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秦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39本章字数:3093字

    天眼泉的泉水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可以大幅度强化异能,而境界越是低微,使用效果越是明显,不光有极高几率激发出新的异能,更能使体质产生变化,更易吸收能晶,有助于未来成长。

    知道了这天眼泉水的作用后,秦飞大喜过望,自己连觉醒都还没有,不会有更低的境界了吧?这天眼泉水,看起来就是替自己量身打造的啊!

    这价值千万的鸡血玉瓶,装的肯定就是天眼泉水了吧?

    使用的方法也很简单,就像喝水一样喝下去,因为不含任何农药残留……啊呸,反正就是没有副作用,可以放心大胆的喝!

    瓶口使用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打造的,类似木塞子样的器具塞住,秦飞拔开后,咕噜咕噜就往喉咙里灌。

    入口清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

    “有点甜甜的?”秦飞拿着已经空了的玉瓶,晃了晃,没听到声响,往里面看了看,也已经见底了,只有鸡血玉的红色。

    “奇怪……怎么,有点困?”

    迷迷糊糊中,原本是打算起床的秦飞,又沉睡了过去,鸡血玉瓶就倒在了枕头边上,瓶口敞开,塞子还没有塞回去。

    在秦飞进入睡觉之后,他胸口的双鱼玉佩,又开始散发白光,而大概二十分钟后,突然睁开了眼!但人却没醒过来。

    多数人都是闭着眼睡觉,但还有少部分会睁着眼睡,但问题是秦飞,从来没睁眼睡的习惯。

    奇怪的是,他那双还算的上清秀的双眼里,开始泛着淡淡的光,时而泛红、时而呈现乳白色,变幻莫测,来来回回闪了有好几百下。

    也不知到底是过了多久,秦飞的这双眼睛才缓缓闭上,而没过几分钟,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缓,然后一个机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靠!我怎么睡着了?上午还有课啊!”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上午的两堂课是旷定了,秦飞欲哭无泪。

    枕头还有点湿润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睡觉的时候还流口水了?把塞子塞回玉瓶口,塞到抽屉里放好,这怎么说都是极品鸡血玉,价值千万,虽然泉水没了,但瓶子也值钱。

    不过昨天也是下午睡了一觉后就变得厉害了起来,不光掌握了“子弹时间”,连身体素质都得到了强化,难道这一次也一样?

    只是让秦飞失望的是,他拿家具测试了一下力气和反应什么的,和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就更别说觉醒了,没感觉到身体有所增强,硬要说有的话……好像精神更好了点?

    “看来这宣传效果和实际效果果然是两码事啊,说明那么牛逼,用起来感觉不到什么变化……”带着点小小的郁闷,秦飞手脚利落了一番,准备前往学校。

    但他刚刚下楼,一辆实而不华,低调但绝不廉价的黑色小车,停在他跟前。

    “小少爷。”车上走下来个老者,在秦飞面前微微鞠了一躬。人虽老,但尤为精神,一头苍苍白发,在阳光下,如染上了一层光泽。

    “文管家,你怎么来了?”秦飞有点诧异。这老人是秦家的管家,自从秦兴刚,也就是秦飞的爷爷,刚刚发家之初,便跟在其身边做事了。

    是秦家绝对的心腹。

    秦飞顿了顿,自嘲的笑了,文管家突然来找他这个早就被逐出了秦家的人,恐怕只有一件事情。

    “爷爷他要见我?”

    “今天是大少爷,二十岁的生日,老爷想你了。”

    ……

    秦兴刚是个活了大半个世纪的老人,深谋远虑,眼光高远,不然也不能在那么多的动荡中,替秦家保存下基业。

    活的久的人,往往也念旧,放不下一些传统。二十弱冠,意为成人,长大成人就要懂事情,很多秦家人也是自这个年纪开始,开始真正接触、打理秦家的产业,被要求自力更生。

    在这一天,爷爷要见自己,秦飞说不上意外,只是没想到方式会这么突然,文管家竟然直接在楼下等着他。

    在这个楼房林立的年代,秦兴刚这位老人居住的地点是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外,一处庄园。住在这里的也不光是秦兴刚,还有秦飞的大伯、三叔,以及表弟等人,多是秦家的嫡系亲属,核心人物。

    其实住在这里,来来往往远没有市中心地段方便,但这片庄园,不是谁都能住下的。

    “老爷在书房里和大爷、三爷讨论事情,大少爷你先等等。”

    秦飞目送着这位在秦家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人进入书房,他没有站在原地,因为他知道爷爷如果在书房和人谈事情,一般都是重要的事情,没有数个小时,不会结束。

    他回到了作为秦家大少爷时,在这片庄园所拥有的房间。钥匙还能用,这证明在离开的这几年中,这间房没有属于其他人。

    摆设和记忆里也没什么变化,干干净净,秦家雇佣了专门的佣人负责打扫,看来连他这里也没落下。

    “呦,这不是咱们秦家的大少爷吗?时隔几年,又回来啦?”

