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包厢里的一二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1本章字数:3051字

    “叶思璇?”

    看着突然蹦出来,两手叉腰的叶思璇,陈子馨面容上闪过一抹错愕。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思璇看着应该是跟着秦飞一起来的,但陈子馨难以相信,叶思璇怎么会和南城的一个家族弃少产生关联?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应该纠葛到一起。

    “哼哼,我在这里是不是妨碍到你了?”

    “你、你……你胡说!”想到刚刚叶思璇说的那些事情,陈子馨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说道:“你这都是在胡说八道!”

    “都恼羞成怒了还说我是胡说八道?看了就看了,还不敢承认,大色女!变态女!”叶思璇看来是和陈子馨认识,但她完全看不出对陈子馨的身份有所忌惮,当着陈老的面,都有些无所顾忌。

    陈子馨被气的不轻,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叶思璇仿佛一副胜利者的姿势,转眼却换上一副笑脸打招呼。

    “陈爷爷、陈叔、陈姨。”她笑容甜甜的打着招呼,和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颇为讨好。而陈贺夫妻虽然有点错愕,但起码从表面上看不到什么厌色,好像是丝毫不在乎这个笑容甜甜的小姑娘,刚刚是怎么说的自家女儿。

    陈老爷子更是乐呵呵的笑着:“原来小神医说的朋友,就是你这小丫头啊,怎么想着跑到南城玩了?”

    “陈爷爷,我是来执行任务,才不是来玩的。”叶思璇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不是秦飞知道点内情,恐怕就被骗过去了。

    “哦?不错不错,小小年纪就为国家做贡献,我这孙女,是该多向你学习学习。”陈老爷子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不光知道叶思璇的这一层身份,更有点庆幸叶思璇的到来。

    他诚意满满的想和秦飞见面道谢,又怎么会让秦飞难堪呢?他之前说的都是真心实话,馨儿在他身边呆的久了,虽然品行不坏,但难免有点眼高手低,这刁蛮的性子,也该磨一磨了。

    陈老爷子想到了孙女会不满,但实际上呢,陈子馨的反应比他想的还要强烈一点。他不会让秦飞下不了台,而陈子馨再怎么说也是他最亲近的孙女,在没犯什么原则性错误前,不好太过苛责。

    这样一来,他反倒有点两难了,好在叶思璇的突然杀出,算是替他解了围。这么一圈下来,刚刚还凝重的气氛顿时就变了,变成了两个小丫头间的各自看不顺眼,针锋相对。

    大概是叶思璇口里抛出来的料太猛,秦飞目瞪口呆,就是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不过看着叶思璇和陈老一家人和和睦睦亲亲热热,仿佛她才是陈家亲孙女,也就能够体会到为啥陈子馨会满脸憋屈之色了。

    这种憋屈,想必大家都有过,也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丫头,听说你现在是组织里年轻一辈的小天才?”

    “那里那里,陈爷爷过奖了,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呢。”

    “当初你爹妈他们还不放心你,反对你加入,按照陈爷爷的意思啊,年轻一辈的孩子,就该有你这样的觉悟才对,比起那些还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小屁孩们,你这才算是长大懂事了啊,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

    “我没有陈爷爷你说的那么好啦,平日里也就是跟着在前辈们的身后,到处瞎跑跑,不求有功,只要不惹出麻烦就心满意足了,长点见识就好。”

    陈老爷子亲切的拉着叶思璇的小手,一阵嘘寒问暖,言辞中透露出浓浓的关心,而秦飞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陈子馨好像浑身都不对劲了,那眉毛扭来扭去,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最后干脆瞪着面前桌上空空的碗,只等上菜,只差捂住了耳朵。

    可这还没完。

    “不过丫头啊,你也二十来岁了,有没有看上那家的有为青年啊?别怕害羞,陈爷爷亲自去给你说媒。”以陈老爷子的身份,去谁家里不是蓬荜生辉?更别说是亲自说媒了,又是牵的叶思璇这丫头,这泱泱华夏,估计没几家会拒绝这桩美事了。

    叶思璇这时候笑脸上才露出一丝尴尬,什么叫也二十岁了?我才二十岁好不好!以我这条件又不愁嫁,陈爷爷你怎么说的我像个大龄剩女一样啊。

    这时候陈贺的妻子笑吟吟的接话道:“爸,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追思璇的年轻人可多了去了,都排着队等她挑一个满意的呢,那还用去说媒?”说着还瞥了了自己女儿,那眼神好似在说。

    “看看别人家的丫头这么优秀,咋自己这女儿就没这么好呢?这一比啊,就比出差距咯,还不学学人家,这小嘴儿多会说话。”

    我一定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陈子馨万般纠结的情绪,最后在心里化成了这样一句话。叶思璇这臭丫头有人追,我就没人要了吗?挤破头的青年俊杰每年不知道多少,你们不能选择性无视掉啊!

