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破戒僧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401字

        羽纱在科索这里当花瓶,大约过了一个月,也就是来到阿尔法星的一百零七天,科索居然破例的在家举行酒宴,款待这个营地里的重要人物。比如基地的警备队长,物资仓库的守库令等等。

        等到客人逐渐来齐,科索邀请大家上座就宴,酒过三巡,科索命羽纱当庭献舞,以助酒兴。羽纱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会跳舞的,自己来他这里当家奴之后,天天发呆,没跳过舞啊。但是羽纱不敢在这么多客人面前违拗,毕竟科索人再温和,也是要面子的。于是羽纱走到廊厅下,随着音乐节拍,轻柔的跳了一曲,那些入席的客人都叫起好来,鼓掌表示赞赏。

        正当这热闹的时候,门外突然抢进来两个黑影。

        “袋鼠袋鼠,麋鹿呼叫。”

        羽纱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马上回忆起来,那是夜袭“和平卫士”营地两个刺客。一下子,记忆中的某些画面开始泛起波澜,一幕幕的投影到羽纱眼前。自己死命的挡住了两个杀手的进攻,老库温柔的牵着自己的手,关切的慰劳自己,猛烈的心跳,羞红的脸庞,狂乱的幻想和彻夜难眠的兴奋。羽纱想起了那些美好的画面,一时间脸色居然也羞红起来。

        “袋鼠听到,报告情况。”两个人还是一身夜行衣的装束,还是那一副白痴样的表情,还是喜欢这套怪腔怪调的对话。

        “情况安全,目标搜寻中。”男杀手还是这么白痴地在句尾加上。

        “咦,那不是那个妖怪吗?”女杀手眼尖,一下子就发现停止跳舞站在廊厅中央空地上的羽纱。

        “对啊,是那个杀不死的妖怪。”男杀手居然不在句尾加上了,这还真让人有点不习惯啊。

        “怎么办?”女杀手紧张地问道,看来今天她俩闯进来,也是有目的性,搞不准又是来刺杀某个目标的。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羽纱,打乱了计划,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羽纱身上来了。

        羽纱今天可没有穿任何装备,因为王道会的家奴,是不能拥有殖民装备的。羽纱今天也没有喝老库调制的“和金体”药剂,所以两个杀手要是扑上来刺一下,羽纱估计就要往生极乐天了。不行,自己还得等到老库来找到自己,自己不能死,羽纱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脚步往后退了一步。

        “呼叫爷爷。”男杀手的语气很坚决,他看到羽纱之后,就觉得自己今天的任务大概是泡汤了,所以与其浪费时间给屋子里喝酒的人准备反击,还不如马上呼叫救兵。

        “然后呢?”这回轮到女杀手问这个白痴问题了。

        “没有然后了,笨蛋。”男杀手居然也敢对着女杀手骂笨蛋了,少见啊,稀奇了,两个人角色完全颠倒了啊。你们的滑稽设定呢?你们的奇怪的结尾呢?你们这两个一攻一守的习惯呢?

        “你居然骂我!”女杀手果然还是不适应,语气带着诧异。

        “呼叫爷爷,情况危急。”男杀手理都不理她,直接拿起真正的通讯器喊起来。

        两个杀手闹到这时候,科索和他的侍从们终于有了反应,十几个人从廊厅里跳出来,各自拿着武器围住二人。科索一开始看到两个影武士,稍微愣了一下,虽然他担心这两人是刺客,但是在没有搞明白之间,还是先不着急主动进攻。于是他招手让属下那些侍从武士围住这两人,同时思考起来。这两个不知道是何妨神圣派来的影武士,同属于王道会的装束,到底是敌是友?

        科索担心这两个笨蛋是刺客,一点儿都没猜错,这两人今天闯进来,就是为他们的“爷爷”打头阵的。只是没想到这两个笨蛋看到羽纱,居然不敢动手,直接呼叫他们的主子,那个被他们叫做“爷爷”的太极师。

        “围起来。”警备队长毕竟是穿着武士铠甲的武将,他站起来,展开了装备,准备指挥那些侍从,逮捕这两个笨蛋刺客。因为科索是这个营地的领主,也就是王道会的乡侯,他虽然职务跟科索是平级同事,但爵位和职阶上是科索的下级。上级领主家里这种庆祝的宴会,居然被两个毛贼闯进来扫了雅兴,这不是说明自己的警备工作没做好吗。所以,他必须站出来,要证明给上级领主看。

        “什么人敢围住我的孙儿。倒是胆子不小啊。”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羽纱又吃了一惊,他不是被老库用“四象封印”抑制了神经系统吗?不是不能再匹配殖民装备了吗?怎么,他又恢复了?

