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内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2本章字数:3167字

    “……送你回家。”

    这是蔡泉之前讽刺李通的话,但没想到话音还在耳边缭绕着呢,又被李通奉还了回来。

    “哼——”

    蔡泉含怒离开后,李通忍不住狂笑了三声,再望向秦飞的时候,眼神已经更加热切。

    “兄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交代了。”这两次的赌局,总共耗时也不超一个小时,但形势急转犹如坐过山车,惊险无比。

    幸亏最后反败为胜了。这趟南城之行,还未过半,但李通的目的,已经比预期的更加提前和圆满的达成。

    接下来只要顺利的接受福大全在南城的市场份额,这趟南城之行就可以完美收官了。

    “客气了,你之前也帮过我,而且我想帮你,也得你相信我,不然这些都是空话。”秦飞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没想太多。

    但言者无心,听着有意,孔探皱了皱眉头,这一句“相信他”怎么总感觉是在指桑骂槐说自己啊?

    他心底还是不信这个年轻人的赌石眼光会这么准,连自己都拍马难及,一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上了。

    “老板,之前是我多嘴了,您这眼光比我之前见过的一些掌眼都高太多了,这块料子比之前这块还好啊!”赌石师傅这时候激动的说道。

    等等,之前这块?

    孔探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解石师傅一共递给了秦飞两块料子,都是翡翠。另外一块的成色虽然算不上极品,但如果是从这对边角料中挑出来的话……

    “这也是你挑的?”

    秦飞笑了笑,还没回答,解石师傅点头如捣蒜,兴奋说道:“是啊,大掌眼!我解石这么多年,切开的原石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这位年轻老板是我见过眼光最好的人了,从这堆边角料中,都能一而再的切出绿来,真是神人啊!”

    孔探身躯一震。这堆料子为什么是只卖八千八一块?是边角料只是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被认为出好料的可能性极低。

    如他之前挑中的那一块,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碰运气的成份更大。而秦飞挑中一块,可以说是运气,这接连撞中两次,这可就不仅仅是一句运气能够解释清楚的了。

    看着明明年纪轻轻,却有这份能耐,却不骄不躁、云淡风轻的秦飞,孔师傅心中徒增感慨。这一手赌石本领技惊四座,但这份心性更是难得啊,想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还恃才傲物,不可一世,惭愧!惭愧啊!

    “小先生大才,孔某人自愧不如。”孔探朝着秦飞深深一礼,心服口服了。他不如的不仅仅是赌石本领,更是为人处世的沉稳。

    孔探这突然的举动,震惊了李通。要知道,这位大掌眼,在玉石界资历高深,就连他父亲都是以礼相待,对他这个少东家不过保持着基本礼仪,竟然会被一个年轻人折服?

    李通不由的望向秦飞,他明明比自己都年轻几岁,但却比自己更加从容,脸上的笑意是真切的,也是平淡。

    看来他能被陈贺看好,不是没有理由的呀。

    但秦飞还不知道自己在两人眼中的形象发生了改变,他看着这两坨翡翠……没错,是坨。

    这未雕琢的翡翠原石,用坨来形容比较贴切。

    秦飞有些为难,这该怎么处理呢?东西是好东西,但他拿着回去也没什么用啊,难道摆在客厅里当观赏性石头吗?但这样的高雅兴致与他的生活习惯不符,只会觉得怪占地方。

    这时候,他想到了李通,试探着问道:“李少,这翡翠你收不收?”

    既然他是做玉石生意的,这东西应该会收购的吧?价格合适,当场卖了算了,不然在他手上,也和破石头没什么区别。

    “收,当然收!”别人的李通不一定收,但秦飞有这个意向,他能不收吗?而且价格必须得实惠啊。

    “你看你是这两块全要出手还是?”

    “当然是两……额,就这一块吧,另外一块我自己留着。”

    虽然不知道秦飞留着干什么,但李通没有多问,开了一个很公道的价格,当场转账,钱货两清。

    另一块极品帝王绿的翡翠,秦飞自己留了下来。玉石大会也有专门暂存的地方,等客户逛完自己带走,或者送货上门都行。

    不过秦飞原本是要两块都卖掉的,但叶思璇胳膊肘捅了他两下,朝他微微摇了摇头。虽然他和李通一样不知道自己留下这帝王绿能有什么用,但这趟的不就是让这位小姑奶奶高兴吗?她开心就好。

    接下来,李通热情的带着两人去其他地方逛了一整圈,连会场的一些事情,都推给了其他人去负责,可见他对秦飞的重视程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形形色色展柜上摆了不少的首饰,或大气或精美……有腰包臌胀的富商,当场一掷十几万,替身边的美艳女子购置了一枚冰种玉镯,只是这玉镯色泽温润,如小家碧玉,和她那气质一点都不般配。

    虽然参加到大会中的,不乏有钱人,但这豪掷十几万的魄力和财力,就不是人人都有的了,惹来一阵艳羡。

    不过叶思璇却始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左瞧瞧又看看,但却任何一件都像是看不上眼样的,没有流露出购买欲。李通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提议道:“内场还有一处小型卖场,一起去看看?”

