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回学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0本章字数:2739字

    别说是秦兴刚了,文管家和秦登海这时候也察觉了蹊跷,这陈老难不成一开始就是朝着秦飞来的?只是秦临峰却浑然未觉,他被嫉妒和恼火等情绪冲昏了头脑,都没注意到秦临峰的眼色,张嘴就说:“陈老,我就跟您明说了吧,这秦飞啊,就是个糊不上墙的烂泥,无药可救了,自从三年前他做了那禽兽不如的事情……”

    秦飞、秦飞、秦飞……都三年了,这个小杂种三年不出现,一出现就整天都在自己耳边嗡嗡嗡,从爹口里听到他的名字就算了,一直念叨个没完,就连陈老都提及了他,凭什么啊?一个草包废物而已,是比我儿子出色的还是比我更重要啊?

    “……我秦家,就当从来没有过一个叫做秦飞的人!”

    秦家当无此人?

    陈老愣了愣,皱起了眉头,忽然笑了一下,仿佛不在意这点事情。而秦临峰说完,才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激动了。

    “之前失态了,实在是提起这个秦飞啊,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望陈老海涵,我们吃我们的,不要被这个混账影响了心情。”

    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而陈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有说穿,只是脸上没了一开始的热情笑容,变的平淡和漠然。

    没吃两口饭,就彻底的放下了筷子。

    “这菜有点辣过头了……”他说着还揉了揉肚子,表面上似乎有点痛苦。

    收到陈老眼色的薛仁棠配合起来,面色一惊:“陈老,你身体还没痊愈,让你别出来,你偏偏要出来,这下不舒服了吧?快跟我回医院检查检查,真是的!你这不是给人添乱吗?”

    “唉,人老了,身体不中用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下次有机会再来。”

    就这样三言两语下来,连挽留的余地都没给,直接扯到了身体健康的高度上,陈老一行人上了来时的轿车,带着满满诚意而来,却沉默而去。

    轿车上,陈老不见有痛苦之色,只是满脸沉思,一直出了秦家庄园的大门,才幽幽叹了口气:“这秦兴刚,以前我也有所耳闻,当初还是个能人,没想到成了个老糊涂……”至于秦临峰等人,老人没有给出评价,因为他们还不配。

    而在秦家屋内,送走了陈老的秦临峰惋惜的说道:“这次可惜了,竟然碰上陈老身体不适,错失良机啊!不过总算是和陈老搭上关系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他正沾沾自喜,还没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秦兴刚被气的浑身发抖:“你……你、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能和陈老搭上线,秦临峰现在自以为是秦家的大功臣,就算你是我爹又怎么样?怎么能这样说我?他瓮声瓮气,不满说道:“爹,你这话怎么说的?没我,你能和陈老认识吗?他还喊你老哥了,这不都靠着我吗?”

    “你你你……”秦兴刚是差点被气的心脏病发作了,好在文管家及时扶住了秦兴刚,劝导:“老爷,消消气。”他手搭在秦兴刚背后,往下疏导,像是一种奇特的按摩手法。

    秦兴刚的情绪这才平复了下来,不过还是被气的不轻,哼了一声,一个人进了书房。

    “发什么神经啊……”秦临峰嘟囔了一句,而秦登海看不下去大哥这迟钝甚至愚蠢的样子了,提醒了几句。

    “大哥,你不觉得陈老这来的很蹊跷吗?你仔细想想……”

    好在秦临峰还没昏头昏脑到听不进劝的地步,这经人一提醒,总算意识到了关键。旁人或许以为陈老来秦家做客,是他的功劳,但他自己心里清楚,陈老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他哪能联系到?

    这陈老莅临秦家,难不成真是为了这秦飞而来?

    秦兴刚把秦家产业交到秦临峰的手上,他至少不是个真正愚笨的人。越想越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高,变了脸色。

    “那……那这怎么办?”

