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手术安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2本章字数:3271字

    陈老爷子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恐怕没人能猜到。

    只是最令人想不通的是陈子馨的态度。

    “陈爷爷,您这就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能……”秦飞装作没听得懂,当做是玩笑打着哈哈想糊弄过去。可陈老爷子却不等他把话说完,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小神医啊,馨儿她不是要教你浩云诀吗?给你去当丫鬟,住在你那边,教起来也比较方便,省的她两处跑是不是?”

    这话看似说的合情合理,为了方便。但关键是,陈子馨一个千金大小姐,住他家里当丫鬟算怎么一回事?这传了出去,他不在乎名誉扫地,反正早就声名狼藉了。可正是因为自己名声不好,让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当丫鬟,这不是凭白毁人清白吗?

    就算两人能自证清白,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

    他急忙望向陈子馨,只要我们两个当事人都表态反对了,就算是陈老爷子也没办法强行把自个儿的孙女塞出去做丫鬟吧?可让秦飞大跌眼镜的是,这一次陈子馨竟然没有立刻拒绝,还摆出了一幅在考虑的神情?

    我滴个姐啊!你这是闹哪样啊?上次你爷爷提议的时候,你当场骂我是变态,强烈反对了,这才过了几天啊,怎么就沉默了呢?要站起来反抗不公啊。

    陈老爷子犯糊涂,可你不能跟着犯浑啊!

    秦飞心里呐喊着,可他的心声,明显没有传递到陈子馨身上去。而她露出的虽然只是犹豫之色,但对比起前两次的态度,这样的转变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陈老爷子可是人精儿,要是这都看不出来,这一大把年纪就白活了。

    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逼着馨儿当场表态是不可能的,但有这个转变,就已经够了。

    ……

    “你说这陈老爷子是怎么回事啊,非要把子馨姐塞给我做丫鬟是几个意思?”

    “你问我,我问谁去?”

    “呃……还有子馨姐,她怎么也不反对啊?这对爷孙两个,怎么想的。”

    “我那儿知道!”

    “你说子馨姐她是不是……呃,算了,没什么。”

    从陈老爷子的病房告辞后,秦飞向叶思璇倾诉着心里的纳闷,可叶思璇的表情也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幽怨,冷着一张脸爱答不理。他摸了摸鼻子,识趣的没有问下去,这小姑奶奶怎么又不高兴了?

    两人这时候刚刚出了陈老爷子的病房,还没走出住院楼,这时秦飞听到旁边的医生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争吵的声音。办公室的门没关,他随意瞟了一眼后愣住了。

    这不是徐梦辰的妈妈吗?办公室里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脸都是不耐之色。

    “李医生啊,这手术费不是已经交齐了吗?我们前前后后已经交了十几万快二十万了啊,怎么又要交三万块?这……这我实在拿不出来了,能不能先宽限一段时间?明天先把手术给做了?等周转过来,这钱一定补上。”

    “你当医院是菜市场啊,还讨价还价让你赊账?要你交这三万当然是有原因。医院的医疗资源有限,大把的拿着几十万手术费,排不到手术的病人,他们交了钱都在等,凭什么你们连钱都没交齐就能做手术?”

    “可是李医生……这,我们这不是已经交齐了手术费,可你突然通知我们还要交三万,这一下子实在拿不出来啊。”

    “什么叫我突然通知?是你们自己少交了一个款项,别说的跟我们医院手术费还会临时涨价一样。我们医院,可一向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说到这里,那医生还把腔调拉的很长,斜睨了徐妈妈一眼,不屑道:“你这别是交不起手术费想要医闹吧?我告诉你啊,我这办公室里装了全方位监控,别自讨没趣啊。”

    “李医生啊,你这想到那里去了,我只是、只是……”徐妈妈内心是有苦说不出来,她明明已经缴清了手术费,谁知道这又从那儿多出了整整三万的费用要缴纳?令这个本就因为家中顶梁柱发生意外而陷入胶着困境的家庭雪上加霜,无以为继。

    而这李医生似乎也是良心发现了,开始体谅起徐妈妈的难处,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最近有医疗优惠政策,我看你们既然有困难,我去帮你们申请吧。最大的优惠额度能减免三万,虽然不一定能申请到最大额度,但能减一点是一点吧。”

    “不过这申请打上去后,上面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审批下来,这几天的住院费,能减呢我也给你们减点。不过我们这医院也不是善堂,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其余的得你们自己想办法。”

    这突然的转变,让徐妈妈大喜过望,连连道谢:“谢谢李医生,真是太谢谢您了。”

    “唉,医者父母心,这也是我该做的。”李医生淡淡的点了点头,大度的摆了摆手,一派悬壶济世只为民不图钱财的两袖清风形象。

    “时间也不早了,阿姨你要是没其他的事情也先回去休息吧,我这边也要准备下班了。”

    “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扰李医生了。”

    徐妈妈满怀喜色的离开办公室,嘴里还自顾自的念着:“李医生真是个好人啊,之前是我错怪他了,还以为他是黑心医生……咦,你是秦飞!”

