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毁灭者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384字

        羽纱小帕和蒙斯克走了一段路,在营地外绕了很大一圈,还是没能找到蒙斯克说的那只蹄驼。大家觉得兴趣索然,正想回头,突然从林荫间窜出几个机械人,只听蒙斯克下意识的叫道:“铁拳。”一道明亮的电弧已经打在羽纱的身上。羽纱随即倒在地上,虽然意识清晰,但是身体却暂时麻痹了,动弹不得。

        蒙斯克毕竟是魔术师,在电弧闪现的瞬间,已经躲开了。可是小帕却没有那么幸运,她被电弧击中的瞬间,被一支弓箭射中前额,顿时丧命。

        一个圣骑士从林荫后面催马出来,身后是几个机械师和巡逻者,还有两个在军队中才能看到的“毁灭者”重炮。

        蒙斯克本来凭着自己的逃脱术早就可以溜走,但是他想在羽纱面前逞一回英雄。所以非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站在那队人马的面前,仔细端详起那个圣骑士来,这就种下了祸根。

        “哼哼,我就知道,你是不会在你的小情人面前逃跑的,伟大的魔术师。”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蒙面头盔下面传出来。“你有什么戏法要表演吗?”

        蒙斯克微微一笑,调侃道:“看不出来,还是一个女骑士,你给我当侍从怎么样,我天天给你表演戏法。”

        这个蒙斯克,真是到了什么时候,还这么恬不知耻的说废话,虽然说他的本事就是靠说废话来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从而用他快到看不见的手法,来戏弄对手。但是现在可不是戏弄对手的时候,小帕已经死了,羽纱倒在地上,如果这时候能赶紧这里,向营地里的人报警,老库是肯定会有办法来救回羽纱的。但是这个蒙斯克,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魔术师,他在这一刻,选择了出风头。

        只能说,他也就是一个真正的跳梁小丑。

        看到蒙斯克这么油腔滑调,女骑士边上的人都不乐意了,一个巡逻者说道:“灵儿团长,和他废话什么啊。”

        骑士灵儿哈哈一笑,反而话更加多了:“魔术师先生,你要是能在我手下带走你的小情人,别说给你当侍从,给你当奴隶都可以。”女人就喜欢赌气,当奴隶这种条件也开的出来,也许这是女人的天性。

        不过,这个女骑士,肯定有她的自信。她这么自负地开出了当奴隶为条件的赌博,说明她肯定早有准备。而且,从她的言语中,处处透出一种对蒙斯克的掌握,她知道蒙斯克在讨好羽纱,他知道蒙斯克是个有极度表演欲的男人。所以,她不是盲目的开条件来赌博,而是早就经过策划地有目的地设下了圈套。

        蒙斯克嘴角挂起一丝坏笑:“那可是你说的。”言下之意,他真想要好好表演一番,现在女骑士给了他表演的机会,他已经头脑发热,完全忘了危险。满满地一副要表演一台好戏给大家看的样子,自负地想要戏耍所有对手。

        周围草丛一阵骚动,几个侦查者,从十米外围了上来,蒙斯克已经彻底被包围了。

        蒙斯克看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心里也着急地想办法,但是作为一个魔术师,他习惯成自然地想要借着话说分散敌人的注意力,然后才会行动。当他看到众人的注意力,被他夸张的语言和浮夸的动作吸引时,闪身来到羽纱身边,想要把羽纱拉起来带走。然后,逃到安全距离之外,再好好嘲讽一阵。

        可惜,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他远远低估了这个女骑士灵儿的能耐,只见她长矛一划,已经把羽纱从蒙斯克的手边挑走,矛尖挑着羽纱的装备带,高高的悬起来。羽纱不能动弹,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着蒙斯克。蒙斯克这下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一次出手不成功,那么次次都不会成功了。现在被几个侦察者用手枪指着脑门,不甘心也无能为力,而且,他还看到周围有狙击手的瞄准镜发出的寒光。

        这个女骑士带着一队人马,又有铁拳,又有机械师,又有巡逻者,还有军队中才能拥有的重炮手和狙击手。她是什么身份,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蒙斯克在遭受失败之后,终于想起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来,这一想,他也明白自己刚才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可是,还来得及补救吗?

