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一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0本章字数:2859字

    紧随其后的程浩也是看也不看就跟着附和,满脸感同身受般的痛苦:“是啊表弟,你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你要是真的缺女人,找个女朋友很难吗?就算你去嫖也比这样好吧?你这算什么?三年前你连自己的表妹都下得去手,现在连一个兼职的女大学生都不放过,你……你禽兽不如啊!”

    只是让两人意外的是,除了两人的声讨,竟然没有其他人附和?就连老爷子也一语不发?这不附和他老人家的性格啊,难道是气昏了过去,还是对秦飞彻底死心了?

    “大伯,表哥,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我一个人坐在这里觉得闷了,找了个人陪我聊聊天,怎么就禽兽不如了?”秦飞淡淡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程浩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对劲,这仔细一看才发现……怎么秦飞端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玩,衣衫齐整,丝毫不像做过什么苟且之事的样子。而少女的衣服虽然有点儿凌乱,但也都完完整整的穿戴在身上,有点儿紧张的坐在旁边,也不像刚刚被侵犯过啊!

    最重要的是,这前前后后,也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如果发生了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收拾干净?空气里都没有异味。

    难道是自己下的药……过期了?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秦兴刚人虽老,但还没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眼神深邃,从秦临峰、秦登海两兄弟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程浩的身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

    “小浩,你来跟我说说。”

    “爷爷,我……我不知道啊,我之前就是听到表弟房子里有女人的哭喊,我还以为表弟他……可能,可能是我们误会了吧?不过也不能全怪我啊,谁让表弟他三年前就做过这样的荒唐事,我以为他是……”

    程浩的辩解还没说完,秦兴刚两道长眉一紧,沉喝:“闭嘴!”他立刻如惊弓之鸟般把话都咽了回去,低着头都不敢直视秦兴刚。

    显然,秦兴刚对他的解释不够满意。而文管家目睹了这一幕后,看了眼神色自若的秦飞,沉吟一番后说道:“杜小姐,你是当事人,你来说明一下情况吧。”

    被点到名的女人微微一惊,有些害怕,求助似的望向了秦飞。

    “不用怕,有什么想说的,说就行了。”秦飞笑着点了点头。而闻言后的文管家眼神微微一凝,接着和蔼的笑了笑说道:“杜小姐不用害怕,有老爷在这里,没人能够威胁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出来就是了。”

    虽然都是劝她不用怕,但实际上含义不同。秦飞是让她说自己想说的,而文管家是要她如实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这出发的立场,有些不同。

    杜姓少女咬了咬牙,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她羞于启齿,但不说的话,这个公道谁又能帮她讨回来?

    “是……是他!”

    少女指着程浩,恨声说道:“就是他之前拿了一瓶饮料给我,说是看我打扫卫生辛苦了,可我喝完后就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当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接着程浩他又出现了,还把我丢到了这间房子里……他肯定在给我的饮料里动了手脚!”

    “你胡说!血口喷人!”程浩的反应十分激烈,大声喊道:“你说我给你下了药,那你现在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要知道这种药,可没有解药。”

    “那是因为他懂医术,帮我治好了!”少女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如果秦飞有半点歹念,没有帮她解毒,而是趁人之危的话,那她将会留下一辈子都抹不掉的阴影。

    “他懂医术?”程浩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般,哈哈大笑:“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南城谁不知道我们这位秦大少爷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医术?他连半本医术都没读过,懂个屁的医术!”

    “他最懂的就是寻欢作乐了,没少祸害过女人!你要真被人下了药,他也只会做出趁人之危的卑鄙事……呵呵,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吗?他以前就这么做过!”

    程浩放声痛斥,仿佛秦飞做了猪狗不如、人神共愤的卑鄙事。而秦飞眼神一寒,冷声说道:“说了这么多,我有一点不明白……我们可没说你下的是什么药,你怎么知道这药,无药可解?”

    “啊?我、我……我这个,这种催情的药,不是一般都没有解药吗?”

    “哦,你现在又知道是催情的药了?”

    说的越多,往往错的也越多,被秦飞接连点出言语中的破绽,程浩顿时变了脸色,支支吾吾起来,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而秦临峰一见他这般模样,更是在心中冷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作主张办了事,却又办的破绽百出,现在还被秦飞反将一军。

    “够了,此事就此打住。”

    就在这结果快要水落石出的时候,秦兴刚草草的为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临峰啊,这里就交给你了,我累了,先回房休息去了。”这个老而弥坚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后辈在面前争吵,仿佛瞬间苍老了很多,离去的背影显得佝偻。

    文管家和秦兴刚一起离开了,而程浩劫后余生般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这次自己要遭殃了呢。

    沉吟了少许,秦临峰闷声说道:“这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都明白吗?”他本来就是秦家名义上的掌权人,秦兴刚和文管家这二人只要不插手,他在秦家说一,就没人能说二。

    秦飞的三叔,也就是秦临峰的三弟秦登海,似乎是觉得这样的结果索然无味:“大哥,我公司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只不过在临走前,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飞。

    程浩更是无二话可言,点头如捣蒜,只有杜姓少女对这个结果难以接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就……就这样?”

    秦临峰皱了皱眉头,似乎才注意到少女的存在,随口说道:“我会让财务多给你结算二十个月的工资,明天起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十五个月。”除了封口费,这还能有什么别意思?秦临峰不信她不懂,以为她还想要更多,不悦的说道:“别不知好歹,真以为我秦家怕你一个小女生?我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呸!”差点被毁了清白,少女要的是钱吗?她到现在连道歉都没得到一句,愤愤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一家,没一个好东西!这钱你自己留着花吧……日你老母!”

    久居高位的秦临峰多久没被人骂过了?只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了少女的踪影。他心里有气,都找不到人发泄,眼角余光撇到了秦飞,只觉得更加厌烦,冷哼了一声,和程浩一起离开。

    转眼就只剩下了秦飞一个人,他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这姓杜的小妞,这骂的波及面也太广了吧?这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这到底算不算把我也骂进去了啊?啧啧,真是恩将仇报……

    对于爷爷的做法,其实他并不觉得意外,或者说在这件事情发生后,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会被潦草的划上一个句号,不会争辩出个谁是谁非。

    原因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除了那个姓杜的小妞是被利用了,无辜入局。其余参与到其中的,包括秦飞他自己,其实都是秦家的人。

    事情闹大了,站在秦兴刚的角度,也就是秦家的立场来说,遭到损失的永远是秦家。

    而另一方面,秦临峰如今才是秦家的主事人,是秦兴刚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近几年好不容有点起色,被人认可。爷爷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刷一波存在感,惩罚程浩这个秦临峰身边的人。

    这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容易被误以为是秦兴刚对秦临峰的打压,会影响到他的威信。

    这些事情,三年前的秦飞不懂,所以当时他只有恨和愤怒,而现在的他依旧对这样的事情心里含着一口发泄不出来的气,但在这之外,也能理解到爷爷的无奈与迫不得已。

    爷爷早年一手创建了秦家,如今晚年反倒被秦家束缚住了,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作茧自缚?

    不过就在其他人都离开了后没多久,文管家折返了回来。

    “大少爷,老爷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