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售后区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0本章字数:3056字

    当苏晓生把事情的经过说完,那值班经理已经如筛糠般抖动着,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秦正然的心里也在打鼓,惴惴不安。

    “……”陈贺却没有如众人想象中的一样勃然大怒,难道是秦飞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当然不是这样。

    之前小苏开始讲事情经过的时候,陈贺听了几句,便把之前和他同行的那几人喊了过来。此时,其中一人的脸色十分糟糕的男子,死死的盯着值班经理,仿佛要吃人一般。

    “金老板,你这酒楼还真是好啊!不错,很不错!陈某人进出过的酒楼,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一个重重的“好”字,在此时,远甚几句破口大骂,如铜锣敲响,更直抨人心。这脸色糟糕的男子诚惶诚恐的说道:“是我管理不严,给客人们带来了困扰,万分抱歉!”他不拘身份,当众向秦飞等人鞠了一躬,接着语气一转,冷声说道:“高经理,今天下班……不,不用等下班了,等下你就去财务部把工资结了吧,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老板、老板,我……”这值班经理一脸跟吃了死苍蝇样的表情,懊悔不已。原来陪在陈贺身边的这位金老板,就是一手创立了临飞阁的金世全,也是临飞阁真正的老板。

    只是他的哀求,金世全置若罔闻,偏过了头去,又看着秦正然:“秦少是吧?今天的事情全赖我临飞阁管理疏忽,给你造成了困扰很是抱歉。”

    闻言,秦正然心底松了口气,心想这阵势也不怎么样啊?搞得那么吓人,还以为他要把我也教训一顿呢,结果还不是礼貌道了歉。

    不过这句话才刚刚落下,金世全又开口了,而且腔调也变的冷了很多:“不过你们秦家正在入股临飞阁是不错,但希望你明白一点,临飞阁起码现在还是我金世全的,而不是姓秦!是你老子和我谈了合作,不是我求着你老子入得股!”

    “你……”秦正然神情一滞,有些恼火,但李少、还有哪位来路不明的陈贺都在看着,他有火也不敢发泄,觉得憋屈至极,受到了莫大羞辱,转身走掉了。

    都怪这该死的秦飞,要不是这小杂种,我怎么会受此屈辱。

    金世全有点战战兢兢的目光落在了陈贺的身上,见他沉吟的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才如蒙大赦的松了口气,擦擦额角的细汗。

    这就权力和身份带来的好处,陈贺都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很多时候只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意向,下面自然就有人代劳,把事情办的熨帖。

    当然,这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在金世全的地盘了,给他留了点面子,不然陈贺要是亲自动手的话,可不会这么简单就了结了。

    事情有了个交待,陈贺脸上的冷漠才褪去,又换上了轻笑:“小神医,今天是你生日?”刚刚苏晓生讲述事情经过中,提到了这一点,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突发的意外状况虽然扫兴,不过这生日还是得庆祝……正好金老板替我订了一个包厢,就在楼上,要是小神医不介意,我就借花献佛,替小神医庆祝一下生日怎么样?”

    李通在旁边看了,暗自咋舌,这位“小神医”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面子大到陈叔替他庆祝生日。

    金世全也急忙附和:“是啊,小神……小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移步到楼上的包厢,我也好为了之前的意外,向小先生赔礼一二。”

    苏晓生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这楼上的包厢……看着架势,应该是指的帝王包厢了吧?秦大哥这可是认识了不得了的人物啊!

    不过秦飞已经吃过饭了,虽然不够尽兴,但肚子差不多填饱了,还去吃什么?他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那好吧……”

    金世全有点急,在他看来这是这位小先生不给自己赔礼道歉的机会啊!不过陈贺都这样说了,他可不敢僭越。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这张小卡片,还请小神医一定要收下,就当是陈某的一点心意了,事前准备不周,没有合适的礼品,还请小神医不要介意。”

    看着陈贺把一张黑色的卡片递了上去,还说是“准备不周”,知道这张卡片价值的李通,差点咬断自己舌头!