    陈家和叶家是世交,她和叶思璇从小就认识了,两人都是豪门千金的身份,难免被人拿来作为比较,久而久之,她也就和叶思璇较上劲了,什么事儿都要分一个高下出来。

    当然,现在看来这种小女孩间的好胜心,更多的或许只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虚荣心在作祟罢了,长大后也没太当回事。但从小就争锋相对走过来的两女,互相拌嘴呛声都成习惯了,那这么容易改过来?总之,多少都有点互相看不顺眼。

    但有值得一提的一点是,不光陈家人总喜欢与人说叶思璇多么多么好,而叶家人也时常觉得要是叶思璇是自家的闺女那该多棒。反正就是两家长辈,都更喜欢对方家的姑娘,恨不得做一个互换才好。

    秦飞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只觉得看陈子馨在叶思璇这里连续吃瘪,心情很是不错。这刁蛮丫头,冲着我有脾气?哼哼,还不是被叶思璇给整的没脾气了,他觉得这一趟把叶思璇带过来,还真的是带对了!

    饭菜早就是预先准备好了的,人齐了后吩咐一声就可以上菜了,很快就一一端了上来,那是满桌的珍馐,天上飞、海里游、路上跑,三味都有。

    “小神医就当是在自己家吃饭,可千万不要拘谨。”

    “一定一定。”秦飞笑着点了点头,但笑容有点勉强。

    不勉强才怪了,也不知道陈老爷子是怎么想的,他的座位在叶思璇和陈子馨的中间?两女偶尔目光交汇一下,那眼中仿佛迸出火花与电流,随时会爆炸一样,让夹在中间的他,备受煎熬。

    他有种坐在炸药库边上吃饭的危机感,如坐针毡啊!

    “吃这个,这个好吃。”叶思璇说着,就夹了一块肥美的鱼肉到了秦飞的碗里。

    “……”叶思璇见到她这样做,沉默不语,但抖动了一下的眉梢,还是体现了内心的不平静,对秦飞这个劣迹斑斑的男人,更是几乎将厌恶流露在了表面上,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

    在隔壁的包厢里,这时候也有一桌饭局,桌上的菜肴很是简单,都是点家常小菜,很少会有人来了海天一色,还点这些,够不够包厢的最低消费,都是个问题。

    吃饭的人也很少,就四个人。

    不过要是有熟悉南城领导班子的人看到了,定然要大吃一惊。

    这四个人是谁?

    市委书记,康达州。

    市长,范博。

    常务副市长,葛亮海。

    这三个人几乎就是南城官场上的权威了,一系列的政策和项目实施,也少不了这三人的参与和审批。

    在南城,三人就算不摆官威,这身份也在这里,谁不郑重对待?但这跺跺脚能让南城抖三抖的三人,此刻在这饭桌上,不光是作为陪同,还都有些小心谨慎,大气不敢喘。

    “……新的房地产政策,已经要落实下来了,南城的房价,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但这一次是下了决心要整治了,我会跟进死盯,杜绝意外和反弹。”

    康、范、葛三人闻言,一齐点头。

    包厢里,此刻只听的到他说话和动筷子的声音。

    “说说看,这次风声放出去后,秦家那边有什么反应?”

    “秦临峰前段时间新购了一处地皮,准备开发。”

    听到康达州的汇报,他不轻不重的敲了下桌子,哼了声说道:“这秦临峰还真是有恃无恐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见他不悦,康达州和范博都望向了葛亮海,在三人间,一向是葛亮海和秦家走的比较近。

    葛亮海说道:“这秦家在南城扎根已久,远比苏、李、彭三家在南城的关系网还要更加复杂,不好轻举妄动啊。”

    “也是,秦家那位老爷子是位了不起的老人,从前就为国家做过不少贡献了,他发家致富,也是富足了一方水土,带头建设国家。”他带你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但紧接着话锋一转。

    “但是看看这秦临峰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暴力拆迁、克扣工资、偷税漏税……哼,他手里的秦家,简直是南城最大的毒瘤,再不打一打,他真以为就没人管的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