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剑仙家奴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699字

        羽纱终于停了下来,垂头坐在一棵树下,任由路边的人来人往,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她伤透了心,却不记得为什么伤透了心,她不想在游荡下去了,却忘了当初是为什么而开始游荡。现在,她口中反复在念着,用别人无法听见的微弱声音,述说着她内心中唯一不能忘记的东西。

        “老库,报仇。”

        仿佛在某个时刻,自己也曾经这样坐在一个完全陌生的街角,全身无力的坐着,等待着死亡降临。现在,羽纱再次进入这种状态,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耗尽了所有的勇气,唯独想要让自己坚持下去的,就是一点微薄的记忆,自己深爱着的老库,以及深深仇恨着的灵儿。

        身上沾染的怪兽污血,已经干结起痂,那些污泥尘土,与血痂黏在一起,将羽纱沾染得就像一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饿鬼。也不知有多少时间没有洗澡清洁梳理打扮了,羽纱就这样一直穿着满身血污的衣服,四处游荡。直到现在,当她坐下来的时候,更像是一堆丢弃在路边的破烂。

        终于,羽纱的最后一丝意识也被消耗殆尽,她的双眼沉重的闭上,身体犹如风中的枯木,轻轻地顺着墙角,滑倒在路面上。或许,可以的话,就这样结束,请不要让我再睁开眼,请不要让我再次醒来。

        就在羽纱最后停下脚步的地方不远,有一个和平基地,这是政府军掌管的地盘,从那里可以乘坐星空专列可以回到月球基地。但是这个基地,也就是羽纱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刚刚被王道会的人员接管了。因为最近,阿尔法星上的地球政府派驻部队,遭受了多次怪兽袭击,另外也有三个后勤基地以及两个和平卫士组织的营地被一支不明身份的特殊组织用武力摧毁。地球政府军送来阿尔法星的运兵船,连续遭到幽灵诡雷的袭击,暂时无法输送兵力来阿尔法星增援。所以,在无法确保有效的守备这个和平基地的情况下,地球政府要求王道会临时接管这个基地,等到地球政府清剿完军用航道上的宇宙叛军,再交还地球政府。

        羽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而且躺在地上,一股久违的恐惧感立刻笼罩在她的心头。难道,星梦路113号的事情,又要在自己身上发生一次吗?

        不过这一次,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两个在贫民窟里生活的孩子。羽纱坐起来,靠着墙,很感激的从一个孩子手里,接过粗劣的救济粮,就着微微发咸的水,吃了几口,两个孩子看着她笑了,羽纱也很感激的笑了。像这样,没有任何忧虑的微笑,而不是苦笑,羽纱到底有多少天没有体会到这种放松了。

        是这两个孩子把自己搬到这间屋里来的吗?所以说,真正的善良,只能存在于孩子身上。羽纱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到处是打结的污泥和血痂,这是有多久没有梳理头发,羽纱不禁苦笑。她努力地想回忆起什么,但是只记得老库是自己暗恋的对象,还有……一个映像模糊女骑士。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至于星梦路113号的回忆,羽纱一想起来就浑身寒战。绝对不能回到那个罪恶魔窟,自己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或许自己这一付狼狈的样子,就是在逃到这里的路上吃的苦头。羽纱这样想着,但是老库和那个映像模糊的女骑士,他和她又是什么关系?羽纱心里刻着两种强烈的感情,要去爱其中一个,要去恨另一个。可是不管羽纱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除了应该爱老库外,为什么要恨那个女骑士。

        就在羽纱模糊回忆的时候,王道会所属的殖民部队开进这个营地,接管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随即,他们展开了人口和工作调查,对于那些在基地混救济粮的无业者,被强迫分配,分别遣送给这个基地的管理人员当家奴。

        很多无业者不干,但是马上遭到了残酷的镇压,王道会是封建制的组织,所以家主对家奴是有生杀大权的。无业者中的一部分,本来就是不想去外面那些危险的殖民营地,所以留在基地里混日子,领一份救济粮,虽然日子过得贫乏,但是好在非常自由。成了王道会成员的家奴,不但要干活,而且还没有自由,那些已经懒到放弃奋斗的家伙们,自然不愿意了。另外那些肯干活的无业者,他们不想失去自由,所以也不愿意。

        王道会的领主一看,不愿意,行,那就杀。杀了十几个打头闹事的,剩下的都老实了,总不能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吧。当家奴好歹还有命,要自由,那就没命了,活着就还有希望,死了那就彻底没了。

        为什么和平基地这里无业者会这么多呢?那是因为管理这个基地的地球政府办事处故意这么做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保持人口基数,保持一定的失业率,以降低工资成本。因此,和平基地的边上,就有一个贫民窟,混救济粮的无业者,就是在这些窝棚里找些娱乐的项目。别看这是贫民窟,这里面居然也有被植入“招待服务程序”可悲女人,所以,贫民窟里并非什么干净的娱乐场,而是藏污纳垢的盗贼窝。地球政府的办事机构并不是不知道这个贫民窟有多脏,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个犯罪的源头,他们只是想用最低廉的价格和消耗,保留在这个殖民星球上应该有的后备人力。