    而秦飞这次没有拒绝,好歹他也是救了救了陈贺父亲一命,用掉了两枚青灵丹呢,拿这一张“小卡片”也不过分。

    不过真正把卡片接到手里看了眼后,秦飞的表情也发生了微妙变化,诧异的看了陈贺一眼。似乎知道从这张小卡片上秦飞对他的身份有了猜测,陈贺笑着点了点头,这意味着承认。

    这张卡片的造型算不上华丽,但很是精致,卡片像是用某种黑色的宝石制作而成,还镶上了一层金色祥云,中间印着一个LOGO,而紧贴着LOGO的下方,两个流云般的汉字——盛天。

    而在卡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签名——陈贺。

    盛天和陈贺?秦飞虽然不知道陈贺是何许人也,但盛天这两个字……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指的盛天集团,这个在国内首屈一指的庞然大物。

    难怪这临飞阁的老板宁愿对秦正然冷漠,也要替陈贺分忧了。这陈贺看来应该是盛天集团的高层领导,或者……他就是董事长也说不定?

    “老爷子后来得知了事情,一直怪我们做子女的太过狂妄,他想当面向小神医致歉道谢,如果小神医明天抽的出时间,希望能和老爷子见一面,今天就不多打扰小神医了……”

    从包厢下来后,苏晓生等人看秦飞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而秦飞的心思反而在那张黑色的卡片上,不过他不是捡了宝贝般的喜出望外,而是有点无奈。

    这些大人物说话就这个毛病,说一半,藏一半,你把这卡片送给我,倒是跟我说说有什么用啊?看着是像会员卡、贵宾卡之类的东西,但你也得和我说一下,这卡在什么范围内有用啊!

    就这么甩一张卡过来,偏偏还一脸高深莫测“你懂得”的笑容,弄得秦飞都没好意思开口问。不然一句“这卡干啥的”问出来,也显得太掉价了!这要是某宝上的客服是这个态度,就算是个小姐姐,也要给个差评啊。

    “想问什么就问吧。”秦飞也看出了小苏等人的好奇,收起黑色卡片,笑着开口。

    “秦大哥,你是怎么认识那人的?”苏晓生口里的“那人”,谁都知道是在指陈贺。

    一个都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压的秦正然憋屈离去的大人物。

    “运气,他父亲身体出了点状况,我碰巧帮上了点忙。”秦飞轻描淡写的说道。

    有治好苏晓生的前车之鉴,对于秦飞懂点医术的事情,许自强等人并不怀疑,不过对于“小神医”这样的称呼,当成了恭维居多。在他们想来,就算秦飞懂得只是点三角猫的医术,机缘巧合救了陈贺他父亲一名,陈贺也得给足了秦飞面子是不是?再说了,小苏的手术连医生都觉得棘手,秦飞却能搞定,这医术就算不比真正的神医,比一般的医生还是出色。

    “接下来去哪?我可不想回医院里呆着啊!”苏晓生三天的住院观察期还未借助,他能出来,也是借了给秦飞庆生的由头。

    虽然一开始遭遇了酒楼欺客的事情,但后来看着秦正然吃瘪,那经理直接被开除,还是让苏晓生等人都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被影响了的心情也恢复了过来。

    现在时间还早,他可不想这么早就回到住院病房里,虽然是单人豪华病房,但也闷的慌啊!

    “客人,等一下,请等一下……”

    就在一行人思考着有什么好去处的时候,一名酒楼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追了过来,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难道是之前有什么随身物品丢在包厢里了?

    “之前发生了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给五位客人的用餐带来了困扰,十分抱歉,这是我们酒楼的会员卡,就当是一点小小的赔偿。”

    五张金灿灿的会员卡,一人发了一张。

    “卡里有十万的消费余额,还请客人们给我们临飞阁一个机会,下次光临的时候,一定让五位感受到我们临飞阁的精心服务,杜绝不愉快的事情。”

    虽然这十万只能在临飞阁里消费,但以临飞阁的消费水准,这十万不愁花不出去,等于一下子就少了五十万的入账。这当然不是一个酒楼工作人员能做出的决定,而是金世全的弥补措施。

    苏晓生等人把目光投降了秦飞,这会员卡虽然让人眼馋,但他们都清楚,这全靠了秦飞的面子。如果秦飞不收,他们也会和秦飞做出一样的决定。

    不过秦飞没有犹豫的收下了,他们这才喜滋滋的收下。

    殊不知,秦飞完全没考虑这卡该不该收,他只是在想还是这临飞阁的“售后”周全啊,说明白了这卡有什么用,陈贺该好好学习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