    “好,麻烦你带路了。”反正来都来了,去看看也无妨。

    玉石大会分外场和内场,这外场是只要你知道大会地点,都能逛的地方,而内场就只有受邀请的贵宾,或者身价足够的大佬才能踏入了。

    进入内场的门有专门的保安把守,之前那豪掷十几万的富商携着美艳女子要进去,但却被拦了下来。

    “凭什么不给进啊?看不起人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男人从牙缝里扣点出来,都够你们花一辈子了,识相的就快点……”那美艳女子不依不饶的呵斥着保安,但这一左一右两名保安就跟雕塑似的一动不动,看上去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美艳女子是胸大无脑,飞扬跋扈,可怜这中年富商着实捏了一把冷汗,急忙把她拉走。我的姑奶奶啊,这可是景程珠宝的场子,他在南城也算有点头脸,但尚且入不了一流,那敢在景程珠宝的场子闹事啊?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秦飞等人来的时候,正巧和二人擦肩而过。美艳女子见这三个年轻人也要进去,想到自己先前的遭遇,心里有点不平衡,干脆停了下来,看这三人是怎么如自己一样碰壁的。

    可其他人没请帖进不去,李通这个少东家还能被拦下来吗?两名保安一见是少东家来了,纷纷让到一侧,恭敬无比,没有任何阻拦。

    这美艳女子当即就傻了眼,尤其是想到刚刚三人中那个青春漂亮的小姑娘,更是愤愤不平了起来。

    凭什么她一个人可以吊着两个年少多金的帅哥,我就只能陪着这恶心的中年大叔了?真是不公平!

    ……

    这内场本身的范围就比外场小,李通说是小型卖场,还真不是谦虚,拢共看去就那么大的地方。

    不过规模小,不等于档次就低了,恰恰相反,这里走的才是高端路线。

    物以稀为贵,不过以景程珠宝的实力,这种价格不菲的玉石制品,一次拿出了百来件。

    “这里的玉石制品一共有一百零八件,从戒指、手镯、项链、耳坠、链子……一应俱全,不客气的说,这些首饰就算比不上世界顶级的首饰,但放在任何场合,都不会落伍。”李通如数家珍的说着。

    这里最便宜的也是将近百万的价格,最贵的几件,达到了千万的天价。虽然外面的石王也是百万千万的高价,但要知道石王是原石,只要不垮,里面出个好料,找个大师雕几件甚至十几件价值连城的首饰都不是问题。

    至于成品的价格究竟怎么样,除了用料,对于大师的手艺要求也是很有讲究的了。

    可也不知道是叶思璇的眼光太高呢,还是她对这些本就没什么兴趣,看来看去都有些兴致缺缺,反而是秦飞在一件首饰前停留了下来。

    那是一条玛瑙手链。

    七彩的玛瑙,用一条似乎是银制的链子串起,很是漂亮。

    但秦飞的关注点却没在玛瑙上,而是那条链子。

    链子上,灿烂的金光交错相融,夺目但却不刺眼,给人以温暖。

    这……又是什么?

    秦飞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这双眼睛,和以前是不一样了。

    但白色的代表异能,绿色是翡翠品质好坏,这金色又是什么?

    不过看看价格,一百二十八万,秦飞一下子就坐蜡了。他想把这玛瑙手链买回去研究下,但这价格不是他现在能承受的,除非把仅有的一点能晶点数兑换成百万现金还差不多。

    “秦飞,你怎么在这儿?”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秦飞顺着声音望过去,没想到在这儿还能碰到认识的人。

    只是认识的人,不是熟人,也算不上朋友。

    南城知名大少,副市长家的公子,葛红杰。

    他信步走来,看到了秦飞身边的叶思璇,微微愣了下,接着露出笑容:“不错啊,这么快就找到新目标了?不过你大可放心,只要你不去接近徐梦辰,我就不会将你怎么样。”

    明显他误会了,以为秦飞是禁不住他的威胁,放弃了徐梦辰,转投了叶思璇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