪的呻吟,要怎么做才能把纯真的自己,内心中那份至高无上的爱慕,纯洁的展现给老库呢?羽纱一面克制自己的冲动,一面对抗行为程序给她的荒唐指令,一面忧虑自己的一言一行,生怕冒犯了自己内中那个圣洁的天使。

        这是一个让人痛苦的爱情囚牢,羽纱一面为老库的担心焦急,一面为自己的心思焦急。慢慢的,她也学老库一样老是望那日头……为什么太阳还没下山,老库还在那里辛苦地工作,想让他多歇歇,想让他多陪陪自己,那就是相对无语地坐在对面……

        羽纱的这一切,那份焦躁和不满,被那魔术师蒙斯克看在眼里。于是他常常来光顾老库的药店,慢慢的和羽纱熟了起来。他本来是个魔术师,哄女孩子的小把戏多的是,慢慢的,蒙斯克觉得羽纱对自己有了好感。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蒙斯克发现羽纱越来越忧愁,原来还对自己能够笑脸相迎,现在却是难得一笑。难道是自己哄的技术不行吗?于是他来的更勤了,不时的变点鲜花小鸟项链手套之类的,羽纱虽然对他还不至于厌恶,但是眼中有有了越来越多的游移之色。蒙斯克不明白羽纱的心结,只是一味的来哄她开心,终于有一天,被羽纱下了一次温柔的逐客令。

        蒙斯克更加不死心,反而死皮赖脸的来蘑菇,羽纱也拿他没有办法,加上他是顾客,只好随他。

        于是三人关系变的微妙起来,羽纱爱着老库,但是不敢去确认老库对她的感情,蒙斯克想尽办法跟羽纱套近乎,却不知道羽纱为什么一会儿对他笑脸一会儿对他白眼。惟有老库,他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就是那寡言少语的习性,照旧一脸寒冰。

        一天傍晚,蒙斯克又来约羽纱出去散步,羽纱本来不打算答应,所以去给老库收拾房间,当她收拾完出来的时候,蒙斯克已经走开了。老库对要出去找小帕的羽纱说了一句话,改变了她的主意。

        “你以后对蒙斯克要小心。”

        羽纱突然觉得很离奇,她回头细看老库,可是仍然看到一对专心工作的眼睛。她心里突然想老库吃醋了?这让羽纱有了一种新体验,心里又是酸又是甜,老库真的是在乎自己的?应该是吧,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句话?

        但是老库说的这句话,是不是还有另外的意思?蒙斯克来到营地的时间不长,营地里所有人都叫他骗子,并不是很喜欢他。女人们也只是跟他逗着玩,就是喜欢看他那些小丑般的表演。老库是厌恶蒙斯克的小丑行为了?还是,因为蒙斯克经常来找羽纱,惹得老库更加厌恶这个小丑了?

        所以,自己碰上蒙斯克的话,是不是应该躲开一点。

        可是命运之神似乎并不想按照羽纱的想法办事,越想躲着蒙斯克,越是能碰到蒙斯克。

        在小帕的屋子外,蒙斯克正在和小帕说话,蒙斯克说自己在营地外发现了一只蹄驼,如果能够驯化的话,蹄驼的分泌物中可以提取出一种很重要的化工原料。营地里的炼金师们,很缺少这种原料,所以,蒙斯克相让小帕这个驯兽师跟她一起去驯化或者捕捉它。

        小帕决定拉着羽纱一起去,因为蒙斯克的名声在营地里不太好,小帕怕由格知道自己单独和蒙斯克一起出去会吃醋,所以拉上羽纱一起。羽纱以为就在营地附近,陪小帕去驯化一下蹄驼,很快就能回来帮老库工作,所以答应了。

        可是,羽纱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步迈出去,前面等待她的,是那黑暗的爱情坟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