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剑仙剑阵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3144字

        阴阳婆婆和乔和尚斗了十几回合,仍然不分胜负,科索认真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出手,尽快解决这个争端。要再这样继续看戏看下去,吃亏的是自己。本来这是乔和尚这个破戒僧跟阴阳婆婆这个老妖婆之间的纠葛,科索打心底不愿让自己卷入其中,但是,两人在自己家里开打,好好的庆贺宴席被搅黄了不说,连家都要被他们拆了。

        乔和尚赢了也好,输了也罢,都是科索吃亏。这破戒僧要是赢了,你不好意思跟他要钱赔偿这砸坏的地方和家具,要是他输了,更找不着要钱赔偿的了。难不成还能让阴阳婆婆要赔偿不成?所以现在的科索,就像是日俄战争里的大清国,郁闷的要死,别人在自己家里打架,打坏了东西还没法找他们赔钱。

        另外,若是科索再不出手,只怕手下的那些人,都会以为他怂了。作为一个营地的领主,而且还是庆贺宴席被人砸摊子的营地领主,若是就会在旁边看戏,别人会怎么看?当然都会说,怂货。要是给别人一个这么不好的映像,那科索以后统治起来只怕会增加不少难度。所以,一来是为了给自己止损,二来为了让周围的下属对自己建立信心,三来也好好好教训一下来搅黄自己庆贺宴席的这两个麻烦精,科索必须尽快出手。

        但是如何让麻烦精乔和尚自己乖乖地撤下来,这可是一个难题。乔和尚虽然卤莽豁达,但是这破戒僧好胜心极强,现在跟阴阳婆婆对打,一直处于下风出丑,明显已经打急眼了。这时候,你就算喊他停下来,他都会装作听不见的,要是喊一声:“你下来吧,让我上。”甚至他还回头来冲你撒气,那就不是解决麻烦,而是自找麻烦了。

        科索知道乔和尚的破脾气,担心自己处理不当,反而致仇,于是心中前后思量,再略一思索,当下想出一个嫁祸的计谋。把什么错都推倒老妖婆那边去不就可以了吗。不过,老妖婆跟乔和尚在激烈对拼,本来就已经是乔和尚的关注目标了,所以要让乔和尚下来,还得给他另外找一个目标。得让别人出手攻击乔和尚,还得把他惹得很不爽,这样才能把他的注意力转移掉,然后自己上去接替乔和尚对付老妖婆,让那个破戒僧去对付转移注意力的那个人。

        嗯,计划通,就这么定了。

        想到这里,科索双手一捏剑决,启动“御剑”装备,立刻招出几支数据能量构造的真气飞剑,再将手一挥,那几支飞剑,犹如出弦的弓箭,直朝墙头的那群吃瓜群众黑衣人激射过去,顿时了结了好几个。其余的黑衣人,当然立刻就还手了,一时间,那飞镖如同飞蝗一样乱射过来,洒得乔和尚满头满脸都是。

        乔和尚是个粗性子,破口大骂:“什么鸟杂碎,你妈死了扬骨灰啊。”那帮黑衣人听了,当然把目标锁中这个爆粗口的破戒僧,飞镖暗器乒乒乓乓地乱打过来。乔和尚虽然不受伤害,但是却被搞得浑身瘙痒,没有一点自在的的地方。这时候,他的注意力就分散到那群黑衣人身上去了,恨不得立刻跳出去,把他们撕成碎片来解气。

        科索见状,乘机说道:“乔兄,老妖婆我帮你应付,你去拿他们出气好了。”乔和尚正为自己和阴阳婆婆打斗出丑而愤恨,加上被众黑衣飞镖骚扰,一肚子怨气想找出气筒,听到科索叫他不必顾虑,当下大喜,乐得把残局丢给科索,自己去鹰逐群鹜。随即丢下阴阳婆婆不管,纵身几个大步,自去找那些黑衣人撒气。

        阴阳婆婆虽然想牵制乔和尚,但是看到科索一出手就立毙弟子数人,不敢怠慢。只好舍了乔和尚,来对付拦在自己面前的科索,把那一腔怒火,都转移到科索身上。

        科索见阴阳婆婆,摆了一个托梁问路的架势,知道这老妖婆心中有了防备,也就不在奢望突袭得胜。于是科索右手亮剑出鞘,左手捏一个萍水剑诀,背上六个部件快速展开,变成六把护身飞剑出现在身边。只见这六支飞剑,上下翩飞,绕身游走,剑气激荡,咻咻作响,果真有一种剑仙临凡的风采。

        阴阳婆婆见科索已经准备进攻,心里想试试他的底子,当即一个起落劲,双手一前一后,犹如雄鹰在空中招摇一般,一招推波助澜,催动装备里的能量,互作一股阴森森的劲风,试探而来。

        科索微微一笑,将手一指,只见那六把飞剑自己列成阵势,对着那股劲风冲击而上,只听见咻咻剑气激荡的声响,竟然将那股劲风全部化解。

        阴阳婆婆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御剑士已经掌握了“破气剑”这种需要精密控制的技能,这恐怕不是自己能轻易抵挡的。那又该如何是好,就让退去?刚才自己叫嚣的报仇雪恨,什么竖着进来横着出去,都当一场清风吹过,什么都不存在?只是这么做的话,自己的脸皮该往哪儿搁?

