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得意忘形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0本章字数:2896字

    “陈老,这边坐。”

    “好好好,我自便就行了,我这个老头子不请自来,已经到打扰你们了。”对于秦家,陈老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这让秦临峰心里大喜过望,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未来在陈老帮扶下,在自己手上的秦家日渐兴旺。

    “你就是秦临峰了吧?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这是我孙女陈子馨,来,和你秦叔认识下。”

    陈老的孙女?秦临峰喜形于色,还带了孙女上门拜访,这足以见得重视程度了吧?可惜啊,自己儿子此时不在家中,不然他和陈老的孙女年纪正好相仿,要是能玩到一块去,甚至缔结姻缘。

    秦家,何愁不在自己手上兴旺?

    “秦叔叔,你好。”陈子馨不喜欢面前这个中年大叔看向自己的眼神,虽然不是变态中年大叔看到年轻漂亮小姑娘时露出的色眯眯,但她总觉得这眼神怪怪的,就好像把自己看做了达成目的或者获得奖品的目标条件一样,是个宝贝,但不是人。

    “你好你好!子馨啊,以后有空常来玩啊,把这里当你自己家就行了,我有个儿子年纪也和你一般大,下次你来了,让他带你出去玩。”虽然儿子不在场,但秦临峰也没忘记把两人凑合到一起。

    陈子馨皱皱眉头,还没说话,陈老的反应比她还快。

    “你儿子?他叫什么?”

    见陈老竟然还关注自己儿子,秦临峰这心里是乐开了花:“犬子秦正然。”

    不是叫秦飞啊?陈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表面上还是给予了肯定:“正气浩然,好名字。”

    他四处望了望,没见到一个年轻人,但见秦临峰如此热情,又不好贸然说明来意,便把目光放在了秦兴刚的身上。

    秦兴刚的岁数比他还大,对于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他不只听过,以前还有过几面之缘,只是从来都没什么往来,谈不上朋友和交情。

    “想必这位就是秦老哥了吧?久闻大名啊,以前在燕京我们还见过,老哥还记不记得我啊?”

    这下轮到秦兴刚受宠若惊了,虽然他年纪大,但比起身份地位来,是远不如陈老。不过他到底年长成精,更沉得住心气,没有像秦临峰一样喜形于色,而是轻笑着说道:“记得,怎么会记不得呢?当时陈老一身戎装,宛如巍峨高山,是我华夏的顶梁柱,我心里一直是钦佩不已啊!”

    “唉,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啊我只是一个糟老头子……”

    这样的一圈寒暄下来,陈老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但这样要好的态度,让秦家一干人,都是各怀揣了喜悦之情。

    不过就这样闲聊客套下去也不是个事,终于在中午的饭桌上,望着满桌菜肴,他有点心事重重,吃不进去。

    “秦老哥啊,你看我们这些大人老人在这里吃吃喝喝聊聊天,我家小馨一个小丫头在这里,是不是太孤单了?”

    这意思很明显了,是说要给陈子馨找一个同龄人作陪啊!陈老是拐着弯,要把秦飞给找出来,可惜秦家人不是陈老肚子里的蛔虫,他这样拐弯抹角,谁能猜到他真正的想法?反倒是误会了。

    秦临峰只懊恼儿子不在,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过总不能违了陈老的意思吧?犹豫再三,还是只能便宜了程浩这小子了。

    “陈爷爷,您好!”程浩很快就出现在了餐桌上,他已经猜到了这陈老的身份定然非同凡响,只是没想到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会落在自己头上。

    而且这位陈子馨,长的还漂亮,美若天仙啊!

    这样的美差事,他怎么会拒绝?喜滋滋的就往陈子馨旁边的位置上坐,他现在就恨这吃饭的座位是椅子,要是双人沙发什么的,不就能和陈老的孙女挨在一块儿了吗?

    只是他屁股还没坐下去呢,陈子馨一看出来的人根本不是当日的小神医,不多的耐性和忍耐,也被面前这些假惺惺的虚伪笑容给消磨殆尽了。

    巴结就巴结,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也不知道爷爷是哪根筋搭的不对,要和这些人虚与委蛇。

    “谁让你坐着了?”刁蛮大小姐的脾气一下就显露了出来,她这一句话,把程浩吓的是差点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

    这……这、这我做错什么了?我什么都还没做啊!

