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狗急跳墙咬了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3本章字数:3507字

    于成亮?煌天KTV的老板?这句话本身没有错。

    但关键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秦飞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出来,听不出任何敬意,就像是在说村东头小卖部的老板叫什么,这就有问题了。

    就好比朱太祖曾经是乞丐出身,但当他登上皇位后,你与人说:“哦,我认识朱元璋啊,他不就是个乞丐吗?”话是没错,但容易引起祸端。

    KTV老板的身份,放在那儿都不算丢人,但于成亮是什么人?他的成就远不是一个KTV老板的头衔能够涵盖的。

    尤其是当这些话从一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要么是懵懂无知,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亮哥一生的辉煌,那是你一个小屁孩能够评价的?身为亮哥心腹手下,猛子哼了一声,以示自己的不喜。

    不过要是因为不怎么恰当,但也不能算错的一句话,就对一个小辈动手,那也太掉他身价,显得没气量了。可只要他这不喜的态度表明了出来,黄隆阳那里还不懂自己该做什么?把脸色一摆,阴沉沉的说道:“小子,祸从口出懂吗?不知道亮哥的身份,就不要乱说。KTV老板?呵呵,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他的神色仿佛在看一个愚昧无知狂妄自大的白痴。

    “于成亮是煌天KTV的老板,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他当天亲口和我说的。”秦飞说道,在旁人看来,他这是天真过了头。

    黄隆阳哈哈大笑,冷声说道:“你说的没错,煌天KTV是亮哥的产业,但你说亮哥亲口和你说的?真是笑死个人,难道你还见过亮哥?”

    秦飞有点担心的是黄隆阳口里的亮哥和自己想的那个走起路来满身肥肉都一颤一颤的亮哥不是同一个人,但既然是煌天KTV的老板,那就没错了啊。他笑了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见过啊,亮哥还说要是我遇上了什么麻烦,可以找他。”

    这话一出,袁丁琪都被吓了一跳。这个家伙……也太不知死活了吧!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自己找死别牵连到我们啊。

    她不信秦飞说的话是真的,别说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弃少了,就算是根正苗红的嫡系少爷又怎么样?亮哥可是上一辈的大人物,在全盛时期听说连南城四大家族都被压了一头,就算如今隐退了,但积威犹在,那里用去搭理这些小辈?

    黄隆阳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反应过来后捧腹大笑:“拜托,吹牛也打打草稿好不好?你还真当自己认识亮哥了?我都快被你活生生笑死了。”

    其他人心里的想法都和黄隆阳以及袁丁琪差不多,觉得这个秦飞是失心疯了,在乱说话。唯有徐梦辰,因为当时也在场,想到了当天那个在煌天KTV里自称是老板的亮哥,那个走起来路来浑身肥肉乱颤的胖子。

    “你不信?你等下……嗯,你看看这个。”

    黄隆阳还在笑着,这时候一张小纸片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张名片。

    名片上赫然醒目的于成亮三个大字,把黄隆阳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瞪大了眼珠子,惊疑不定的眼神在秦飞与名片上来来回回,猖狂的笑容也变得勉强了起来。

    “呵呵……你、你这是唬我的吧?”

    可要说这是唬人,道具也准备的太齐全了点,他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降猛子叔。而猛子其实早在秦飞刚刚拿出名片的时候,眼皮就狂跳了一下。

    名片是什么?对于推销人员来说,这就是一个联系方式,只要碰上了觉得有合作可能或者生意往来的目标,都会留下一张名片,说穿了就是一张留下了个人及所属公司基本信息的纸片,并不值钱。

    但这是对于处于基层的推销人员而言。往往越是身份地位超卓的人,他们的名片,就越是贵重。贵重的不在于名片本身,而是这一张小小的名片背后包含的潜在价值,因为这意味着拿着名片的人和某位大人物搭上了线。

    猛子是于成亮的心腹,清楚的知道亮哥的名片都是随身携带的,而且每次带的数量不多,因为亮哥没有随便遇上一个人,都要发一张名片的习惯。

    而这张名片……应该是真的。

    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怎么会有亮哥的名片?难道他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猛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如果这少年真的和亮哥认识,那就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那么简单了啊。

    名片是真是假?当然是真的,而且是哪天于成亮亲手给的秦飞,他随手放到了钱包里,没想到在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你认识亮哥?”

    见猛子叔开场第一句是这样一句话,黄隆阳脸色剧变。

    “认识也谈不上,但这张名片是亮哥亲手给我的。”秦飞如实说道。

    “可以给我看看吗?”

