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任老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2本章字数:3236字

    “小杰,你也在这里?”

    葛亮海看到自己儿子在场,似乎有些意外。而葛红杰也目露惑色,老爹这是玩的那一出?自己不是告诉过他要来参加这玉石大会的吗?

    就算公务忙,也不至于忙到这都忘记了吧。

    只见葛亮海笑了笑,又对身边的那人小声说道:“任老哥让你见笑了,这是我儿子葛红杰,您要是不介意,叫一声小杰就行了。”

    接着他又看到了秦飞,认出了这位曾经的秦家大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葛亮海皱了皱眉头,秦家这几年行事太过了,现在已经被任书记盯上,处在风口浪尖还不自知。这秦飞虽然被赶出了秦家,但谁知道不久后清算的时候,会不会被牵扯其中?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想再和秦家的任何人扯上关系了,以前走得近那也是因为公事需要,不得不和秦家走的近点。

    “任老哥”可就在他身边,这万一被误会了可就糟糕了。

    “小杰,你过来下。”葛亮海想起了自己这个儿子以前可是时常和秦飞玩到一块儿,有些不放心的把他喊了过来。

    担心他现在还不识时务的和秦飞这个注定下场凄凉的弃少搅和到一起,引火烧身。

    “你离秦飞远点,不要和他有什么往来,听到没有?”他有点担心,自己儿子和秦飞都在这内场,不会是约好了一块来的吧?

    葛红杰觉得好笑道:“爸,我和他能有什么往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三年前就被秦家赶出了家门。都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了,怎么可能玩到一块?”

    见儿子是这样的态度,葛亮海松了一口气。他平常公务繁忙,对儿子管教不严,就怕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听自己劝告犯浑,惹火烧身啊。

    既然玩不到一块,那就最好。

    他又将葛红杰拉到了面前,笑着说道:“小杰啊,这是你任伯伯。”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但能让自己老爹这么客气的,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不能得罪了,葛红杰格外乖巧老实的说道:“任伯伯,您好。”

    “嗯。”不过对方的反应很冷淡,只是嗯了一声,点了下头。

    这任老哥,自然就是任国平。他的兴趣爱好不多,玉石是其中之一,这不听说办了了个玉石大会,忙里偷闲的过来看看。

    偶遇葛亮海儿子的事情,说是偶遇,但到底怎么回事儿,其实任国平心里门儿清。不过为人父者,想着为自己儿子铺路,倒也是人之常情,能够理解,不至于生气。

    不知任国平身份,习惯了被人奉承的葛红杰见他这不爱搭理自己的样子,有些不悦,心想就算你来头大,但我爹怎么说都是副市长,我一番热诚,就换回来这个反应?

    热脸贴个冷屁股的尴尬,葛红杰已经有很久没遇到过了。

    “爹,这人谁啊,架子摆这么大?”

    听到自己儿子这样问,可把葛亮海吓了一跳,急的都想一把将这兔崽子的嘴给捂住了。

    “你快给我闭嘴,胡说八道什么?这可是省委……”

    省委后面的两个字还没出来,却听见有人喊道:“任书记?”

    葛亮海愣住了,没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认出了这位任书记?可别自己这边忙活来忙活去,反倒是给他人作嫁衣和任书记搭上关系了啊。

    只是很快,他就明白这样的顾虑是多疑的了。

    因为人家根本不需要利用偶遇和任书记搭上关系,应该是一早就彼此认识了,不然任书记怎么会在他差异的眼神中,快步走过去呢?

    这……这莫非还是什么大人物?任书记竟然还走的这么急?葛亮海心里开始打鼓了,南城还有这样的人物他怎么不知道?

    他拉住自己儿子,问道:“这人你认不认识?”他指的便是刚刚喊出任书记的年轻人,正是李通。

    “爹,他好像是这儿的老板吧,一个做玉石生意的,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葛红杰想到自己刚刚对李通间可谈不上友好,还发生了些摩擦,这心里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这儿的老板?”葛亮海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就是李通吧?景程珠宝的少东家,难怪能和任书记认识。”

    不过以景程珠宝的规模,和省委书记认识,这不足为奇。但任书记是何等人物,别说是少东家了,就算景程珠宝的大老板来了,也不用这么急着过去吧?站原地等着,等着对方走过来见自己,这才符合身份。

    可就算葛亮海百思不得其解,事实就在眼前。连任书记都急着走过去了,他怎么好意思托大在原地站着?正要跟过去,但才走到一半,却猛然呆住。

    只听见任书记朗声笑道:“秦神医别来无恙,你也喜欢玉石吗?”这语气热诚,听不出任何的隔阂,像是多年老友。

    葛亮海傻了眼,别说是被一个“嗯”一个点头就应付过去的葛红杰了,就算是他,也还没曾见过任书记这样亲近随和的一面。

    神医?秦神医?难道最近南城出了个姓秦的神医吗?我怎么不知道?葛亮海带着疑惑望去,接着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半拍,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这……这不是自己眼花了吧?任书记口里的秦神医,是指的秦飞这个被秦家逐出家门的纨绔?