        “我乃和平基地直辖区第9垦殖警备区的队长,肖天宇是也。来着何人。”警备队长很自觉,报上官职和名字,这是准备和对手来个一对一的决斗啊。

        “无名小卒,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大名。”说话间,太极师飘然而至,又像蜻蜓一样停在树枝上。

        警备队长肖天宇,看了太极师的这个架势,马上挚刀出鞘,准备开打。身后那些科索的侍从武士,看到警备队长拔刀,自然也出刀准备。

        堂上客人看了这个阵势,知道这一场恶斗是非打不可了,顿时都没有心情喝酒,纷纷站起来,启动自己的殖民装备,做好防备,避免被人偷袭。剑仙科索倒也按捺的住,不动声色,端着酒杯,慢慢品尝,坐看事态的发展。

        “嘿嘿,这里的主人就是这样招待宾客的吗?”太极师的语调,羽纱已经很熟悉。看他这个架势,看他说话的腔调,他应该是解开了老库对他的“封印”。不过,他说的那句,这样招待宾客的吗,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本来今天是要宾客的?还是他故意这么装腔作势,故意说点摆架子的废话。

        “放肆,那里来的狂人,打扰了督尉大人的雅兴,你可知罪。可敢下来跟我一战!”肖天宇呵斥道。原来今天这个宴席是庆贺晋升的,科索被拜为和平基地直辖区的督尉,相当于整个和平基地大区的副长官,地位仅仅低于那个和平基地的郡侯领主,难怪要宴请这么多客人,还要羽纱给他们献舞。

        一般来说,成为一名督尉就意味着掌握这个殖民大区的兵力,意味着这个大区的防守和警备工作,都有科索来负责了。之前那个乡侯领主,现在成了没有兵权的空架子,虽然名义上和平大区的领主还是他,但实际管理人,已经成了科索了。科索不愧是王道会总部派来的,这么快的晋升速度,他的家庭一定是王道会中豪门贵族。

        “嘿嘿,小子,还真有胆量,难得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牛犊啊。”太极师阴笑了两声,却根本不屑搭理肖天宇,反而转了语气,训斥起那两个影武士来:“小夜,小暗,你们两个的胆量,越来越小了,要好好向别人学一些。”

        “请爷爷恕罪。”两个影武士连忙跪下请罪。

        太极师这时候才转向肖天宇,狞笑道:“你以为,就你们这几个人,能拦的住我吗?”

        “武士,武士,誓死效武,死不退让。”肖天宇厉声答应,两眼充满杀气。好歹也是个警备队长,怎么能够临敌退让呢,要是这样,那他的武士魂就丢了,而且,他的职务和爵位也会跟着丢掉。

        “杀气,很好,我喜欢有杀气的人。这样我就可以,更加快地解决你。”太极师话一说完,飞身落地,两步上前,两手一抱,一招推樽敬酒,肖天宇顿时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柱子上,口溢鲜血,立时毙命。

        这一下,群人大哗,众宾客纷纷后退,想要拉开距离,或是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再怎么说,警备队长也好歹不是个小杂兵,怎么在这个太极师手里,就像个杂兵一样,一秒瞬倒。

        “大家少安毋躁。”科索看到这样的情况,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不太像样了。所以他站了起来,空中一招手,那本来端正放在架子上的剑囊已经应势飞到他手中。看来科索是准备亲自迎敌了,太极师这一招“鬼敬酒”的确凶悍要命,但是科索并不担心,当下张口对太极师说道:“阁下贵足,见临鄙舍,究竟何事?为何不通报相见,非要翻墙跳瓦,做小人勾当。”

        不愧是剑仙,语意浩古,自有一股正气。

        “你少给我装蒜。”相比之下,太极师的粗俗叫人鄙夷。“那个破戒僧在哪里,快交出来,好让我为我弟子报仇。如若不然,我阴阳婆婆可不是吃素的。”原来是徒弟被打痛了,师傅出来护短。还有,不是“爷爷”吗?怎么又变成“婆婆”了?到底是男是女啊?难不成他一会儿阴,一会儿阳,所以才叫阴阳婆婆?在某个时候,是不是也可以叫他“阴阳爷爷”呢?

        “破戒僧。”科索思索了一下,果然自己有认识这方面的人,而且不止一个,但是不知道阴阳婆婆指的是哪一个。

        “贼约翰,贼和尚,你不是很有骨气吗?给我出来,杀我弟子的时候说的话都是放屁吗?”阴阳婆婆语气十分象泼妇,转而又对科索恶狠狠的叫嚣道:“你要是识相,早点把人给我交出来,不然,今天这里别想有人出这个大门。我会让你们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竖着进来,就是活着自己走进来,横着出去,就是死了被人抬出去。听阴阳婆婆这语气,今天是要大开杀戒啊。

        阴阳婆婆话音刚落,围墙上出现一片黑衣人,都是影武士。看来这个阴阳婆婆是早就策划好了的,今天要将这里灭门。

        “小索索,给你添麻烦了。”这时候,一声怪调从门外传进来,一个身影飞入。科索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他,这个破戒僧,喜欢穿“金刚武僧”装备,仗着一身横练的金钟罩铁布衫,为人桀骜不逊,确实什么都敢乱来。他本名叫乔,但是老是被人听成约翰,所以又有外号叫“约翰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