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人精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1本章字数:3119字

    树活久,人活精。

    别看陈老爷子年纪大了,实际上精明着呢,如果秦飞只是治好了他的身体,救回了一条命。他对秦飞会心存感激,但不至于此。

    可当时的情况下,秦飞被心直口快的孙女污蔑,负气而走,却把“仙丹”留了下来,事后没有过问,没有主动索要过任何的赔偿与报酬。

    这样的秉性就难得可贵了。

    陈老爷子活了一辈子,利用一切条件和可能来巴结、套近乎的精明人见的多了,如秦飞这种淡泊名利的人,虽然不是见所未见,但放眼当下,已经不多了,是个可交之人。

    更难得的是,如果是从未享受过富贵的人,或许还能清淡一生,但如秦飞这种出身富贵,又经历了剧变被逐出家门。有这样大起大落的经历,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性,就更加可贵了。

    不要疑惑陈老爷子为什么知道秦飞的过去,连陈子馨都能查到的事情他会不知晓吗?以他的身份,就算不去刻意调查,也会有人主动把这些告知于他,而且比陈子馨查的到更为详实,看事情的角度也会更全面。

    比如三年前,直接导致秦飞被逐出家门,被陈子馨贴上变态标签的那件事情。陈老爷子就从中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也是从这件事情之后,秦兴刚才真正的把大权交到了秦临峰的手上。

    要知道自古以来,权力交接都意味着一场动荡,上至天子家,难免见血,下到小作坊,也不见得就没有勾心斗角。在这个节骨眼发生的事情,让这位一生走来看过、见过、目睹过许多的老人,心里有些猜测和想法……

    作为陈家这一代最受老爷子喜欢的小辈,陈子馨的性子是有些刁蛮和任性,但这不等于愚蠢。

    如果陈老爷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还不懂,那就是枉费了跟在陈老爷子这么多年的所见所闻了。

    她看着和叶思璇有说有笑的秦飞,眉头不由的皱起了,这两人似乎很谈得来?

    最了解你的不一定是朋友,也可以是整天和你作对的人。陈子馨和叶思璇的关系,大概就能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相处的不怎么融洽的多年好友。

    叶思璇行事跳脱,往往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来是孟浪和冲动,但陈子馨了解她,知道她是一个多么聪慧和狡黠的人。

    想骗到她,让她吃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和她从小争到大的叶思璇,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秦飞?

    如果只是现在看起来,这个男人相貌算不上帅气,但清秀干净,不算特别开朗阳光,但也没带着什么容易让人厌恶的气质和举止。

    可只要一想到听闻中那些秦飞过去做过的恶行,陈子馨就忍不住生出厌恶的情绪……

    “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再说一遍?”

    看着小脸微红,带着羞恼瞪了自己一眼的叶思璇,秦飞陷入呆滞,他听清了,只是怕自己听错引起天大的误会,才让她重说一遍。

    这些,都是因为她刚刚小声呓语的一句话。

    我鼓起了这么大的勇气才豁出去了,你竟然说没听清?叶思璇咬了咬牙,小声的重复道:“我问你,既然你医术这么好,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丰……”

    这次,后面的话秦飞是真的没听清了,因为一道更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飞!”

    “谁啊?瞎喊什么呢?”

    此时,该吃的都差不多吃完了,任国平见到了陈老爷子还治好了腿,皆大欢喜。陈老爷子在和任国平聊着什么,大概是谈起了往事,任国平眼眶都有点湿润,而叶思璇便把秦飞拉到了一旁问关于他医术的事情。

    这才知道原来秦飞不光是懂医术,医术还这么高!陈老爷子的旧伤,她也是知道的,遍寻了许多名医圣手,要么束手无策,要么效果甚微。难怪陈爷爷对秦飞是这样的态度了, 这可是真正的神医啊。

    于是叶思璇就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只是有点羞于启齿。

    说了一遍,没听清。

    这说第二遍,正到关键的地方,却被人打断了。

    她有点儿恼羞成怒,回头一看,只见是陈子馨走了过来,美目中多出些疑惑之色。她这是要找秦飞?

    秦飞也有些奇怪,他能感觉到陈子馨对自己的不喜欢。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种话,一般都是自己问自己,但陈子馨却直接对着秦飞说了出来。

    她和秦飞的距离不超过半米,深深蹙起的秀眉蕴含着深深的疑惑,美眸中也如同染上了一层迷雾的色泽,里面有好奇,也有怀疑,更多的却是茫然。

    秦飞愣了下,笑了出来。

    “我?我是个男人啊。”

    其实比起陈子馨的这句话,秦飞更在意的还是叶思璇的问题。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男人啊。

    回到家中,秦飞还是难掩疑惑,眼神不由得往叶思璇胸口瞄去。不是什么纯粹的欣赏目光,也不是淫荡不堪……只是他有些好奇。

    叶思璇是个觉醒者,这些细小的动作,或许正常人察觉不到,但她那会感受不出来?有点儿面红耳赤,格外懊恼:“你这眼睛往那儿看呢?”