    这很不可思议,但真正就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爸……这,这位任伯伯,不会、不会是省委书记吧?”葛红杰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他爹口里说出了省委二字,而这李通又喊出了书记,加上老爹对他的态度,由不得他不这样想。

    任国平的身份,葛亮海本就想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点醒儿子,见他自己猜了出来,便点头承认了。只是见这任书记竟然喊秦飞称作神医,还相谈甚欢,这两人的关系,不可谓是不亲密了,他心里的滋味说不出的怪异。

    就像是把酸甜苦辣的调味瓶都打翻在了一起,好生憋闷。

    任书记啊任书记,你不是说要惩治秦家吗?怎么自己反倒和这秦家的大少爷关系要好?这让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出来面对秦家了啊。

    难道在任书记的眼里,秦飞是秦飞,秦家是秦家,两者没有直接关系?

    葛亮海寻思了一下,也只有这个可能性最高了,可他很快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连忙拉过儿子,严肃问道:“你老实和我说,你和秦飞间没什么冲突吧?”

    刚刚还担心儿子和秦飞沆瀣一气,惹祸上身。现在又怕儿子得罪了秦飞,这前后的矛盾的态度,很是世故。但葛亮海没办法不做出这样的改变,谁让这位任老哥不按常理出牌,明明说好的要整治秦家,却又和秦家的前大少关系密切呢?

    这要是在游戏里,简直是坑队友啊。

    “这、这个……应该,应该没什么冲突吧。”葛红杰小腿肚子都有点发软,支支吾吾的说道。

    一个被秦家逐出家门的弃少,原以为他没有任何靠山了,谁知道他不仅有靠山,还比以前更大。竟然和省委书记攀上了关系?虽然不知道这关系怎么攀上的,但看省委书记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他在省委书记心中的分量不一般啊,都不是普通朋友可以比拟的。

    这省委书记是什么级别的大人物?随便说一两句话,别说他吃不消了,就连他父亲都要够呛。要是真因为自己和秦飞有过节,秦飞再表达出对自己的不满,接着影响到省委书记的态度……这叫什么?就叫坑爹了啊!

    冲突?没冲突才怪了,都抢别人女朋友了。可葛红杰心虚不敢承认,好在葛亮海能坐在副市长的位置上,眼睛就不会瞎,儿子说是没冲突,但这支支吾吾的样子,和此地无银三百两有什么区别?

    但他心里清楚,这也没办法去怪他儿子身上。就算是他,在这之前也怎么都想不到,秦飞竟然能和省委书记结识?别说他早就不是秦家大少了,就算是秦家家主,和市委书记交个朋友还算合理,但再上升到省委的层面,就有些不够资格了。

    “我告诉你,不管你和秦飞有任何冲突,都给我找机会当面道歉!”

    “是、是是。”葛红杰点头如捣蒜,他也是怕极了。

    生在官宦家庭,他耳濡目染的知道官海沉浮的残酷。如果他父亲下台了,他会怎么样?人走茶凉,只余落魄,想想三年前刚刚被逐出秦家的秦飞,那每个和他有过纠纷仇怨的人都恨不得落井下石,吐他一脸口水到的凄凉下场就知道了。

    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秦飞。

    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有秦飞这样的好运在落魄之后还能结识上大贵人。

    原本打算跟着任书记一起过去的葛亮海,见自己儿子和秦飞存在冲突,便驻足不前停了下来,宁愿当个小透明都比拉到仇恨要好。他严厉的瞪了儿子一眼,而葛红杰像是霜打的茄子,悻悻然的站在父亲身后,时不时偷瞄和省委书记有说有笑的秦飞一眼,内心很是震惊和哀怨。

    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啊,不带这样玩的啊!要是你早说认识省委书记,我那儿还敢撬你秦大少的墙角啊?

    任国平发现了葛亮海的异样,不过人精如他,一看这对父子的样子,就大概猜到了这对父子应该是和秦神医存在摩擦。不过既然秦神医没有提出来,他也就佯作没看出来好了。

    毕竟葛亮海这个人,虽然房价压不下去,但这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弊病,也怪不得他一个人身上。而在其他政务方面,葛亮海倒是无愧副市长的职位,做的还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