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编故事讲故事听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39本章字数:2211字

    二十万嫌不够,还要更多?苏云云面色一沉,她不缺二十万,更多也给得起,但不等于她会被人当大肥羊宰,尤其是面对秦飞。

    “二十万不够,二百万够不够?不过我还有个附加条件,你以后从苏晓生的身边离开,从他世界里消失,不要再害了他!”二百万,这是她此时能够支配的最大金额了,但能够把弟弟苏晓生身边最大的毒瘤剔除,就是值得的。

    “苏小姐,收起你的高高在上吧。”秦飞手一甩,银行卡飞了出去,打着旋,撞在了苏云云光洁的额头上。

    不轻不重,但留下了一小块红斑。

    这不是耳光打脸,但对于苏云云来说,却比耳光打脸,更加难以让人接受。

    “你什么意思?”她咬紧了下唇,连嘴唇都微微颤抖。

    秦飞却不搭理,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小苏他不光是你弟弟,也是我兄弟,我秦某人无才无德,但做事从来对得起自己良心!”

    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离去的背影,苏云云只觉得是那么熟悉,却有那么陌生。她发现自己看不透秦飞了,不知道这个曾经劣迹斑斑,犯下天理不容的禽兽之事的纨绔,到底变成了什么样。

    “对得起良心……你当年对自己妹妹都下得去手,还有脸说良心?”说这话的时候,苏云云几乎咬破了下唇……

    “什么,你姐以前是飞子的未婚妻?”病房里的三人吃着水果,而对于苏晓生刚刚透露的消息,黎盛和许自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这其实在南城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豪门贵族间的恩怨,又不是明星绯闻,还不至于弄到市井皆知。真要到那个地步,对于一个家族的名声是有影响的,往往代表事情已经脱离了掌控。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后来秦大哥被秦家扫地出门,这门亲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苏晓生挠挠头说道。

    “老三被家族扫地出门?怎么回事?快说说!”八卦之心不光女人有,其实男人也一样,别看许自强是个一米八的猛汉,但一提起这类事情,往往还是他最有兴趣。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说什么说?”秦飞这时候正好来到了病房,没好气的嚷嚷道。

    苏晓生住的是单独病房,也不用担心吵到其他人。

    “老三!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这是关心你啊,要是有什么委屈了,你说出来,我们兄弟几个,也能替你出份力,报个仇,你说是不是?”许自强嘿嘿笑着。

    “报仇啊?好啊,我以前是秦家的人,你在南城也生活了这么多年,秦家知道吧?我就等着老大你替我报仇,洗刷冤屈了!”秦飞说道。

    一听是秦家,许自强虽然不是南城本地人,但秦家的威名现在也知道,顿时苦着一张大脸,接着又笑笑说道:“这报仇报不了了,不过老三你把事情说出来,让兄弟几个开心开心,也显得你大度啊!”

    “去你的!”秦飞没好气的一脚踹了上去,而许自强笑嘻嘻的躲开,打闹成一片,连病床上的苏晓生也笑个不停。

    打闹了一阵,黎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飞子,你这医术是怎么回事?连医生都没把握的手术,怎么你能轻松搞定?”

    该来的总得来,不过秦飞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一套说辞。

    “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前小时候,有个邋遢道人问我讨水喝,我给了,他就塞给了我一本小册子,说是什么绝世医书,以后悬壶济世的使命,就交给我了。”

    “你骗鬼呢!当我们没看过功夫啊?”许自强哼哧哼哧,老大不满。

    “等我说完!”虽然许自强是老大,但这就是排个了个年纪大小和称呼,不是说许自强就真是宿舍里的老大了。秦飞向他一瞪眼,接着说道:“这什么绝世医书,我起初也没当回事了,就随便看了翻了几眼看看,都是些半白半古,我当时都看不懂的文字,但奇怪的是当初看过的几页,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大概两个月前的时候,学校里找了个医学系的老教授做健康讲座,你们觉得没意思,三个人上网去了,我不是一直有体虚的毛病吗?去听了讲座,当时在讲座上,老教授提到了中医病理。”

    “奇怪的是,老教授说的中医病理,正好和这本绝世医术上记载的内容对上了!”秦飞说道这儿,把手往大腿上一拍,自己也露出很费解的神色。

    “这么神奇?”其余三人听的是一愣一愣的。

    “你们不信?但事实就是这样。”秦飞趁热打铁说道:“小苏的伤情正好我记忆里那本绝世医术还讲了排除淤血的办法,我就死马当活马医,照着记忆里,那本医术上说的做了。”

    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但用来应付三人看上去还是够了。见三人不再追问,秦飞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要骗小苏等三人,只是龙魂群的事情,他自己都还没摸索清楚,也没想好怎么向三人解释。

    再说了,就算他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小苏等人会不会信,还是一个未知数。

    觉醒、能晶点数、图片传物……这些都太神奇了,像是玄幻故事。

    “等等,秦大哥,你的意思是你这是第一次上手术台?那我不是做了你的试验品?万一你小时候看的那本绝世医术都是乱写的,只是恰好那一部分和老教授说的对上了,那我……”苏晓生差点从病床上跳了起来。

    秦飞没好气的翻了白眼:“那来这么多的万一,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没事吗?”

    ……

    秦飞下午这一觉没睡多久,他回到医院里的时候,也不过五点多,差不多要到饭点的时候,苏晓生的父母来了,要请秦飞等人吃饭。

    苏成业在苏家虽然不是一二把手,但不缺饭钱,请客的地点是一家豪华餐厅,点的菜肴也不吝啬花钱,一桌的美味佳肴。

    饭桌上,苏成业少不了旁侧敲击,想要知道秦飞这一手医术从何学来。秦飞拿出之前在病房里的那套说辞,又讲了一遍。

    苏成业有些狐疑,邋遢道人给的绝世医书?这怎么越听,越像是传说故事了啊。

    但除此之外,苏成业自己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秦飞之前还是秦家少爷的时候,不学无术,整天惹是生非,他作为苏家一员,也是有目共睹。

    要不是太过没用,烂泥扶不上墙,秦家当初也不会在出了丑闻后,毅然决然的把秦飞逐出秦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