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赌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1本章字数:3163字

    这蔡泉,以前秦飞和他打交道的时候,无不是笑脸陪着,虽然虚伪,但态度极好,一口一个秦大少,没有半点二话。

    哪像现在,同样是笑容,同样是秦大少,但分明是多了不一样的含义。

    嘲弄。

    人情冷暖,最是能教人成长,好在秦飞早已经习惯了这些,轻描淡写的扫了蔡泉一眼,不为所动。

    不过眼下的主角另有其人,蔡泉也没功夫再去和一个身上榨不出几两油水的弃少纠缠。

    “怎么样啊李少,这个条件足够了吧?”蔡泉满脸的笑容。这循循善诱的嘴脸,就像是赌场里专门放高利贷的那一些人。

    李通在犹豫。

    虽然他身为景程珠宝的少当家,但这不意味着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他也需要做出成绩,交一张满意的答卷,才能在日后从父亲手上接过大位的时候,不落人闲话。

    而这次的玉石大会,他是主要的负责人,也是在考察他的能力。

    景程珠宝在南城的销量一直不温不火,在地点选在这里他是深思熟虑过了的。只要能借这次大会,打开在南城的局面,这就是一份足以让人闭嘴的成绩了。

    南城最大的玉石珠宝经销商就是福大全,在他的考量中,想到过会遇上来自福大全的刁难。但没想到会这么赤裸裸、血淋淋。

    他相信孔老的赌石本领,但既然有一个赌字,就难言必胜的把握。

    其实从风险角度来说,这已经是以小博大了。景程珠宝就算撤出南城,对于商业布局也无关痛痒,本来就没多少销量,而如果赢了,福大全退出之后,南城的玉石珠宝行业就空出了一大块蛋糕,面临重新洗牌。

    而以景程珠宝的底蕴,只要能把握住机会,在南城一举打响招牌的可能性极高。

    输了,无关痛痒。

    赢了,占据市场。

    李通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但……蔡泉会是这么好心的人吗?他就看不出来这个赌约,其实是对自己不利?

    这里面肯定有诈,但他难道就有必胜的把握?

    商人逐利,而李通生在一个商贾家庭,虽然是个大少爷,但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在往一个合格的商人培养,为了日后接手父亲的产业。

    明知有诈又怎么样?只要能利益足够,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主动踏进去啊。

    “行,我和你赌了。”

    “我赢了,你就带着你的福大全撤出南城,我输了,明天我就回家。”

    蔡泉哈哈一笑,李通啊李通,你再精明终究还是太嫩了些,放点饵你就咬了,这下上钩了吧。

    赢?你以为你还能赢?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输的时候可别哭鼻子啊。

    “李少也是爽快人啊,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事关重大,李通也不敢掉以轻心,拉着孔师傅问道:“孔老,你有几成把握?”

    “不好说,五五之数吧。”孔大师傅不敢妄言。

    “如果不行的话……”李通没有继续说下去,瞥了眼一派高人风范的唐装男子,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商人逐利,在这个过程中,耍点手段也未必不可。

    这场赌斗的规则很简单,在相同的价格区间内,各自挑选一块原石,谁的原石解出来,里面的料子总价更高,谁就胜出。

    “在一堆石王里挑出好料,算不得什么本事,不如我们就在这些边角料里面挑怎么样?”唐装男子信步走到都是些边角料的原石小山堆面前,孔师傅纠结了一下,找不到合适的拒绝理由,也只好开始在一堆边角料中搜寻可能出绿的原石。

    这个过程很枯燥,就看着两人对着一块块石头,左摸右瞧,只是那专心致志的样子,就好像是在抚摸情人的面庞。

    解石师傅还是之前那一位,他大概也知道了是什么个情况,有点紧张。而在他的脚边,放着一块坑坑洼洼、黑不溜秋的原石。

    在行家眼中一看,十有八九会被判断为出不了好料的废石。

    正是秦飞之前挑的那一块。

    有了孔师傅出手,暂时就没秦飞挑的这块原石出场的机会了,抱着块原石一路跟着跑又太麻烦,就先将原石又送到了这位解石师傅的手上。

    一块边角料的原石而已,李通大手一挥直接送给秦飞都不成问题,但秦飞坚持了自己付钱买下。

    现在这块原石已经是秦飞的了,只等他回来的时候,就让这位解石师傅切开。只是眼下看来解这块原石还得往后推一推了。

    得先等这孔师傅和唐装男子比完。

    唐装男子伸手在一块原石上轻轻敲了两下,又掂了掂,满意的点了点头,而秦飞却看到他的那双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说是白光也不够贴切,因为这更像是雾气,如拂晓透过林间的光晕。

    这种情况,与他先前在叶思璇和那隐身男的身上遇到过,只要两人施展异能,身上在异能直接起到作用的部位就会染上特殊的光泽。

    这个唐装男子,竟然也是觉醒者?秦飞感到一阵错愕,不过如果是这样也就解释的通了,这唐装男子的异能大概和自己有相同的效果,都能直接判断出原石内的料子好坏。

    这就像打游戏开了外挂,让别人怎么玩?

