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训练方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1本章字数:3030字

    国家异能事件处理局?

    秦飞愣了下,不过很快释然了。既然有觉醒者和超自然的异能,那么存在这种鲜为人知的官方机构才合情合理。

    就像是警察相对于普通民众,觉醒者这个群体里要是没有人来维持秩序,恐怕这个社会也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不过“九州”这个名字是从哪儿得来的?他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所幸叶思璇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很快就笑着问道:“秦飞,你想不想学啊?”

    “学什么?”秦飞微微一愣后,反应过来,讶然道:“是学武术吗?”他眼前一亮,不说每个男孩都有过的武侠梦,之前那一场异能者间的战斗,也让他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

    以陈子馨的身手,就能以常人之躯,挑战叶思璇这种一品觉醒者了。那是要自己也能学会功夫,就算不到陈子馨的境界,能学点名堂出来,起码面对等闲的一品觉醒者也不用怕了吧?说不准,再遇上二品觉醒者,也会有一战之力了。

    “呼哧……还说是武术呢?按照我们的话来说,这叫强化系训练。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虽然这方面我不如子馨姐,但教教你这个小菜鸟还是绰绰有余了。”叶思璇这说的是实话。

    “再问你一遍,想不想学啊?”

    觉醒者的异能主要有三大体系:精神系、强化系、能力系。

    并不是说一个异能者只能选择其中一个系发展,但绝大多数,都会选择其中一个作为主要发展方向,分一个主次出来。

    不过叶思璇掌握的“镜花”异能比较特殊,是一种很罕见异能,通常都归类到精神系,但也有种说法不能将镜花草率的归入到某一个系中,而应该是精神与能力双系。

    她现在主要培养的方向就是精神系,做的训练也大部分和这方面有关。

    而其中强化系的训练是最简单明了和传播最广的——说的直白点,就是锻炼身体。不过真正的觉醒者,锻炼的方式和量级,明显与普通人锻炼身体会有天差地别。

    而所谓武术……或者按照一些人的说法叫做古武术,便是由无数先人前辈,在那个还没系统化的觉醒者训练方式的年代中,总结出来的开拓之法,不光有攻伐招式,更能达到强健己身的效果。其中甚至不乏能锤炼精神与能力的奇术,但更多的还是归类到强化系下面。

    小到隔壁的老爷爷到楼下打一套太极拳,大到针对性的单人体能与格斗训练,其实都是在做强化系的训练,只是效率高低和强度的区别。

    像秦飞这种,能有双鱼玉佩无时无刻不在滋养身体的觉醒者毕竟是少数。实际上除了强化系的觉醒者,在觉醒的时候,对体力、力量这些肉身素质的增幅并不大,这就直接促成了三系的觉醒者,都要做强化系的训练来增强己身。

    不然就算你是精神系或能力系的高手,可自身身体素质太低了,跑几步就累的气喘吁吁,这还得了?当然,这也是打个极端比喻,除了极少部分的个例,在一两次觉醒后就算不是强化系的觉醒者,身体素质也会远超出正常人水准,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跑几步就累着了。

    如果陈子馨有朝一日觉醒的话,她十有八九就是标准的强化系异能者,而且因为从小苦练,基础特别雄厚,底子扎实,实力也不容小觑。

    以陈子馨在强化系的造诣,除了没真正觉醒外,是叶思璇拍马也赶不上的。但她也经历过强化系训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至少拿来教教秦飞这个菜鸟,绰绰有余。

    “想学啊,当然想学!”秦飞点头如捣蒜,而叶思璇一脸计划得逞的笑容还没完呢,半途杀出个程咬金。

    “你想做强化系的训练?我可以教你。”

    两人同时一怔,呆呆的看着说出这番话的陈子馨。

    这个陈子馨,不会是假的,被人调包了吧?她会这么好心?还是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秦飞忍不住从窗户眺望……呃,日正当头,判断不出来。

    叶思璇更是撅起小嘴不满的嚷嚷道:“子馨姐,你这不够仁义啊,怎么能抢我的生意啊?不行不行。”她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但秦飞又不傻,陈子馨在未觉醒的状态下,揍他比叶思璇揍他还干脆利落。

    这孰优孰劣,一下子就判断出来了啊!

