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胆破吐真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2本章字数:3112字

    秦神医?

    保安们迷惘不已,顺着方主任所看的方向望过去……呃,方主任口里的神医,就是“劫持”了李大志的人?这是什么神展开啊!

    “你是?”秦飞疑惑的问道。

    “秦神医,是我啊。”这方主任有些儿激动的说道:“五天前的手术室里,我是那场手术的主刀医生,有幸目睹秦神医一手神乎其技的针灸术,一直敬佩不已!”这位神医虽然年轻,但他当时目睹了全过程,仅凭一手针灸术就能把颅内出血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华佗在世也不过如此了吧?不服都不行啊,而且这可是连薛教授都推崇的神医啊!

    “哦,原来是你啊。”秦飞一拍脑袋,这才想起了面前这中年医生是谁。不过李大志还被他提在手里,这样的场面,实在不适合寒暄。

    方主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着被秦飞提在手上的李大志,神情微微有些怪异:“对了秦神医,这是怎么回事?”尊敬秦神医是一码事,但他是这医院的主任,看着自家医院的医生像个小鸡仔样的被人拎在手里,这感觉着实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至于医闹,他是不再提了。这说出去不是搞笑吗?别人自己就是神医了,还要来你这医院闹,能图些什么?钱财?呵呵,你见过几个神医是缺钱的?有这功夫来闹,去给富翁土豪们出个诊,赚的钱不比这多多了。

    “方主任,救我啊!我……我怀疑他精神有问题啊,我正准备下班了,他冲进来就把我堵在了办公室里面,还动手打了我!”李大志哇哇的哭嚎着向方主任求助,一阵添油加醋,把自己往惨了说。

    “胡说!我看你才是精神有问题,得了被害妄想症吧?”岂料被李大志视为救星的方主任听了这话,那才是真正吓了一跳,厉声呵斥。这人是没长眼睛吗?没看到我对秦神医都毕恭毕敬的,还敢说这种话!

    李大志被骂的有些懵,方主任你这到是站在谁那一边的啊?是来救我还是坑我的啊?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最近也没得罪过这位方主任啊。

    有熟人,好说话,这是放在任何地方都说得通的道理。这李大志“宁死”不从,这方主任来了,正好和他说道说道。

    听了秦飞把事情经过复述了一遍,方主任脸色难看:“竟然还有这种事情!”买卖手术的先后顺序,这要是曝光了出去,势必要成为一件大丑闻。

    不过这事关重大,虽然方主任对秦神医保有尊敬,但也不能听信片面之词,沉吟了一会儿,先是让保安疏散了渐渐靠过来的围观人群,然后冷声问道:“李大志,你说说看有没有这回事?我要听你说实话。”

    在方主任审视的目光下,李大志慌了阵脚。但他深深的明白,这种事情只要没有证据,死咬着不承认,就有逃过一劫的可能性,毕竟院方也不愿看到闹出这样的丑闻,多半是能遮就遮,能掩就掩。

    “没有,绝对没有啊方主任!你不能听他瞎说啊,我李大志办事,一向都是按着医院规矩来的,怎么会做出中饱私囊的下作事情?”

    虽然他的神色很是悲愤,如蒙冤诉苦,但方主任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不会被这么三两句话就给忽悠住。不过有一点李大志猜的不错,方主任也得顾虑下医院名誉和影响,就算他心里是相信秦神医,但没有实质证据而李大志又死不承认的前提下,也不好妄下结论。

    可另一方面方主任又知道,这事情不给秦神医一个交代,万一传到了薛教授耳朵里,可够自己喝上一壶了。薛教授虽然不是医院的领导,但在整个江天省乃至华夏医学界都是声明彪炳,在南城更是绝对的权威。

    人脉广袤,虽不在其位,但就算是医院院长,也无法不重视薛教授的态度。

    夹在两方中间的方主任现在有些儿为难,他暗自都有点儿后悔,自个儿那就这么大好奇心,要跑进来看看呢?这个李大志也是,收了红包就收了,态度端正点认个错,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现在死鸭子嘴硬,等下要是被秦神医揪出了狐狸尾巴,我看你怎么收场!

