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当然是做丫鬟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2本章字数:3036字

    “疼啊子馨姐!”秦飞揉了揉有点发红的脑门儿,有点儿委屈。明明都已经觉醒了,怎么还是打不过陈子馨?

    “瞧把你嘚瑟的,觉个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啦?”叶思璇觉得自己再不刷点存在感, 这两人是不是就当自己不存在了?还子馨姐子馨姐,喊的这么亲密!

    之前两个人不还是水火不容的嘛?什么时候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了?

    可怜的秦飞,丝毫不知道自己就是随着叶思璇一起喊的子馨姐,反倒惹得叶思璇不高兴了。

    “别人子馨姐是苦修了十几年才有今天的境界,你这点半桶水也好意思挑战别人?是不是啊子馨姐!”她说着,眉眼一挑,扫向了陈子馨。话是褒义,但眼神中怎么看都带着丝丝缕缕的挑衅。

    但陈子馨一脸风轻云淡,仿佛没有看到叶思璇的挑衅眼神,默默看了看时间,说道:“差不多了,秦飞我们走吧”

    走?去哪儿?

    不光是叶思璇疑惑,就连秦飞也没反应过来。

    “我爷爷的手术。”

    秦飞这才想起来,要不是陈子馨提醒,他都快忘了这件事情了。陈子馨转身就向门外走去,而秦飞紧紧跟上,看的叶思璇是不忿的跺了跺脚,小嘴一撅,还是只能跟了上去。

    搞什么啊!一直以来在针锋相对的过程中,都是我占优势啊,怎么感觉这问题围绕到秦飞身上,接连失利的就是自己了?这太不正常了!

    一定是因为这个秦飞见色忘友,处处偏袒陈子馨。这个陈子馨有那点好了?不就胸大点!除了这点还有那点好的?这些个臭男人,就只会看大的吗?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都是哄人的话!骗子!

    另一边,在一间摆设、装修都如出一辙的房屋里。

    窗帘半遮,温润的阳光洒落进来,将整个客厅渲染上了一层金色。客厅里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她呼吸轻缓静到了极点,从背影看过去,如同睡着了,但一对新月般的眉毛下的黑色眸子,美丽动人,连眨都不曾眨过一下。

    这一对美眸,正注视着门的方向,似乎能透过门,看到门后的世界。

    她穿着居家裙,却娉娉袅袅美若凡仙。细嫩白皙的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如玉般精润的脚趾间夹着拖鞋,随着大长腿的摆动,轻轻晃动着,如同秋千。柔顺如瀑的秀发披肩而下,被吹进来的微风拨动着,轻柔而宁静,乱了光尘。

    “初次觉醒了吗?”眉毛挑动了一下,这一瞬间,她似乎要站了起来,但又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眉头皱的更深了一点,坐了回去。

    “比预期的时间早了点,不过……也好。”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她听到了开门关门声音传到了耳边,当脚步声也随之消失后。她垂落了眉头,眯着双眼,伴随着她的起身,如夜色般的黑暗,似墨般扩散开来……

    陈老爷子的手术是由薛老神医亲自主刀,过程十分顺利,那枚在陈老爷子身体内留存了数十年的子弹,终于取了出来。斑驳的子弹外壳,都被鲜血染成了一层暗红色。

    这颗埋在老爷子身体里的定时炸弹,终于宣告拆除,最高兴的当然就要属老爷子的子女陈贺和陈子馨等人了。就连陈贺也忍不住在手术宣告成功的时候喜形于色,陈子馨的眼眶都有点泛红。

    “秦飞,谢谢你!”陈子馨知道,薛老神医的医术高超固然重要,但秦飞拿出来的那两枚“仙丹”才是重中之重,不然以自己爷爷的身体状况,经历这样高风险和高强度的手术,至少有七成的可能走不下手术台。

    “没事,我也就是举手之劳。”秦飞心底也有点感慨,拿出青灵丹的时候,他可没想过这病人的身份和来历,这下倒算是自己结识了贵人。

    对于陈子馨这个小姑娘,起初还觉得她蛮横不讲理,现在想想,不过是关心则乱,倒是自己把别人想的太差劲了些。

    虽然手术成功,但还是需要在医院观察一阵,确保没有任何的后遗症或者不良反应才行,陈老爷子在病房里休息,秦飞见没自己什么事,正要告辞,但陈贺却找他有点事情。

    为了不打扰陈老爷子的休息,两人来到了过道走廊上。

    陈贺有点尴尬的轻声说道:“小神医,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当时插手临飞阁把秦家踏入餐饮业的这第一步硬生生给打回去的时候,他没想到,这秦家,就是小神医所在的秦家。