    只是……秦飞还是犹豫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陈子馨理都没理叶思璇的嚷嚷,看到秦飞的犹豫之色,也不强求,淡然说道:“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走了。”

    她干脆利落,一点犹豫都不带,转身就要走,秦飞心里一紧,脱口喊出:“等下!”

    陈子馨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秦飞。

    “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呃……”他稍稍犹豫过后,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凡事都有代价,他不觉得陈子馨会无缘无故的白白帮助自己,就算不说是有所图谋,也至少是有附带条件的吧。

    “我陈子馨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吝啬小气的人吗?你救了我爷爷,我教你做强化系训练, 这也没什么。”她轻声说着,但双眸中却涌现出一阵异样的色彩,接着说道:“你要是觉得这样对我不公平,那么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三年前你们秦家发生的那件事情吗?”

    “三年前的事情?”秦飞微微一怔后说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就如同秦兴刚不喜欢人提起这件事情,他本人也有些排斥。

    不是因为这段过去的不光彩,而是背后隐藏的黑暗与丑陋,让人作呕,在受害者身上留下的伤疤,这一辈子恐怕都难以痊愈。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她面露认真之色,补充道:“我想知道真相。”

    “真相?”秦飞摇了摇头:“真相就和你听说过的一样,只不过你所不齿的那件事情,是被人一手策划出来,事情发生后还在背后推波助澜,把影响最大化。”

    当利益驱使下的恶念,一齐涌向秦飞,当时年少荒唐且无知的他,丝毫没有察觉这些藏在暗处的阴险诡诈,毁了她,也毁了自己。整件事情唯一的受益者,也只有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了。

    “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大白于天下,揪出幕后黑手?”

    陈子馨的这个问题,在秦飞的耳朵里有些幼稚和天真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在经历这些之前,秦飞不也幼稚的可怜吗?

    “我一个被秦飞逐出家门的弃少,人微言轻,谁会听我的?”秦飞自嘲的笑了笑,蓦然眼神变的无比复杂起来,低声说道:“真相……不愿意真相大白的可不仅仅是幕后黑手,有时候为了利益和生存,舍弃掉一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那怕是昧着良心。”

    陈子馨似乎懂了,但又有些茫然。陈家虽然也是豪门望族,但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很难理解究竟是怎么样的恶念,才会一手酝酿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件。

    “这个答案,你满意吗?”秦飞苦涩的笑了笑,更细节上的一些东西,他不想去说了, 说的越多,更让人齿冷心寒。

    陈子馨沉默了一阵后,点头说道:“你想什么时候开始做强化系训练?”

    “越快越好。”

    “行,那我回去准备些东西,有空就来找你。”

    说完这些,陈子馨就先离开了。而秦飞长出了一口气,发现叶思璇这小姑娘正痴痴的望着自己。

    难道是被自己刚刚流露出的忧郁气质吸引到了?他很不要脸的想着,轻轻咳了咳两下,故作深沉的说道:“放心,这些事情我早就习惯了,我没事,不用你来安慰。”

    这眼神有点儿骚包,带着七分忧郁气质,只是这里面几成是真几成是惺惺作态,就只有他自己内心晓得了。

    “谁要安慰你了?”叶思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有奶就是娘,要不是有我指点你,你那里知道这些?屁颠屁颠就跟着子馨姐去学了,真没节操!”

    秦飞面色尴尬,仔细想想这样做是有那么点不地道。不过眼见叶思璇这稚嫩小脸上老大的不满之情下,分明还有其他的一层意味在里面。

    他想了想,明悟过来,主动说道:“说吧,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忙?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义不容辞。”

    叶思璇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明显殷勤过头了,回味一番,分明是在等自己上钩,只不过没想到在最后关头,被陈子馨横插了一脚,自己咬了陈子馨的“钩子”。

    “你说我还能要你帮什么忙?”叶思璇哼哼两声,头却微微低了下去,有些羞赧之色。而秦飞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分明是落在了那含苞待放的酥胸上。

    “你不会真的想丰……丰胸吧?”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个姑娘家还啰嗦?”叶思璇都已经羞红了脸,强撑镇定说道:“你就说,有没有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