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敬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3本章字数:3329字

    看着徐梦辰主动握住秦飞的手掌,袁丁琪的表情瞬间就像是炸开的烟花,十分精彩。

    “哈哈……那应该是我弄错了吧?我也是听人说的,都是些谣言,当不了真。”她极为勉强的笑着,嘴角的弧度抽搐不止。这叫什么事儿啊?徐梦辰带个男伴就已经难得一见了,谁还猜的到这个男伴,还是谣言中的男主角?

    而且这两人的关系,似乎十分不简单啊。

    难怪一提起秦飞,徐梦辰就释然了呢,原来啊是已经先一步勾搭上,抢先上垒了啊?切,亏得我以为你徐梦辰还真就是不食烟火的仙子了呢,搞半天还不是要跟人抢男人,还是和自己的好姐妹。

    不过嘛,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个秦家的少爷,还是个曾经被逐出家门的纨绔……这下有好戏看了啊。

    袁丁琪目中闪过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除此之外仿佛无事发生过,她依旧作为生日宴会的主角,笑迎八方,看不出半点尴尬。而徐梦辰就没她这么好的城府了,虽然她相信秦飞、相信杜盛,但袁丁琪的这番话,还是如一根刺,鲠在心里。

    只是这刺,隔开的是她与袁丁琪的距离。

    她和袁丁琪其实本来就不是太熟,会喊姐,不过是因为其他人都这样称呼她。这次的生日聚会,也是对方盛情邀请,想到自己之前也求上门找她帮过忙,徐梦辰不大好拒绝。

    “来梦辰,咱们姐妹两个,再喝一杯。”袁丁琪端着的是一杯葡萄酒,酒色酡红,香气醇厚,在玻璃壁上微微荡漾,如染上了一层轻薄的酒红糖衣。

    “丁琪姐我不能喝了,再喝要醉了。”徐梦辰笑着婉拒,虽然客客气气的,称呼也一样,但袁丁琪能够从中感受到一抹疏远,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内心却有些不愉的哼了一声。

    这攀上了豪门高枝啊,底气就是不一样了。她眼神微移,正好秦飞也望向了她,她毫不避讳的抛了个媚眼。就算是弃少,好歹也是豪门的一员吧?都说父子没有隔夜仇,要是能勾搭上他,好像也不错啊……

    高墙后,宅门内,薄了亲,重了利。袁丁琪天真的以为秦飞只是和家里闹了些矛盾,却不知道这高墙宅门中的矛盾和利益息息相关,那有那么多的兄友弟恭,父慈子孝。

    只是才过了不久,就又有人向徐梦辰敬酒,她笑着婉拒,但这人却有些儿不高兴的直皱眉头:“美女,今天是丁琪姐的生日,你不给我们面子没关系,你看丁琪姐喝的这么尽兴总不能扫她兴致吧?”

    偏头一看,袁丁琪正端着一杯酒,自饮自酌仿佛自得其乐,听到这话,虽然没明说什么,但却举着酒杯,对徐梦辰轻笑点了下头。

    我也没明说让你喝,但要是这还不喝,是不是太不懂味儿了?

    徐梦辰顿觉为难了起来,求助似的看向了秦飞,而秦飞放下了筷子,打量着来敬酒的人。

    这气质和打扮,不像是学生。

    “我来陪你喝这一杯怎么样?”秦飞笑吟吟的开口。没预料到竟然会有人出来挡酒,这敬酒的人一愣,目光下意识的往袁丁琪身上撇了过去,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秦飞敏锐捕捉到了。

    少顷,他惋惜的说道:“算了算了,这酒嘛,喝是给面子,不喝我也没办法是不是?这年头不是不许劝酒了嘛,万一出个什么事,我还要负责。唉,现在是连喝酒都不能喝个尽兴咯……”

    他摇头晃脑的端着酒离开。徐梦辰有些气不过,这话里阴阳怪气的是几个意思?不过秦飞按住了她,夹菜到她碗里。

    “吃菜,吃菜,一点小事,别被坏了心情。”

    徐梦辰这才作罢,不过心里已经有了点芥蒂。

    不一会儿,那之前敬酒的男子借故内急要去洗手间,而他刚刚走出了包厢,便掏出了手机。

    “黄少,这情况不对啊,这小妞竟然带了个男的挡酒,恐怕灌不醉了……”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说了些什么,他连连点头,挂掉电话后,又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包厢内,假意夹菜,但同时留了一部分注意力在袁丁琪身上的秦飞,发现她手机响了一声,应该是消息进来了。紧接着她扫了一眼,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笑容依旧。

    不久后,先前敬酒的男子回来了,笑着向袁丁琪打了个招呼,而袁丁琪朝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这一切都落在了秦飞的视线中。

    这个袁丁琪,到底在搞些什么?这时候,袁丁琪放下了筷子,轻笑着说道:“难得聚在一起,等下吃完饭,我请客,大家一起去玩玩怎么样?”身为生日主角的她这样说,在场的又多是她的好友,当然是附和声一片。

    “唔……这个点的话,酒吧还没开门,KTV怎么样?”

