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国异局的邀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3本章字数:3087字

    “你就是秦飞吧?不要紧张,想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或者你们年轻人更喜欢的可乐和雪碧这类饮料?”

    “不、不用……呃,还是可乐吧。”

    “冰镇还是常温?”

    “都行都行。”秦飞笑了笑,有点紧张。

    虽然面前慈眉善目的男子,说话温吞,行事和蔼,但身上那若有若无流露出的气质却仿若深渊,不可测,不可探,不可触犯。

    浑厚如山,渊沉似海。

    而除了这些,秦飞还从叶思璇处得知了对方的身份。

    国异局总局长,纪明远。

    虽然不清楚国异局到底是什么样的机构,但一局局长,这级别想来不会低吧?眼看着对方亲自从一旁的冰柜里拿出了冰镇可乐,秦飞有点儿受宠若惊。

    办公室里一共有四人,除了纪明远和秦飞,便是叶思璇和叶青两女。

    “根据规定,原本这些事情呢,不方便告诉你。但既然叶思璇已经和你说过了,也就干脆和你摊开了说吧,免得你一知半解。”纪明远从抽屉里拿了一张照片给三人过目。

    叶思璇和叶青看完后,秦飞接过,只见照片上,是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子,有些帅气,看上去是来旅游的。但相片的背景,是一片狼藉与硝烟。

    这……这个男子不正是袁禄吗?秦飞愕然的抬起头,而纪明远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笑着说道:“照片里的人正是袁禄。”

    “他于昨日傍晚,袭击了这一处基地,损失不大,但却抢走了一样东西。”

    难怪秦飞被领着进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地方破破烂烂的,当时他还以为是年久失修了,原来是遭到了毁坏,还没来得及修复。

    “不过这被抢走的说是东西,其实也不合适,因为那是一具尸体,就是相片中这人了。”纪明远说到这里,再次拿了一张相片出来。

    相片中是一个男子,秦飞看清后瞳孔骤然一缩,这不正是当时追杀叶思璇的隐身男吗?

    “是不是有些眼熟?”纪明远笑了笑,接着说道:“他叫邓恒,是一名亚裔,隶属于某一个特殊组织……啊,之所以不把这个组织的名字说出来,因为秦飞你在这些事情中,还只能算个外人,不是对你的不信任,只是知道的越多,未必就是好事,明白吗?”

    秦飞点了点头。好奇害死猫,在拥有实力和决心之前,有些事情能不去碰,最好。

    纪明远很欣赏秦飞这样的态度,能够认清自我,难得可贵。他继续说道:“这个邓恒呢,天赋异禀。你和他交过手,应该能感受到他的实力如何吧?年纪轻轻,已经是二品巅峰冲击三品,未来有问鼎六品的可能,假以时日,定然会成为我们国异局的一名大敌。”

    “哦,对了,差点忘了说,他还是袁禄的徒弟,极有可能继承袁禄的‘黑潮’异能。”

    “不过还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现在已经——死了。”纪明远松开手,那张关于邓恒的相片,如一片羽毛飘落而下,正面朝下,盖在了桌上,只留下光秃秃,如一张白纸般的相片背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相片背面好像有些儿透,一眼看过去,似乎能看到正面的景象。不过十分模糊,又是白底,看不出彩色,形如一片惨白,似是遗照。

    秦飞心里头有些堵得慌,发现这位纪局长正笑眯眯如有深意的看着自己。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他……他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他。”

    不是推脱什么责任,也不是要邀功领赏,只是真正到了杀人这个事情上。他总觉得,还是有点不适应,而且,这真的不是他做的。

    纪明远笑了笑,如一只老狐狸:“我知道啊,叶思璇的任务汇报里已经写的一清二楚了,她因为大意暴露了踪迹,招来邓恒的追杀,而在绝境之中,是你出现,与她合力击退了邓恒。”

    “说起来,我还忘了谢谢你。要不是有你救下了这个莽撞的小丫头,她要有个三长两短,叶老爷子可是会冲到总局办公室里找我拼命的啊。”

    他这样说,叶思璇略微有些不乐意了,哼哼说道:“纪局长你放心,等我回去会和我爷爷好好沟通沟通的,保证不让他去骚扰你。”

    对此,纪明远笑了笑不说话,而秦飞有点纳闷了:“既然纪局长你知道原委,为什么那个袁禄他还要找我?”