    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秦飞回头看去,一个比他年长几岁的男人,径直走了进来。

    “程浩,滚出去,我准你进来了吗?”秦飞看到这位表哥,目光变的很冷。

    秦飞在秦家的这一代子弟中,只是在嫡系中最大,而在这之外,他也有不少表哥表姐。

    大概是没料到这个被逐出了秦家的人见面就骂自己,程浩的笑容一顿,神色变的难看起来,冷声说道:“你还当自己是大少爷呢?哼,这里是秦家的庄园,我可不像某些人,还要经过人批准,才能进来。”

    听起来,这个程浩已经知道秦飞这次回来,是得了秦兴刚的允许。

    “哦,是吗?可我也不像某些人,明明姓张,偏要往李家挤。”秦飞轻轻一笑,落在程浩的眼里,只觉得这个已经不是秦家大少爷的秦飞,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小子,你说谁呢!”程浩脸色黑的很难看,他一向以秦家人自居,最忌讳别人这样说他。

    气汹汹的往前冲了几步,身材高大的程浩,站在瘦小的秦飞身前,面色一沉,眼睛一瞪,气势不小。

    如果是以前的秦飞,说不定还会忌惮,但现在的他,又怎么怕这点程度的恐吓?

    “怎么?说不过我,就要动手吗?程家人好大的威风啊!”

    “我程你妈逼!”

    程浩一拳头砸过来,近在咫尺,却打了个空,反而被秦飞抓住的衣领,硬生生的举了起来。

    “放手……你、你这个杂种!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连进秦家的大门都……”

    “滚!”

    噗通——

    秦飞把程浩重重的甩了出去,直接砸出了门外。

    门外的程浩狼狈的爬了起来,朝着门内大骂了几句过后,面色狰狞而阴狠离开了。

    “小杂种,你等着!当年的事情还不长教训,这一次你照样会后悔……”

    对于程浩这种抱秦家大腿,依附于秦家的人多了去了,秦飞不在乎,真正让他有点在意的是程浩背后的人。

    他没记错的话,程浩是他表弟秦正然的忠实狗腿。他这样做如果是秦正然,甚至是大伯的意思,那就值得深思了。

    这个点还没有去学校,学校方面有秦家打好了招呼,但许自强不知道,发来了消息询问,秦飞简单的说明了下。

    “回家了?行吧,那晚上小苏给你订的生日宴别忘了啊,我们请了个神秘嘉宾,你不来,一定会后悔的哦!”

    我过生日请什么神秘嘉宾?应该是自己认识的某个朋友吧。就在秦飞猜测许自强说的是谁的时候,房门又被人打开了,但这一次,不是谁冲了进来,而是一个人被推了进来,没走出两步就倒在了地上。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秦飞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发现门竟然被人从外面锁死了,打不开。而这被推到在地上的是个女人,看穿着应该是在秦家大庄园里负责日常卫生的佣人。

    程浩这是做什么?秦飞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醒醒!”他蹲下身来,拍了拍女人,但女人没反应。把人翻了个面,才发现她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媚眼如丝,呼吸炽热,在那扒着自己的衣领。秦家的佣人制服,谈不上暴露,但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两粒纽扣啪的一声,弹到了秦飞的脸上,胸前雪白的乳肉,大片大片的暴露在了阳光和视线之下。

    伴随着剧烈的喘息,丰盈的软肉起起伏伏,更是乳波阵阵,如大海波涛,晃晕了秦飞的眼,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

    “你做什么?清醒点!”

    “我……热,好热……”

    秦飞强压下心里的欲念,大声呼救,但却没有任何回应,只能自己想办法。但这女人状态明显不对劲,把上衣扒了个半裸后,直接朝秦飞抱了过去,抱的十分用力,像是要把秦飞揉入身体里,融为一体一样。

    而那两团大半都裸露在外的雪白,也在秦飞的胸口摩擦不停,两条玉腿也是紧紧的夹住了秦飞的腰,他隐约还能感受到腰间传来了湿润的触感!

    这样的形势下,秦飞就算脑海里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但身体上却难免开始有了反应,支起的小帐篷,顶到了裙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