    “小馨,你这怎么说话呢?”陈老训斥了一句,陈子馨委屈巴巴的扁着嘴,这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就有点变了味,刚刚还喜气洋洋,现在入冷风过境。最尴尬的当数程浩了,心里没个底,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坐下去了,冷汗直冒。

    “我这孙女被我惯坏了,说话口无遮拦,大家不要介意啊。”陈老笑着说了一句,还自罚了一杯酒,似乎没当回事。但秦兴刚人老成精,隐约觉得这什么地方不对劲,这陈老的态度有点儿不对劲啊,他来秦家,难道是在找什么人?

    但秦家能上得了台面的人都已经在餐桌上了,就连文管家都在,其余的都只是些小辈甚至佣人了,哪能入这位陈老的眼?真是奇了怪了。

    可秦临峰就没他父亲的眼力劲了,只当是程浩做了什么,引起了陈子馨的反感,心里微恼,程浩这个家伙,真是个废物,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接不住,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这要找的人没看到,陈老就算面对这一桌合自己口味的辣菜,也下不去筷子,和薛老神医对视了一眼,后者心领神会,放下筷子,笑着说道:“老秦啊,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你不是有个孙子叫秦飞吗?”

    薛仁棠这位老神医,秦兴刚等人都是认识的,以前秦兴刚身体微恙,还请他来看过,这位无一官半职的老者能陪在陈老的身边,他们心里都清楚,多半是和这一身医术有关。

    一听秦飞这名字,秦兴刚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陈老要找的是秦飞?而且关键这架势不像是兴师问罪啊。

    他正欲旁侧敲击一下,顺便打个圆场争取时间把秦飞给叫回来,可秦临峰一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急忙说道:“薛神医这不是在笑话我们吗?南城谁不知道我这个侄子不争气,是个草包,整天就知道惹是生非,三年前更是搞出那荒唐事……唉,朽木不可雕啊!要是他有什么得罪了陈老的地方,我这个当伯伯的就在这里替他赔礼道歉了。”

    这一番话,完全就把秦飞钉在了耻辱柱上,好像提到他的名字,都是件很屈辱的事情。

    “而要是陈老要是有什么事情呢,我犬子完全可以代劳,他虽然比秦飞小上一两岁,但秦飞能办到的事,他一样不会落下,只会办的更好!”

    他这是生怕陈老会对秦飞留下好的映像,这对他和他儿子,都极为不利啊!可他这说的叫什么话?陈老听了立刻皱起眉头,就算这秦飞小神医于自己没有救命之恩,你还知道自己是当伯伯的,有这么说侄子坏话的吗?

    而且什么叫办的更好?小神医救了我一条命,难道你儿子出手能救我两条命?这听着,情况有些不对劲啊。豪门是非,陈老也懂,只是没想到一个南城的秦家,也能有这么多破事。

    “三年前?三年前那个叫秦飞的怎么了?”陈子馨来了兴趣,好奇问道。她倒要听一听,这位小神医有什么黑历史。

    “还能什么?这个混蛋做了有辱门风,天理难容的禽兽之事,竟然趁着长辈不注意,连自己的妹妹都……”

    “临峰,吃饭。”

    家丑不可外扬,秦兴刚很懂这个道理,他出言打断了秦临峰。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又是禽兽、又是妹妹,谁都能大概猜到怎么一回事了。

    陈子馨俏丽脸蛋上闪过不可置信的错愕,紧接着是鄙夷和厌弃,什么小神医?我呸,不过是个衣冠禽兽,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猪狗不如啊!

    只是薛仁棠和陈老两人对视了一眼,交换意见,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疑虑和困惑。薛仁棠是不觉得秦飞是这样的人,而陈老从来不是偏听偏信的人。

    这里面,有蹊跷,有很大的问题。

    “那秦飞,他现在人呢?人在什么地方?”

    秦兴刚心里顿时一紧,从陈老这句话里已经可以看出,陈老来的目的就是找秦飞的啊!根本不是什么秦临峰有本事和陈老搭上了线……可,可他竟然让秦飞走了!而且是前脚刚走,陈老后脚就来了。

    这玩笑开大了,人家千里迢迢来找的人,可他们却让正主避嫌离开了,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