    “亡羊补牢吧,希望为时不晚。”秦登海惋惜的摇了摇头,但心里却难免觉得自己这大哥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在陈老面前都口无遮拦,这要是导致陈老对秦家有什么意见,岂不是弄巧成拙?

    不过眼下最关键的,还是秦飞到底怎么和陈老认识的。

    “走,三弟,我们找父亲聊聊。”每次碰上拿不定的主意,秦临峰都会想起父亲。两人进了书房,而文管家束手站在一旁,秦兴刚似乎早有预料儿子会来找自己,可他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这个事情,可牵涉到了陈老,地位悬殊,有心无力啊……

    此时的秦飞,还不知道他离开后的秦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回到学校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在食堂随便点了碗面解决午餐,而在快吃完的时候,得知他已经回到学校在食堂里的许自强和黎盛已经找了过来,用一种极其暧昧的眼神望着他。

    “咋了?我脸上有花啊?这么看着我。”吸溜掉最后一口面,秦飞被两人看的有点儿脊背发凉,这感觉怪怪的。

    “装,继续给我装。”许自强不客气的一巴掌拍了上去,笑骂道。秦飞一口刚刚吞下去的面条差点噎住喉咙,满头雾水。

    “还装?老三,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都这份上了还要装?上午你是回家了,昨晚呢?昨天一晚上你回哪里去了?”许自强这猥琐的笑容,是个男人都懂。

    “昨晚?昨晚我在学校外面的屋子里过夜,当时太晚了,就没回宿舍,这怎么了?”秦飞在学校外面有套房子,许自强和黎盛,他们还去过。

    “是啊是啊,没回宿舍,过二人世界去了呗!老三行啊,真有你的,动作这么快,这就把大校花泡到手了,这以后见面是不是得改叫弟妹了吧?”许自强一阵挤眉弄眼。

    秦飞终于明白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去你的!满脑袋想些什么龌龊事呢?我和徐大校花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昨天找我,是找我借钱。”

    “编!继续编!徐大校花要借钱还用得着问你借?昨天可有人看见了,秦大小姐是很晚了,宿管阿姨已经准备锁大门了,才被一个男生护送着回到宿舍……你说这男生是谁啊?”

    学校本来就是人多眼杂的地方,而且秦飞昨晚还和潘思淼、孙越打了个照面,这他送徐大校花回宿舍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也不足为奇。

    他只是没想到事情会传的这么快,这才过了多久啊?

    “我是昨晚出去办了点事,刚好碰上徐大校花,就送了送她,和她之间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别去乱传。”秦飞倒是不在乎这点风言风语,只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了,有损人家女孩子的名声。

    看得出徐大校花对他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起码能算得上朋友了,要是因为这些流言蜚语对他保持距离和刻意疏远了,这岂不是白白躺枪?

    “放心放心,哥几个你还信不过吗?自己兄弟知道就行了,不会到处乱传,不过老三你这可是给咱们宿舍争光了啊,连校花都能搞定。”

    “你们真的误会了!”这样的事情就是越描越黑,秦飞苦笑着解释不清,也只能任由他们瞎猜了,不乱传就好……

    大学的课程,多半都有些无聊,下午的课程秦飞听的有点犯困,但奇怪的是以往怎么记也记不住的知识点,今天只要老师讲一遍,他明明在打瞌睡,却都牢牢记住了,黑板上洋洋洒洒写下的公式定理,一目扫过去,就全都懂了。

    入耳则记,过目不忘,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飞总觉得今天的乔老师,似乎对自己格外“关照”,那眼睛时不时就飘了过来……不会是自己和徐梦辰的事情,都传到老师耳朵里了吧?可也不至于这样啊,一个女老师,不用这么八卦吧。

    趁着下课时间,秦飞问了问许自强和黎盛,三人坐在一排。

    “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乔老师好像总往我们这边看?”

    许自强嘿嘿一笑,肯定无误的说道:“错,不是往我们这边看,是在盯着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