    难怪之前赌石,没一个人能赢的了他,每一块被他相中的原石,基本都出了绿。李通看似镇定的神情下,分明有一丝紧张,而蔡泉却好似胜券在握胸有成竹,自信都写到了脸上。

    看来他应该是知道唐装男子有这样的本事。

    形势不妙啊,这异能傍身,李通这边岂不是要输?但叶思璇昨天知道他是个名副其实的菜鸟之后,给他普及过了一些关于觉醒者的基本守则或者说是国异局对华夏境内觉醒者定制的规矩。

    其中有一条,觉醒者不允许用异能干涉普通人之间的事情。

    唐装男子这样做,算不算违反了这一条规定?

    恰好,当秦飞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叶思璇的时候,她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只见她精致的眉宇淡淡的皱着,像是三月的溪水泛起了清波。

    “这人是觉醒者?”她小声的问道。觉醒者在使用异能的时候,会比较容易被感知到,而叶思璇是主修精神系的异能者,感知力比较强,虽然这唐装男子使用异能的波动很微弱,依旧没能彻底瞒过她的感知。。

    她猜到了秦飞的异能恐怕和感知或者探测其他觉醒者和异能有关,所以才向他询问。

    “应该是的。”秦飞点了点头,补充一句:“这样做,不违反你们国异局的规定吗?他这算是用异能干涉普通人间的事情了吧?”

    “算是能这样算,但只是这种程度的话,通常我们不会去管。”叶思璇摇了摇头,虽然说是这么说,但谁都喜欢做投机取巧的事情,既然有异能,为什么不去用呢?占小便宜的心里,是谁都有的。

    大奸大恶的坏事,不是谁都做的出来,但这种鸡毛蒜皮无伤大雅的小事情,用一下异能替自己谋利又有何妨?这样的事情,只要没触碰到底线,也就是没威胁到社会安危与稳定,国异局大多都不会去管。

    这样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被迫的无奈之举,因为这样做的觉醒者绝不在少数,真要抓起来,一石激起千层浪不说,本就人事资源紧张的国异局,每天也不用去管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了,专门抓这些犯了小事的觉醒者就行了。

    要知道,国异局的日常任务,往往都是和异能者犯罪有关,几条人命在里面都算轻的了,重则有那个疯子要颠覆世界都不夸张。

    和这些真正犯下滔天大罪的人比起来,国异局对于这些用异能“投机取巧”的觉醒者,也就只能采取彼此心照不宣的态度了。

    秦飞想想也是,事有轻重缓急,总不能为了芝麻屁大的小事,耽误了拯救世界的大事。

    不过这唐装老者有异能在身,这位孔大掌眼就算资历再老,再精于赌石,这先天的差距难以逾越,八成是没戏了。

    二十来分钟后,当两人都挑好了原石,解石师傅一刻也不敢耽搁的现场解石。

    先切的是孔师傅选的原石。

    不过不等解石师傅动手,孔师傅已经上前一步:“我自己来切。”他怕这解石师傅下刀不够精准,损到其内的料子,不如自己亲自动手。

    至于李通提过的小手段,他最后还是没有用到。孔探大半辈子都与石头打着交道,有自己的自负与傲骨,不屑这样做。

    而且他这次精挑细选,选到的这块原石很不错,也不知道是那个掌眼看走了眼,竟然丢到了边角料堆里,要是被他知道了,定要好好训斥一番。

    在这个时候,孔师傅信心满满,不认为自己会输。

    他亲自操刀解石机器,解石技术比解石师傅只好不差,在机器嗡鸣中,石衣顺利切开。

    “出绿了!”

    李通大喜,这块料子以他的眼光来看,其实只能算是一般,但在这些边角料中就是十足的好料了。也不知道是那个掌眼看走了眼?

    这是让人欣喜的事情,不过他却瞧见了蔡泉依旧面带笑容,心情一点都没受此影响,难道他对这唐装男子的信心这么足,能从一堆边角料中,挑出比这品质更高的料子?

    李通不信,但秦飞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声。

    这唐装男子和蔡泉丝毫不为所动,看来这下李通是输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