    秦家在南城是能呼风唤雨,但盛天集团是横跨华夏,远涉海外的金融航母,那里是秦家这个连割据一方都算不上的家族集团能够阻挡的?以他的手段,别说是把秦家挡在餐饮业的门外,就算让秦家经营许久的房地产生意关门大吉,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小神医也是秦家的人,虽然秦家和小神医间有不可磨灭的隔阂,甚至把小神医逐了出去。但秦家,到底是生他养他的地方,闹的再大,有这血脉牵连,也不过是家事,轮不到他陈贺一个“外人”插手。

    老于世故的陈贺知道,这次反倒是自己唐突了,还好及时发现,不然真把秦家整垮了,这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谁知道小神医对秦家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秦家啊……”秦飞陷入了沉思。

    对于陈贺的能量,他通过摸到的冰山一角,也可见大概。对付一个秦家,的确是不费吹灰吃力。说来也是可笑,秦家这个百年家族的命运,此刻竟然掌握在了他的手里。

    回想起三年前遭遇的对待和经历,要说他心里没有怨恨和愤怒,那是连自己都骗。可心里有怨有怒,就能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报复了吗?报复起来很简单,只要他现在一句话,陈贺全力施为,秦家就算当时不垮,恐怕也再抬不起头来。

    但之后呢?仇者痛,亲者就快了吗?三年前的事情,无论表象还是真相都天怒人怨,但五年前呢?十三年前呢?他难道不是在秦家长大的?爷爷对他不够溺爱?

    到底是一家人……这一家人间,捆绑与束缚太多了,不是一个“逐出家门”就能割断了一切。

    “陈老板,就这样算了吧……如果因为这些,对你造成了损失,我来想办法赔偿怎么样?”秦飞想了一下后说道。

    这是让陈贺罢手,而秦飞对于商业虽然谈不上精通,但也不是完全不懂。这一个项目都已经启动了,突然收手,势必会造成损失。

    不过陈贺做的这些,只是针对秦家,又不是为了赚钱,那会在乎这点损失?笑着摇了摇头:“小神医这话说的可见外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太激进了,就算有什么损失,也是我自己的,怎么能让小神医破费?”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秦飞也不强求,不过他犹豫了一下,真诚问道:“陈老板,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很妇人之仁?”

    闻言,陈贺一愣,接着却笑了出来:“小神医这叫宽仁厚德,胸怀伟岸。”他的笑容,愈发真诚,不吝夸赞之色。

    果断是好,但面对与自己有血脉渊源的家人如果都能落下屠刀。那这已经不仅仅是果断了,而是冷血。冷血无情,无情的人或许强大,但可不适合深交。他也不希望,自己女儿身边会有一个无情的男人。

    这时候,陈老爷子转醒了过来。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但老爷子的身体看起来,远比之前好上许多,双眸熠熠有神。

    “小神医来了啊?”

    薛老神医陪在一旁,而他见秦飞走了进来,笑着打招呼。

    “陈爷爷身体感觉怎么样?”

    “好,非常好!几十年了,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陈老爷子哈哈大笑,这一枚子弹,卡在他的胸口,就如一块顽石,压在了心头上。

    气血不通、呼吸不畅……这些由此引发的问题,困扰了他数十年,今天终于一扫而空,轻松自在,如若新生。

    而在秦飞看来却不仅仅如此,陈老爷子的身体不光是除掉了顽疾,似乎身体还更上了一层楼,不像是耄耋老者,反而年轻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青灵丹难道还是有返老还童的功效?

    “对了,馨儿啊,之前和你提过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陈老爷子忽然开口,笑着对陈子馨说道。

    “啊?爷爷你指的那件事情?”陈子馨疑惑道。

    “你这小女娃,年纪不大,怎么记性比爷爷还差了?”陈老爷子故作嫌色,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当然是让你去给小神医做丫鬟的事情啊。”

    一件事情,提一次,也许是开玩笑,提两次,是兴起在考虑,但当第三次再提起,就代表必须要重视起来了。

    这二十一世纪了还给人去当丫鬟?这怎么听都有荒谬,但当从陈老爷子的嘴里,第三次说出来,谁都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认真真的在商量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