    对于这个雪中送炭的年轻人,徐妈妈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心怀感激记的很清楚。这可能就是她未来的女婿呢,能不记清楚些吗?

    “阿姨你好。”秦飞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叶思璇虽然与徐妈妈不认识,但出于礼貌,也笑着点了个头,清脆的叫了声:“阿姨好。”

    “哎,你好你好……你是?”徐妈妈笑着问道,心里却有点犯嘀咕,这个秦飞怎么身边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娃儿?出于护犊子的母性,她对叶思璇有些警惕了起来。

    这个女娃儿,不是来抢自己女婿的吧?

    “阿姨,这是我朋友。”

    “哦哦哦,原来是秦飞你的朋友啊,你这朋友长的可真水灵。”徐妈妈笑着夸赞道,心里却想着,这是朋友不要紧啊,只要不是女朋友就行了。

    聊了几句后,徐妈妈回病房去照顾徐爸爸了。叶思璇望着徐妈妈离开的背影,眨了两下眼睛,不解的说道:“这个阿姨和你什么关系?我感觉她对我有成见啊。”身为精神系的觉醒者,大多都有用出众的感知能力。

    “感觉错了吧?她是我同学的妈妈,你们以前见过吗?怎么会对你有成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人在这方面天生迟钝些,秦飞没有察觉到异样。

    “以前没见过啊,可能是我多心了吧。”叶思璇也没多想,她总不可能追上去问这位阿姨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吧?不过就在秦飞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她腔调一转,说了一句。

    “那个医生有问题。”叶思璇俏丽的脸蛋上严肃沉凝,没有半点嬉笑或者玩笑之色。当秦飞偏过头望向她的时候,她还慎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隔着一扇门,但门未关紧,飘出来的对话,普通人或许零零散散只能听出个一二,但对于是秦飞和叶思璇而言,已经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要再缴三万的手术费用,恰好优惠政策的力度最高也是三万,只是要等上几天。而且医生开始还有些不耐,后面又这么主动热心。

    这一切凑在一起,是有些过于巧合了。

    而这时候,办公室里又传来了打电话的声音。

    “孙老板啊,你的手术已经排到了,明天直接到医院里来就行……不要紧不要紧,您这啊就是个小手术,当天做完当天走,不碍事……哎呀孙老板你客气了,以后有需要啊,您直接找我……”

    想到银行卡上多出来的一笔钱,李医生心里美不胜收,就调换了一下手术顺序,就能从中赚到两个月的工资,这等美差,傻子才会拒绝呢。

    反正姓徐的那个病人也不是什么等不起的病症,等个几天又不会出事。但这钱可等不了自己啊,就这样换一下,既能给医院创收住院费,还能丰富自己的小金库,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李医生美滋滋的收拾下办公桌,正准备下班了,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进来,把他吓了一跳。

    “你们做什么?有没有礼貌啊连敲门都不会?要看病的话去前台挂号,我已经下班了。”他心里有点发虚,刚刚可在和孙老板通话呢,通话内容没被这两人给听了去吧?要是传开了,可对自己不利啊。

    这进来的一男一女,当然就是秦飞和叶思璇。

    秦飞面色微沉,徐梦辰父亲的手术原本是明天,因为交不起三万的款项被推迟了,而这一转眼,这医生又打电话给什么孙老板,说手术排到了,就在明天。

    这种种巧合累积在一起,要说其中没鬼,谁信?

    “你这是在买卖手术顺序?身为一名医生,你这样做,不觉得有辱身上的白大褂吗?你还有没有医德,有没有良知?”秦飞冷声喝道。

    “胡说八道……你、你谁啊?不要血口喷人啊!”被戳中心底不可告人交易的李医生神色有些躲闪,色厉内插的说道。

    “你说我血口喷人?好啊,你这办公室里不是装了监控吗?你敢不敢把监控调出来,给我们看看你刚刚在和谁通电话,又说了些什么?”

    岂料听秦飞这样一说,这李医生愣了一下,既然还笑了出来。

    “看监控?你们两个以为自己是谁啊?你们有什么权限调看我这里的监控,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们这是在侵犯我的隐私懂吗?再不走,我可要喊保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