        阴阳婆婆心中不免有些懊悔,心想自己上次轻敌,被那个“萨满”(自然祭司老库)封印了神经控制回路,好不容易,通过总部的大型治疗设备,重新构造了自己的神经回路,吃了不少苦头。这次复出,满心希望能够展展威风,没想到自己那几个不肖的徒子徒孙又在外面惹是生非。今天自信满满地杀进这一个小小的营地领主家里,满心希望能够给那几个猴崽子复仇,碾压一下全场,亮亮相,摆摆威风。却不曾想,自己时运乖蹇,又遇上这个已经掌握“破气剑”的剑仙。

        命啊命啊,为什么自己总是在这种不起眼的小营地里,遇到这种怪物一样的高手。不过,现在得想一个办法脱身才好,可顾不得这帮徒子徒孙了。阴阳婆婆想到这里,心中的杀气顿时减弱了大半,她准备择机退走。但是,又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个“剑仙”手下退走呢?正面强攻压制,然后突然撤退?阴阳婆婆没把握做到这一点。转移注意力,然后找机会撤退?或许这一点可以做到,阴阳婆婆想到这里,便开始四处观察起来,她要找到一个能干扰科索注意力的点。然后,她看到了站在廊厅下中庭外角的羽纱。

        羽纱站在廊厅下中央空地的一个角落里,刚才跳完舞的她,还没来得及回到廊厅里面,然后乔和尚这个破戒僧就和阴阳婆婆打起来了。羽纱只好退到这个角落里,关注整个事件的冲突发展,所以处境有那么一点微妙。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十分尴尬,背后是廊厅的东边走廊,那里坐着的客人都已经躲到廊厅的大厅里面去了,左手边十几步远是剑仙科索,右手边十来步远,是那个阴阳婆婆。

        羽纱只能借着一个小花坛的阻隔,十分小心的站着,看着两人的对峙。因为背后是东走廊的齐胸高的栏杆,羽纱翻不过去,逃不进走廊里。往外面走,可以绕过走廊逃,但是外头全是黑衣人,这不是去自投罗网嘛?想要往里面走,从大厅的台阶逃进大厅里,刚才乔和尚正和阴阳婆婆对战,羽纱实在是过不去。

        所以阴阳婆婆就看到这个躲在花坛后面,跟自己科索处于三角站位的羽纱,心想,这一堂都是男人,这个女人必然是科索的什么相好,心中便有了劫持她的打算。

        科索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见她目光游离,心想这可是一个制胜的好机会。当下招动飞剑,列成一个悬斗天罡阵,六把飞剑加上自己一柄清锋,正好对应北斗七星,一下子将阴阳婆婆困在阵中。

        阴阳婆婆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己目光略一游移,没想到就被科索逮着机会,自己已经被凶险的悬斗天罡剑阵困住,心下更增惧意。把刚才立毙武士,恶斗怪僧的气势丢的一干二净。在阵中游移支吾,打算寻机劫持羽纱,然后可以堂而皇之的退走。

        阴阳婆婆支吾了一阵,眼光老是往羽纱那里瞟,科索见她老是看一边的羽纱,怕她拿羽纱搞什么花招来干扰自己,于是捏个莲花剑诀,将剑阵一变,变作九龙诛灵剑阵,封住阴阳婆婆和羽纱之间的路。

        阴阳婆婆一看这个势头,更加相信羽纱是科索的情人,再看羽纱,也开始往科索那边靠,心道不妙,现在再不动手,只怕接下来没机会了。当下一个手势,让边上一个影武士发动技能“替身术”来和自己换了个位置,随后那阴阳婆婆已经一把抓住羽纱,从左厢飞掠出去。

        科索两道犀利飞剑,一下子取了那个假阴阳婆婆的性命,发现是个替死鬼,赶紧想召唤剑阵追击,阴阳婆婆已经带着羽纱到了围墙的墙头。只听她嘿嘿一阵冷笑,说道:“怎样,小情人落在我手里了,不怕丢了她的性命吗?”

        “卑鄙无耻!”科索怒道,九支飞剑瞬间射向阴阳婆婆,却又是两个影武士当了替死鬼,这阴阳婆婆已经逃远了,半空里还留下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家走人。乔和尚科索,你们两个杂鱼给我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