        这个女骑士能够在他手边将羽纱用长矛挑走,而且精准地挑到了装备带,让人不会落下来。这一份快速,是超出蒙斯克的能力范围的。同样蒙斯克现在准备逃跑的话,女骑士也能立刻甩下羽纱,并同时将自己刺伤。那么之后呢,或许会被远处的狙击手打死,或许会被近处的铁拳电晕,或者会被巡逻者用带电的捕获网抓住。

        所以怎么办?等死?蒙斯克一副沮丧的表情写在脸上,眼神都黯淡下来。刚才的坏笑得意,现在的无措彷徨,只能说,这幅丑态,足以让所有认识他的人,为之汗颜。

        羽纱这个时候,根本已经无法思考自己处于什么境况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祈祷老库能来救她。然而,脑内的那个行为程序,在她被电击的瞬间,发出了装死的指令,现在的羽纱,除了心口还有微弱的跳动外,全身上下,就跟刚刚死掉的尸体一样。体温慢慢地凉下来,四肢无力的下垂着,瞳孔也开始一次又一次试图放大。

        如果不是羽纱一直努力地在抗拒那个指令,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拼命的用眼睛去眺望远处营地,她的瞳孔就早会按照那个指令放大到死人一样。那样一来,羽纱就看不到营地那边的动静了,如果老库从方向赶来,羽纱就看不到了。所以,必须保持视线的清晰,让我看到远处的每一点灯光每一个细节,老库会来救我的,一定会来救我的,羽纱的内心,犹如哭诉一般对自己说道。

        女骑士灵儿看到蒙斯克束手无策的样子,大为得意,因为自己的计策成功了。“哼,你还有什么戏法?别乱动,乱动我就让她透心亮。”说着她就将长矛微微耸了一下,吓的蒙斯克额头冒汗,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妄动。

        “灰鼠,红猪,给我架起大炮,把那里夷为平地。”灵儿的语气仿佛一个地狱魔女,羽纱心里听的明明白白,但是口中不能呼喊,电弧的麻痹时间早已经过去,但是脑内那个行为程序,却一直疯狂地命令她装死。

        “遵命,团长。”那两个绰号叫灰鼠和红猪的重炮手,就地展开自己的装备,抗在他们背上的巨大金属盒子,就是那号称毁灭者的巨炮。

        巨炮的展开过程非常缓慢,可是羽纱却觉得他们打开的太快了。

        三个脚架非常缓慢的放了下来,支撑稳定之后,方盒子开始缓缓打开,然后用缓慢的速度,一节一节地推出方口的炮管,最后一节炮管不再像之前那种盒子一样,而是分成厚厚的左右两块,这两块磁力弹射结构的内簧上,刻着螺旋型的膛线,整个炮口在夜幕中闪着残酷无情的冷光。天上的新月,低沉的挂在森林的上沿,好像很快就会勾上树梢,如此美景之下,却隐藏着即将到来的死亡风暴。

        羽纱被高高的挑在矛尖上,看得清清楚楚,远处营地里灯火阑珊,老库那间店铺被森林遮住了视线,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忙碌的工作吧。羽纱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出来,完全可以不出来的,要是她不出来,小帕也不会跟着出来,这样小帕也不会死。而且,小帕每天傍晚的工作是去启动基地里的红外线监控雷达,在晚上警戒营地附近的情况。或许,这支带着重炮的部队就会被发现,营地就会得到警报,老库一定会想办法拯救营地的。

        就算监控雷达没有发现敌人,那样的话,羽纱能和老库死在一起,那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现在,她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要在炮火中消逝,而且毫无办法。泪水就象决堤一样在她面颊上流淌,滴落到脚下的地面,聚成一片小小的泪湖,映着冷月寒辉,叫人伤心欲绝。

        蒙斯克也在后悔,自己不是在后悔自己该不该逞英雄,而是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羽纱这样的累赘。要是没有累赘,以他自己的反应速度,早就可以逃脱了,这时候营地已经得到警报,凭借老库和老石的力量,保住营地是没有问题的。偏偏自己鬼迷心窍,要去挑逗这个女人,结果呢,带了一个累赘出来。这下完蛋了,营地没有了,自己还得跑回“和平卫士组织”从新填志愿表,一大堆麻烦事。

        蒙斯克现在的想法,彻底体现了渣男性格中最丑陋的一面,他丝毫没有考虑过,是自己的狂妄自大,让自己愚蠢地中了女骑士灵儿的诡计。

        就在两人各自各自的原因懊悔难过时,毁灭者巨炮的攻城模式已经展开完成,只听两声巨响,羽纱看到两个耀眼的光点飞向营地,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居然哭出声音来了。灵儿也奇怪她为何如此伤心,但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是因为害怕而哭,却不知道这是羽纱伤心欲绝的号啕。

        火炮不停的轰鸣,羽纱无助的恸哭。等到羽纱哭累了,从她红肿的眼睛中,看到的是一片通红的火焰地狱。整个营地好象一个燃烧的火堆,滚滚而起的浓烟,遮住了新月的惨淡光亮,使得那片火光,更加刺眼夺目。一切都在烈火中,化作了飞灰,一切都在烈火中终结,羽纱的新生,羽纱的幸福,全部葬送在了这片烈火之中。

        羽纱已经哭哑了,她仿佛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整个人轻飘飘的,毫无知觉。等到她从这种状态下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个小屋里,身边只有一个抱头叹气的蒙斯克。蒙斯克这个小丑,究竟还是把她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