    其他人都没意见,不过徐梦辰心里有了芥蒂,想回去了,只是袁丁琪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把拉住她的手,宛如好姐妹般的说道:“梦辰,我可是听说你唱歌在学校里面拿了奖的,等下可要唱几首让姐高兴高兴啊。”

    “丁琪姐,其实我……”

    “怎么?难道是姐什么地方委屈了你了,待不下去?”

    徐梦辰稍有犹豫,袁丁琪便把脸色一板。这话着实让人不好接,不过正所谓打一棒给一个枣,她很快又哎呀一声,如撒娇的对徐梦辰说道:“好妹妹呀,今天是姐生日,你多陪陪姐怎么了?”

    要不是事先知晓,看到这一幕,秦飞都会以为两女是亲姐妹的关系了。只是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想要回去的徐梦辰再开这个口,就更加为难。

    秦飞看出了她的纠结,随手搂过她的肩头,笑说道:“去,怎么不去?既然丁琪姐都邀请了,我们当然要去了。”徐梦辰俏脸一红,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秦飞为什么会替她做下这个决定,总之她不会反对就是了。

    去是真的想去,不过就不是想去唱歌了,秦飞是想看看这个袁丁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然放任她一直活跃在徐梦辰身边,总有些不踏实啊。

    看着秦飞搭在徐梦辰肩头上的手,袁丁琪在背地里冷笑不已。秀恩爱?希望你这位秦大少不光是有出身,还能有点胆魄,别被吓的屁滚尿流,湿了裤子才好。

    袁丁琪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便笑着告诉大家KTV的包厢已经搞定了,直接领着大家奔了过去。

    这家KTV的装潢不错,虽然比不上之前秦飞生日时候去的煌天KTV,但距离吃饭的地儿近,不用走多远,同样在南大周围,是很多南大学生娱乐放松的地方,比起煌天KTV这种消费偏高的场所,反而更适合年轻人一些。

    “……那就谢谢你啦,要不一起来玩下?”

    “不了丁琪姐,生日快乐,祝你玩的开心。”

    难怪袁丁琪不用预定,也能轻松搞到包厢,还是最大几间包厢之一,她的熟人和朋友还真是不少,在这个KTV里都有。

    这个大包厢,别说是坐二十来个人了,就算三四十个也不会觉得挤,啤酒也仿佛不要钱似的,一箱箱的被人搬了进来。

    “丁琪姐,大家才刚刚喝完,这会不会太多了?”一个男生有些咋舌,照这个规模,一人起码得喝个半箱啊。

    虽然是啤的,但刚刚才喝完一轮,这也太多了点。不过袁丁琪娇声说道:“哎呀,我又没让你们喝完,喝多少就是多少呗,大不了打包带走或者存这儿下次来都行呀,不过你一个男子汉,不会说不行吧?”

    在场的大多都是十九二十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被这么一激,那还了得?偏生这个男生其实还是酒量不错的,仿佛要展示什么,砰的一下开了一瓶酒,咕噜咕噜不过几秒钟,就吹了一瓶。

    “哦哦哦!好,厉害!”袁丁琪带头喝彩起来,眉飞色舞。就如同这男生喝完的酒,都是献给她的鲜花一样。

    如此一来,这歌还没开始唱,酒倒是先喝了起来。

    ……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

    一个男生正抱着麦克风声嘶力竭,而秦飞坐在角落冷眼旁观,与包厢里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眼见着这酒都快喝完了,不少人都已经是喝高了,却没见发生什么动静。难道是我自己太多心,疑神疑鬼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突兀的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一个烂醉如泥的人影被扔了进来。只见门口多出了几个男子,个个神色不善,领头的大汉直接怒喝道:“他奶奶的,这个孙子是你们这儿的人?”

    “啊!阿仲,你怎么了阿仲,醒醒啊,你没事吧!”三个人直接从坐位上跳了起来,只见躺在地上那人已经是鼻青脸肿,嘴角还有一丝鲜血,一副惨遭蹂躏的样子。

    “天啊,阿仲你不就去上了个厕所,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其中一人撸起了袖子,大声骂道:“妈的个巴子,打了我兄弟,还敢找上门来,你们找死啊!”

    他朝着那把阿仲丢在地上的领头大汉冲了过去,可领头大汉只是冷哼了一声,他就犹如魔怔了一般顿在原地。

    异能?不,不是,只是说了一句话。

    “找死?在南城惹了黄少,揍一顿已经是轻的了,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找死!”

    “黄……黄少?你、你说的是那个黄少?”

    “南城黄少,还能有那个?就是你心里想的哪一位了。”

    “你、你说的是黄……黄隆阳,黄少?”

    就好像这个名字有多么可怕一样,这刚刚还像是要替兄弟阿仲讨还公道的男子,顿时颓坐在地上,看都不敢去看那领头大汉了。

    而秦飞则在角落里默默眯着眼睛,这个颓然坐地的男子,正是之前向徐梦辰敬过酒的男子,而皮青脸肿、烂醉如泥瘫在地上的阿仲,也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