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疯狂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169字

        羽纱躺了一天一夜,睁着眼睛,无法入眠。一闭眼,就是那片通红通红的火焰,似乎将羽纱的整个灵魂,都烧成了飞灰。到了第三天早上,羽纱憔悴的不成样子,两眼发直,心已经死了。

        蒙斯克看着羽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后逃跑时,居然神差鬼使般把灵儿扔在地上的羽纱带了出来,为此还差点中了狙击手一枪。蒙斯克心里一阵不满,他很想找个地方发泄一顿,但是却又不敢从小屋出去,因为他生怕自己再一次被灵儿抓到。

        要是再被抓到,那肯定会被玩弄到死的,就像猫戏耍老鼠一样。蒙斯克喜欢戏耍别人,但是不喜欢别人戏耍自己。蒙斯克是要当猫的男人,他决不允许自己被人当成老鼠。所以,他时不时狠狠地盯着羽纱看,他怨恨羽纱是个累赘,但是处于原始冲动,他又把羽纱带了出来。不是看到羽纱哭的伤心欲绝,更不是愧疚自己带着羽纱和小帕出来找什么蹄驼,他觉得,要不是这两个女人这么废物,自己怎么可能会被那个女骑士这样戏耍。

        蒙斯克到底在想什么,羽纱现在根本不会在意,她现在心里一直自责,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老库和营地里的人,要不是自己被当作人质,蒙斯克完全可以用他的瞬移逃走,肯定可以回去报信。单纯的羽纱,她没有想到这并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蒙斯克的愚蠢而狂妄的好胜心害了营地,那个灵儿的诡计则是屠戮营地的真正凶手。

        呆到第三天晚上,蒙斯克终于爆发了,他一把按住羽纱,掐着她的脖子,咒骂道:“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勾引我,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要跟我出来。”羽纱在茫然中,手足无措地挣扎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蒙斯克的咒骂。可是,当初为什么自己要跟蒙斯克出营地啊,是因为小帕担心蒙斯克的名声不好,怕由格吃醋啊。

        为什么现在从蒙斯克口中骂出来的话,一切祸根都是羽纱。羽纱挣扎着,试图逃脱,但是大脑里的行为程序开始命令她放弃抵抗,立刻装死。于是羽纱挣扎的力气,开始变小,逐渐不动了。

        蒙斯克还在咒骂,不停的咒骂:“你个贱人,你装死,你个贱人,就会装死!”

        骂到这里,蒙斯克突然眼睛一亮,因为刚才的挣扎和撕扯中,羽纱外衣的纽扣被扯断了好几颗,现在,蒙斯克看到了羽纱半露在外的内衣。羽纱本来身材极好,就算这两天因为哀伤而稍微消瘦,但是那青春的躯体,仍然拥有无穷的女性魅力。蒙斯克此时的眼神,就像饿了一个冬天的饿狼,终于看到了一块肥肉一样。

        “你是个贱人,老库是个混蛋。他为什么要拆穿我的魔术,为什么毁坏我的表演,被炮轰死了就是活该。你们两个,就是一对狗男女。”蒙斯克一边咒骂,一边撕开羽纱的外衣,扯下她的短裙,反正这个女人不会动弹了,现在想干什么都可以。一股无法抵御的邪恶欲望,直冲蒙斯克的脊梁骨,让他根本无法控制。

        但是,羽纱动了,因为蒙斯克的恶毒咒骂,骂到了老库。羽纱决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人,诋毁中伤她心中至高无上的偶像,像蒙斯克这种跳梁小丑更加不行。胸中怒气顿时点燃熊熊怒火,她一下气恢复了力气,扯着蒙斯克的衣领,一边哭一边发疯似的叫道:“是你害死了老库,是你害死了大家。”

        “你才是混蛋,你才是贱人!”羽纱的拳头胡乱地打在蒙斯克脸上身上,一开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但是随即他就变得比羽纱更加忿怒。凭什么被打脸的人是我?一个贱女人居然还敢反抗?蒙斯克的情绪接近了暴怒,一把将羽纱摔在了墙角,但是羽纱很快站起来,又对他进行疯狂地厮打。