    早知道会这样,她干脆就不说出那个“大胆的想法”了。

    “你之前是说,想要……丰胸?”秦飞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叶思璇耳根子都红彤彤的了,就算这是她自己的想法,也向秦飞说了出来。但就这么被问到,还是太难堪了。

    “怎……怎么不行啊?女孩子爱美有什么错,谁不想大点啊?”

    这话虽然说的很实在,就算是男孩还是女孩,有几个不希望女孩的这个部位大一些?但秦飞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再笑我打你了啊!”叶思璇挥舞了粉嫩但决不软弱的小拳头,秦飞急忙捂住嘴,但却还是掩不住笑容。

    “抱歉,我……我只是,哈哈哈。”

    恼羞成怒的叶思璇柳眉一竖,玉腿一抬带着风声,凌厉的一脚直接踢了出去。

    这要是普通人,被踢中这一脚,非得半天下不来床。

    但秦飞虽然未觉醒,身体素质奇高,也正是知道这一点,叶思璇才会踢出这看似凌厉的一脚,实际上已经留了余地。

    不过她可能是忘记了,今天穿的是裙子。

    抬腿踢向秦飞的同时,也把裙下风光暴露无疑。

    这一脚的速度很快,如果换了其他人匆匆一瞥可能还看不清,但秦飞疑似在觉醒前就掌握了的异能是什么?类似子弹时间一样的效果啊。

    在叶思璇踢出这一脚的时候,他就下意识的开启了这个异能,本能的抬手格挡。

    可紧接着,他就愣住了,连格挡都忘记了。

    这抹裙底的白色……白色蕾丝小内裤?

    砰——

    “哎呦!”

    秦飞被一脚踹翻在地,而叶思璇也知道了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满脸羞恼的放下掀飞的裙子,那眼神几乎喷火,仿佛要把秦飞吃掉。

    “谁准你看了的!色狼,怪不得子馨姐说你是变态!真是活该!”

    “你自己摆在了我眼前了,也没说让我不看啊!”

    秦飞躺在了地上,揉了揉有点疼的胸口,觉得十分冤枉。男人本色,本来就色,或许有男人经得起诱惑,是因为给了时间让理智去压制欲望,但就这么瞥一眼,完全是几乎本能的动作,理智都来不及发挥作用啊。

    “你还敢说!”叶思璇娇怒不已,冲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秦飞完全招架不住,连声求饶。

    “喂喂喂!够了啊,疼啊……啊啊,你这一脚我差点断子绝孙了啊太狠了吧?脸……别,别打脸啊,我靠脸吃饭的懂不懂?”

    但无论秦飞怎么喊痛,叶思璇就是不留手。

    现在连一品觉醒都不算的他,还是和初次见面一样,眼睛能更得上叶思璇的速度,但身体跟不上。

    不过他也从中发现了一个问题,抛开速度的差距,其实自己和叶思璇的力量差距也不大,但就是招架不住她的攻击。

    起初,秦飞觉得是叶思璇的攻击太快了,如暴雨梨花,让人没有闲暇,一溃就溃到底了。但随后他才觉得不仅仅是这么简单,但要他说出不简单的地方在那里,却又说不出来。

    他只是有这种感觉。

    而一溃到底的结果,也证明他的感觉应该没错。

    一只粉白娇嫩的拳头,带起可怕的劲风,停在了秦飞鼻梁前一寸的地方。

    如果这一拳下去,秦飞恐怕是要鼻血狂流了。但小拳头慢悠悠的移开了,露出叶思璇笑嘻嘻的俏丽脸蛋。

    “发现问题啦?”她收手,笑吟吟的望着秦飞,有点儿小小的得意之色。

    “你这悟性不赖嘛,这么快就发现了问题。”

    闻言,秦飞的疑惑更浓了,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挡不住你的攻击?”

    “你猜为什么?”叶思璇背着双手,笑着问道。

    秦飞想了一下,回答:“因为你是一品,我还没觉醒?”

    “猜错了呦!”叶思璇竖起一个白嫩葱芽儿般的指头,轻轻摇了摇了,然后打了个电话,对那头的人说了三言两语后,挂断了电话。

    “等她来了,你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没等上多久,有人敲门,秦飞开门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是你?”他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