    “方主任,这办公室里有监控的吧?不如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事情经过了。”秦飞提议道。

    方主任一拍大腿,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监控呢?将办公室的电脑打开,调出监控录像。这原本是为了防止医生遭遇医闹格外加装上的设备,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还真是讽刺。

    监控的画面不够清晰,但要辨认出画面中的人是还是不难。在监控里记录着李大志和徐妈妈的谈话。起初徐妈妈苦苦哀求着什么,而李大志起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后面又主动热情的和徐妈妈说了些什么,徐妈妈喜笑颜开的走了,看着像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而徐妈妈前脚刚走,后脚李大志就掏出了手机,眉飞色舞的与人打着一通电话,就是不知道通话内容是什么。之所以没有任何语言的表达,是因为这监控只记录了图像,没有声音,但这前后的异样加上秦飞在旁作解,方主任几乎可以肯定是李大志有问题了。

    “这孙老板是要做什么手术,需要加急到明天?”方主任冷冷的问道。

    闻言,李大志额角滑落一滴冷汗,他强辩说道:“方主任……你,你别听他瞎说啊,我就是和朋友打电话聊了几句。就算是上班,也没规定说连电话都不许打吧?而且当时我都已经是过了下班的点了。”

    “你确定是给你朋友打的电话?不是什么孙老板?”方主任皱紧了眉头。

    “是!”李大志咬牙点头。

    “好,那我这就找人去查一查明天的手术安排。”方主任这是下了狠心了,既然有了证据,他还是不介意挖一挖。不仅仅是看不惯李大志的所作所为,而且这得罪了秦神医就是得罪了薛神医,惹不起啊。

    一听要查手术安排,李大志神色大变。

    “怎么?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方主任斜眼问道,打算再给他一个坦诚的机会。

    “没……没有!方主任,我说了我没做过这种事情,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要查就去查吧!”李大志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咬牙硬说道。

    这下方主任是有点坐蜡了,这李大志嘴巴这么硬,这都不说?他不是没权限查手术安排,也下了决心,但真一项项查下去,影响太大了,要是他自己能坦诚错误,事情就会比较好处理,把影响把控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我来吧。”这时,一直站在角落里,跟个围观群众样默不作声的叶思璇突然站了出来。方主任见她直接走向李大志,原本想拦住她,不过见秦神医似乎和她认识,两人还彼此点了点头,出于对秦神医的尊敬,便束手看这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

    可别是动用私刑之类的暴力手段吧?不过这么娇小柔弱的一个姑娘家,应该不会吧。

    只见叶思璇站在了李大志的面前,神色漠然,轻声说道:“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

    她轻描淡写的扫了李大志一眼,只见刚刚还死鸭子嘴硬的李大志,如遭雷击。瞳孔皱缩之后,恐惧和不安浓郁的如同化作了实质,要从黑色的瞳孔中流淌了出来,他身躯开始微微颤抖,频率越来越高,如筛糠一般。

    神情夸张的几乎扭曲,名为——害怕。

    “别、别……住手啊,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李大志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个被鬼怪故事和窗外雷声吓坏的孩子抱着头,浑身发抖。

    别说是大眼瞪小眼极其失态的方主任等人了,就连秦飞也是长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情况?明明叶思璇什么都没做,充其量就是瞪了李大志一眼,他怎么就跟受了十大酷刑一样,立刻就招供了?刚刚不是还守口如瓶,打死不承认吗?

    这前后态度的转变,明显不正常。

    只不过方主任等人对于这个问题,没有去深究,把原因归结到了可能李大志内心早就在崩溃边缘,只不过恰好被叶思璇给撞上。而重要的是李大志接下来所说的话。

    “是我……都是我!是我收了孙老板的红包,答应明天就给他安排手术。可是……可是明天的手术安排已经排满了,我就只好借口手术费用存在问题,把一名病人的手术拖延几天,调换一下。”

    听到这里,事情已经很明白了,而徐梦辰的父亲,就是这名被李大志选中的病人。秦飞看出了李大志此刻的状态似乎有问必答,于是问了一句:“如果病人的家属立刻缴清了你谎报的手术费用,你该怎么办?”

    “我又不傻,当然是把这笔钱留下来自己用啊,好几万呢!”李大志似乎浑然没察觉到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问题,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孙老板那边你怎么交差呢?”

    “这些手术都是我负责安排,我再另找一个有手术的病人不就行了?总会碰上没钱的。”李大志说这些连脸都不曾红一下,只是脸上的惧色却异常的浓郁,缭绕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