        羽纱现在已经彻底疯了,脑内的行为程序,再也无法控制她的行为,本来应该命令她立刻逃跑的,但是羽纱现在在疯狂地攻击蒙斯克。

        蒙斯克慌了,拽出一把喇叭枪,对着羽纱的脑门就是一枪。

        羽纱顿了一下,整个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蒙斯克开了一枪之后,再看一眼羽纱,顿时吓得不轻,羽纱整个人是悬浮在空中的。到底出了什么怪事,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正常人不应该双脚落地的吗?人死了不应该瘫倒在地的吗?难道这个羽纱不是人?是老库把她改造装备?还是那个老库又给羽纱喝过什么奇怪的药水?不管怎样,改造也好,药水也好,至少人不能像羽纱现在这个样子,僵在半空中的。一只脚撑着地面,另一只脚悬在空中,两只手伸向两边,就像在空中抓住了什么东西,支撑住了要倒下去的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羽纱算是死了,还是活着?自己已经杀了她吗?蒙斯克想不明白,但是在仔细看一样羽纱的样子,不,看这个奇怪的样子,接下来绝对有奇怪的事情要发生。蒙斯克连忙站起来,慌不择路想要逃出屋子,但是却被几根生火用碎木片绊倒,等他爬起来想要再逃的时候,来不及了。

        一个让人从灵魂深处开始震颤的重低音,瞬间割扫过蒙斯克的身体,使他僵了一下之后,他仿佛感觉到了最终要降临的东西,这一刻,彻底丧失了还要逃跑的勇气,直接跌坐倒地面上。

        羽纱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站姿,但是整个身体却是站在半空中。她身上的歌舞伎装备,正在被分解成极为碎小的结晶块,伴随着一阵柔和的轻快叮咚声,开始重新组装在羽纱身上。随后,蒙斯克身上的魔术师装备,也被神奇地分解了,也朝着羽纱飞了过去,伴随着越来越怪异的音节,组装在她身上。再接着,整间草屋被羽纱分解了,开始凝缩成结晶块,继续组装到羽纱身上,现在的音节已经变成了卡带之后奇怪噪音,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那些结晶块,正在快速组装起来,并没有形成新的装备,而是直接嵌进了羽纱的皮肤。然后,就像巧克力溶解进热牛奶里一样,那些结晶块快速的沉入皮肤之中,看起来,好像是被羽纱吸收了一样。随着这种奇怪的吸收过程,音节越来越慢,听着越来越像敲响的丧钟。

        一团光正笼罩着羽纱,让她的无神的双眸看起来更加怪异,光团让她的肤色发生了怪异的变化,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犹如漂白一般,让人感觉莫名骇然。好像身体里面也有一团光要透出来,使得羽纱整个人都开始发出荧光,一排银色的字符序列从左肩游走到左手指端,另一排相同的字符从右肩游走到右手指端,两条腿上,也有类似的银色字符游走,甚至脸上也有字符从胸口游走上来。游走的间隔十分有规律,仿佛是根据某个频率而行的脉冲,又像是统一指令下按时出发的列车。

        难道是老库给羽纱的装备添加什么极端的配件?设置了死亡保护?还是另外设置了超级技能程序?

        蒙斯克想不明白,也再没有机会去想明白。因为羽纱已经组装完成,瞬间越过他的头顶,把他肢解成了一滩血迹。

        是的,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只有一滩污秽不堪的血迹。

        瞬间抹杀了蒙斯克这个渣渣之后,羽纱并没有恢复神智,依旧两眼发直,双眸无神,开始在荒野中四处游荡。晚上停在树上,白天就漫无目的的游荡。下雨天就躲在石洞里,磁暴天就坐在树荫下。碰到怪兽就杀掉,碰到人就问路,“老库在哪里?和平卫士组织在哪里?新联盟的营地在哪里?”

        在游荡的过程中,她到过几个拓荒者营地,也到过王道会营地,但是,就是没有找到过新联盟的营地。在这周围的几个地区中,新联盟营地就像是彻底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在游荡的过程中,羽纱收到过别人的救济,也帮助过遇到危险的人,但是,她对地球政府的工作人员,躲得远远的。

        她现在的大脑内,那颗植入的行为程序芯片,早就没有了。所以羽纱根本就像是一个程序崩坏的机器,就在那里漫无目的的游荡。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女疯子,虽然有好心人想要帮她,但是更多的人说,不要靠近她,这个女疯子太危险。说这种话的人,是见过她和怪兽的搏斗,那是绝对碾压的残忍肢解,那种血腥的动作,绝对太可怕了。

        过了一段日子,以至于周围几片地区的怪兽,闻到羽纱的气味,就远远的躲开了。

        羽纱就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的继续游荡着,头脑里一片茫然和混乱。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全然忘了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也忘记了为什么会来这里。最终,她好象也忘了新联盟营地,忘了采药时休息的那块平整的石头,忘了和老库一起相随的日子,忘了那天晚上的毁灭炮火。她现在只会机械的问道:“和平在哪里?新的营地在哪里?”

        至于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为什么要去找新的营地,到底去做什么,为了什么,一概不知道。

        她彻底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