        殖民星球因为远离母星,所以人力资源自然是最匮乏的,地球政府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这个星球在某些突发性局部灾难过后,会导致劳工人口突然下降。所以,用贫民窟和救济粮养着一群无业者,就算知道他们在混,知道他们在搞罪恶交易,但就是不愿意铲除掉这个堆人口用的“合理方法”。

        不过,王道会跟地球政府的操作,不一样。

        王道会的宗旨是天地分上下,人民分贵贱,推行的是王道,实行的是专政。

        掌握权力的,往往是大家公认的领袖,所谓的君子。而底下的人,多是部属,或是从事,或是奴仆。因为他们推行的是“王道”,所以必须保证做到亲政爱民,但是要是对所有子民都爱,那得拿出多少成本呀。王道会的解决方法,不是用贫民窟来养,而是把下层低等的人,都送给中间这层人来养,这就是他们制度中的“家属”和“私属”。说明白点,就是家奴和奴隶。

        所以王道会的爱民,只爱到中间阶层。每个领地领导者,就是领主,对自己的下属是很爱护的,至于下属们是不是爱护自己的“私属”,那是不在乎的。所以,王道会归根结底,只是精英阶层的王道会,并不是他们吹嘘的那么好听。

        对于地球政府管辖下的贫民窟里的无业者,这些用来堆人口数据的单位,王道会就直接将之划为“私属”阶层,领主和下属领主们,分了就是。一来节约了养民的成本,二来还能获得下属的忠心,三来还能铲除社会不安定因素,岂不美哉。所以,任何乞丐,领救济粮的,混日子的,没有工作任职的,都当家奴去吧。

        为了保护两个孩子不受到伤害,羽纱比较配合的让自己被分配,就这样,羽纱被分给了一个小职员,主要工作是洗衣服。小职员的收入并不高,所以家里养着一个一天到晚都在发呆的洗衣女仆,自然非常不乐意。于是不久,羽纱就被转手给了一个武士,给他当清洁女仆,算是抵偿赌债。这个武士非常善于钻营,他看到羽纱虽然是天天发呆的废物,但是容貌和身材还是不错的,这绝对是个有利可图的宝货。于是他就将羽纱打扮一番,穿上漂亮的衣服,好好劝说了一番,送到了基地领主府上,就这样,羽纱成了领主的侍妾。

        领主得到羽纱之后,一度也当个宝贝看,但是过了几天,新鲜劲就没了。于是一脸了无生气整天发呆的羽纱,被他丢到下仆房,负责打扫和清洁工作。而那两个把羽纱搬回贫民窟的孩子,分手之后,羽纱只见过一次,此后再也没有他们的音讯。虽然王道会的成员,不会使用“行为程序”这类违法工具,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家奴,是拥有生杀大权的。要打要杀,都是可以的,稍有不顺心,随便杀一个家奴出出气,那是家常便饭。

        不过其离奇的是,羽纱的那些家主们,都没想过要杀了这个天天发呆的废物女仆,而且连打都不怎么打她。若是说舍不得打,似乎又不太对,若是说怕打坏了,倒是有可能。毕竟,羽纱的身材容貌在那里,打坏了,就不值钱了。这种女人就是站在屋子里当个花瓶摆设的,或者那天有需要巴结的人来了,作为礼物送出去,必然是很挣面子的。所以羽纱天天发呆,还没有被杀,甚至没有被打,就是因为那些领主,拿她当一个奇货可居的宝贝。

        不久,王道会总部给和平基地调来了一名御剑士,名叫科索阿兰特,因为他能力出众,所以被派来开拓新的殖民营地。基地领主为了笼络他,就又把羽纱打扮了一番,交代了几句要紧的话,把她送给科索,让她服侍这位素昧相识的剑侠。

        科索长得还算不错,三十来岁,是个剑术高手,所以他的装备是“御剑士”。科索的为人也还算不错,对自己的下属非常关照,对自己的家属家奴,也算是关心。因此,这个科索算是羽纱碰到的第二个温和的男人,不过羽纱心里一直还念着老库,一直都觉得老库有一天会来找到自己的,所以根本没有心思对科索有过多的关注。

        剑侠要天天吞服天地元灵,吐纳调息,养出御剑腾飞的潇洒之气,才能更好的使用“御剑士”这套装备。所以科索自己管自己练功,于是羽纱自己管自己发呆。所有家务事,都由另外两个女仆操持,羽纱在科索这里,当起真正的花瓶来。

        为什么老库还没有来找到自己,为什么还让自己留在这里发呆,是不是那个女骑士,对,她叫灵儿,难道老库跟她走了?老库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吗?不,不可能,老库一定会来找到自己的。羽纱完全把中间一段最重要的记忆自我屏蔽了。她害怕失去老库,拒绝承认现实。若爱已经消失,温暖岂能久留。

        几次她想逃出去,但是,王道会对逃亡奴隶的惩罚,是直接处死,所以羽纱又制止自己。一定要活着等到老库来,一定要等到老库来。等待和忧虑,寂寞和不安,孤独和黑暗,毫不怜惜的化作悬梁的白绢,将她的心越勒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