    从秦飞手上接过名片,猛子愈发确定这张名片是真的了,心情有些沉重了起来。

    而既然名片是真的,就意味着十有八九这个年轻人说的话也都不假——不管他到底和亮哥认不认识,但两人肯定见过,而且亮哥既然把名片给了他,这就意味着是让他碰上了麻烦可以找亮哥。

    而这小小的一张名片,此刻就如一座山压在了黄隆阳的头上,他如丧考批:“猛子叔……我,我真不知道他和亮哥认识啊。”

    猛子知道自己这个侄子是什么尿性,当然相信他这句话。如果早知道这个年轻人和亮哥有关系,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做。

    可眼下一方是结拜兄弟的儿子,一方是持着亮哥名片的人。要说亲近,他肯定和黄隆阳亲近一些,至于秦飞是谁他都不知道。但出来混,就要讲规矩,若是连老大的客人都不尊重,这不是没把老大放在眼里?要反了天啊。

    左右为难的猛子脸色阴晴不定,而黄隆阳心里砰砰砰的打起了鼓,再看向秦飞的时候,眼里已经充斥着畏惧和忌惮,后悔不已。

    这时,秦飞说道:“你之前说,这个包厢太冷清了,你想找人喝酒?”他从酒篮子里找到了一瓶未启封的红酒,又开了一罐啤酒和一小瓶白酒。

    不一会儿,一杯由秦飞亲手调制的特制“鸡尾酒”就出来了,摆在了黄隆阳的面前,他简洁而有力的说道:“喝了它。”

    黄隆阳看着面前这被由啤酒、白酒、红酒倒在一起形成的酒,颜色说不出的诡异,他的表情也变得扭曲了起来,就好像这是赐死他的毒药。他想向猛子叔求助,但却发现猛子叔看着他,但不仅没有替他说话,反而在沉思了半晌后,点了点头。

    猛子叔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我喝掉它吗?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举目无亲的地步,绝望、无助一齐涌了上来。突然他看到了陷入恍惚中的袁丁琪,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奋不顾身的想要抓住。

    “是她,都是她!这一切都是这个贱人做的,是她在挑拨离间,我也是被他坑骗了……”

    突然被拖下了水,袁丁琪脸色一变:“黄隆阳,你发什么疯?你不要血口喷人!”但仓促之中,神色难免有些慌乱,滑稽的如同露出尾巴却不自知的狐狸。

    “我污蔑你?你就是个装模作样的婊子,在外面傍大款,在学校就装女神!你扪心问问自己,这次是不是你在把她往火坑里推?”黄隆阳口中的她,赫然是指的徐梦辰。

    “黄隆阳,你、你疯了!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不就仗着你老爹有点能耐,就真把自己当什么大少爷了,还南城黄少,南大片区第一人?我呸,去你的黄少!”袁丁琪也是急了,破口大骂。

    这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骂了起来,看这架势,大有掐着对方脖子干一架的趋势。而从这些叫骂中,透露出的一些信息,也让徐梦辰有些消化不了,她刚刚还把丁琪姐摆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可这一转眼……这些竟然都是丁琪姐和这个黄少在演对手戏?而自己才是计划中会被坑的最惨的那个人?

    而秦飞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狗咬狗的戏码,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没想到黄隆阳在绝望中,竟然把袁丁琪直接拖下了水?不过这也正好,能够撕下这个女人的伪装。

    待两人骂的差不多了,已经没有在爆料揭短,而是只有污言秽语了,秦飞才咳了一声。这一声很脆很轻,但在其中却蕴含了关于精神力的运用,如果碰上同为觉醒者,可能用途不大,但目标只是两个普通人的话,效果就很明显了。

    只是一声轻咳,但在两人耳中,就如大钟在耳边敲响,齐齐一颤,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畏惧的望向秦飞。

    而秦飞则重新拿了一个空酒杯,把原本的一杯酒,分成了两杯酒,分别摆在了黄隆阳和袁丁琪的身前。

    “不用我多说了吧?”他笑眯眯的说道。

    黄隆阳和袁丁琪两人看着各自面前这被均分成两杯的颜色诡异的酒,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有些难以下口。可想到亮哥的威名,黄隆阳率先咬牙将酒杯端了起来,喝就喝吧,好歹是半杯了,总比之前一杯强……

    可当酒液真正入喉,黄隆阳脸色当即都变了,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下意识的想要吐掉。

    “哎,别吐了,这是我敬你的酒,你难道不喝吗?不给我这个面子?”秦飞慢悠悠的说着,逼得黄隆阳硬是把这口酒咽了下去。

    他第一次觉得酒这么难喝。

    当半杯了酒都下肚后,再也忍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了,哇的一声,当场就吐了一地,他只觉把苦水都吐了出来,难受无比。

    “这是第二次了。”秦飞说了这样一句话,而黄隆阳脸色泛白的点了点头。袁丁琪见黄隆阳半杯酒下肚这么惨,心里惧意更大了,扮起了柔弱,楚楚可怜:“秦少,我、我……”

    “你怎么?”

    “我是无辜啊秦少,我没有……”

    “我信你。”

    袁丁琪面色一喜,但只听秦飞接着说道:“……个鬼!”

    她面色一僵,只见秦飞轻声说道:“喝了它,别让我说第三次……你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我吧?”

    不给面子,她怎么敢?不情不愿的半杯酒下肚,不过还好,她比黄隆阳的酒量似乎更强一些,不仅没有吐出来,还能挤出一个笑脸。虽然脸蛋是长的不错,但此时笑起来,也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