    “我知道,是因为我相信叶思璇,但袁禄可不会相信她啊。而且叶思璇也是参与者之一,你觉得就算我把这些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袁禄,他是相信的可能性大,还是认为我在替你和叶思璇开脱的可能性大?”纪明远解释道。

    “邓恒的尸体是被南城的警方率先发现的,死在了一处偏僻小巷里。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是你和叶思璇杀了他,但他已经的死前最后接触的人可就是你们两个,又是他要杀你们,你觉得这叫人怎么去想?”

    秦飞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要换了是他在袁禄的位置上,双方处于对立面,怎么可能轻信敌人的三言两语?这嫌疑最大的这两个人,肯定要先找到。

    不过说起这个袁禄,秦飞记得,好像当时叶青称呼他为叛徒。纪明远看出了秦飞的欲言又止,好似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但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遮掩,而是直言不讳的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问这个袁禄和国异局是什么关系?”

    秦飞愣了下,还没来得及表态,却见纪明远看了看时间,随口说道:“哦,正好还有点时间,告诉你也没什么,只要你不往外传就行了,这一点我相信你还是能够做到的吧?”

    “这个袁禄呢,以前正是国异局的成员……不对,应该说他是九州的成员。九州是自我接手之后,才改变名号叫了国异局,而在这之前,都叫九州。而袁禄呢,正是在我接手九州,九州还没改名换姓的这个时间段,脱离了九州。”

    秦飞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纪局长没有说是叛逃,而是脱离。这两个词看似一样,但叛逃直接和叛徒的身份划上了等号,而脱离的话,似乎更倾向于好聚好散的结局?只是叶青对此明显持有不同意见:“局长,您不用为袁禄开脱了,当初他就是背弃了同伴,叛逃出了国异局。”

    纪明远见叶青这样说,悠悠叹了口气:“你这丫头啊……唉,其实袁禄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前辈。”

    “我叶青没有这种背信弃义的前辈!”叶青显得有些激动。

    秦飞的视角望去,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侧脸的线条无疑很美,但除了女性的柔美之外,还拥有一份如钢铁般的坚毅,单单只是将坚强亦或者倔强这类的词用在她身上,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他知道,这个叶青就是龙魂群的“九州驻龙魂大使”,也就是欠了自己S级合金装甲和龙初血的人。S级合金装甲被他暂时置换成了适用性更高的C级合金装甲,但这龙初血……到底是啥?

    秦飞有种预感,这个龙初血,或许里面有个大坑,自己不慎踩了进去。起码他能够感觉到,虽然叶青没有明说过,但对他的态度一直怪怪的,谈不上冷淡,但也够不上亲切,没把他无视,但也没正眼看过他……就好像,是在刻意回避?

    可他回想起昨日叶青长枪在手天下无双的飒爽英姿,不明白这样的巾帼女子,有什么必要竟然要回避自己这个小小的一品觉醒者?在她眼中,自己说好听点是新人,说实在点就是蝼蚁吧。

    纪明远似乎习惯了叶青的态度,无奈的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袁禄以前的确是国异局的人,而正是因此,他了解我们。就算这些年我们的防御设施也经历了更新换代,但让我没能想到的是,袁禄竟然已经是五品巅峰,随时可能觉醒六品境界。”

    “一个知己知彼的的敌人,拥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真的很可怕啊。昨日,他与你们对战的仅仅是一具异能分身,而他的真身你们在相片中也看到了,他来到基地里带走了邓恒的尸体,虽然不能说是毫发无损吧,但也全身而退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和这一处基地因为在华夏腹地,没有设立太强的保护力量有关。而且纪明远是今日上午才来到的这处南城郊外的基地,不然有他坐镇,袁禄十有八九就要在这处基地里折戟了。

    事前谁都没有想到袁禄会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敢闯入国异局的基地,抢走邓恒的尸体。而且从利益的角度来说,虽然死者为大,但说穿了也就是一具尸体而已,也不知道邓恒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是为了什么?

    谜题很多,别说是秦飞了,就算是叶思璇、叶青也想不明白。而纪明远似乎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了,他端着茶杯,老神在在的抿了一口,倏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秦飞啊,你也是一名觉醒者了,又是我们华夏同胞,不知道有没有意向加入我们国异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