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朋友,加入国异局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3本章字数:3598字

    国异局的前身是九州。最初的九州是个管理松散的组织,是由华夏各大家族、宗门等联手建立。而这些家族宗门,也多是围绕着觉醒者为核心组成的势力,为了维护彼此的利益与解决纠纷,才聚拢在一起,颇有点武林盟会的味道。

    九州具体是成立于什么时候,已经无从考究了,但在上个世纪华夏动荡的时期。华夏的觉醒者们,也遭到了外来觉醒者的狙击和残害,也是在那之后,九州这个松散的组织在外部威胁下,变的紧密了起来,并且和国家官方建立起了联系,共同抗击外敌入侵。

    虽然万众一心保家卫国,成功击退了入侵者,但这胜利可得之不易,华夏上上下下,也元气大伤。为了未来发展和谋求稳定,九州在保留独立自主权的同时,也成为了官方机构。

    之后,在一次异能界的动荡中,纪明远几乎是横空出世,以强硬手腕坐上了九州的第一把交椅,之后更是改换了门户,开始在局内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这才有了今天的国家异能事件处理局。

    这就是国异局的前世今生,不算是秘密,叶青和叶思璇两女都知晓这一段过往,而在纪明远口中说出来,虽然他的声音并不悲壮,只是老生常谈的语气。但第一次知道在历史的背后还有这些事情的秦飞,却不由得谱写出了一幕幕的英雄赞歌,他们不求青史留名,只为国、为家、过民,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就在秦飞听的是心潮澎湃,觉得自己也应该加入国异局报效祖国的时候,纪明远的腔调却突然变了,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刹都刹不住了。

    “……按照眼下的情况呢,虽然加入国异局不能过官瘾,但咱们局里的每一个正式员工,都有公务员的编制和相应的福利待遇。”

    “餐补、路费补、高温补这些就不说了,基层员工的平均月薪是一万起步,而每次执行完任务后,也都会可观的报酬。除了五险一金这类常规保险,为了关怀一线的战斗专员,我们局里还特别推出了‘异能危机险’。只要你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因为觉醒者的异能而受到的伤害,都会享有一大笔赔偿和三优治疗的权益。”

    不知不觉被带入了节奏中的秦飞有点发懵,脱口而出的问道:“那个……三优治疗是什么意思?”

    “优惠、优先,以及优良。这也是当初我上任后提出的政策,你觉得怎么样啊?”

    “呃,好……挺好的。”秦飞木讷的点了点头。

    似乎秦飞的肯定,还激起了纪明远的兴致,他眼睛发亮,滔滔不绝的说着,真让人怀疑这个国异局局长,在当上局长之前,究竟是做什么的。看这熟练的业务套路,难道是——保险推销员?

    “唉,青龙哥,你说局长今儿个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是不是吃错药了……”叶思璇小声的嘟囔着,揉了揉脸,颇有些怨念。

    纪局长有必要搞成这样吗?好好一个国异局,给整的像是上门推销保险一样了,还有什么“异能危机险”?我加入局里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过?把光荣的因公负伤说成这样,身为国异局的一员,她听了都有些羞耻啊。

    叶青的神色也有些微恙,可她比叶思璇要慎重,纪局长这么做,或许……有他的深意吧?

    可纪明远像是没察觉到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妥,或者说他才不在乎,继续讲着国异局的一系列福利政策。

    “另外一方面,虽然真实的身份不能在公众面前曝光,但我们局里一向贯彻人性化的管理方针,为了方便员工走亲访友应付三姑六婆,早日找到人生另一半,让父母放下担心,踏踏实实回家过年,我们的员工还会拥有另外一套身份。”

    “这格外的一套身份同样是体制内的公务员,不过比起见不得光的国异局员工,这个身份会保证光鲜亮丽拿的出手。不过呢,这一人不能吃二饷,这仅仅是一套身份而已,虽然是真正存在的,去查,能查到你的名字,但没有实权,也拿不到薪水。”

    “另外现在加入的话,能赶上我们局里一年一度的盛会,与来自华夏各地的年轻人们同台竞技,赢的丰厚的奖品。这一个盛会,旨在培养新生代的强者,我很看好你哦!”

    “顺带一提,我们国异局可不是想加入就能加入的,走常规路线的话,虽然不像考公务员那么百里挑一,但也有一系列的考核,不仅有能力要求,最重要的是三观正。有理想、有抱负,有良心的三有人才,录取率会大大提高……不过我身为局长,这点开后门的权限还是有的,要是你愿意,我这边立刻就安排下去,把你的档案纳入国异局,下午就能报道,明天就能上班。”

    终于说完了,而说了这么多,纪明远有点口干了,喝了口茶后,和蔼可亲的笑问道:“秦飞啊,你觉得咱们国异局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啊?”

    而此时,在秦飞心中,国异局局长那渊渟岳峙、高深莫测的形象已经轰然坍塌,不知为何与咯吱窝里夹着一叠文件袋的保险推销员形象竟然发生了重叠。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那个纪局长啊,你推销的这份保……啊不,你说的关于加入国异局的事情,我是有些心动,但这么大的事情,我、我觉得我得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秦飞干笑着说道。

    如果没有纪明远后面这些话,他说不定头脑一热,就卖身国异局了。但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啊,既然这国异局这么好,为什么纪局长还要整的像是上门推销保险一样呢?这让他想起了网上流传的一句话——“朋友,你知道安利吗?”

    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纪明远笑容不减:“秦飞啊,有些话你别怪我说的太直了,我记得你和你家里人好像还在闹矛盾吧?”

    秦飞笑容一僵,这何止是闹矛盾,说的也太委婉了,都被赶出家门了。不过……这个纪局长,在调查我?

    “不要紧张,我们国异局是国家特殊机构,对于每一个要加入的新人,都会有严谨的考核,这家庭背景,也是不能越过的一环,不然错把敌人奸细给招了进来,可就麻烦大了。”纪局长这可不是在杞人忧天。

    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个大信息时代的基础上,利用奸细、间谍来窃取情报资料,可不是什么稀罕事。就连商业都有间谍,就更别提这些本身存在就是个机密的特殊部门了。

    “不过秉着人性化的方针,员工的困难,就是摆在组织前进路上的栅栏。如果你加入国异局,而且不介意的话,这点小小的家务事,我们国异局也可以出面调节一下,家和万事兴,你也才能好好为国家、为组织、为人民做贡献嘛。”

    这个纪局长还真是体贴……个屁啊!他越这样说,秦飞越觉得里面有诈,怎么听都有种大灰狼在引诱小白兔开门的既视感。

    这天下又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纪局长给自己这么优厚的条件,若是每个人进入国异局的人都一样就罢了,还主动提出可以帮自己跳过考核,今天点头,明天就能来上班?这效率快的,怎么跟电视广告一个样啊。

    虽然知道别人堂堂一局局长犯不着骗自己一个小人物,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纪局长越热情,他越觉得这个邀请的背后不简单啊。都说士为知己者死,但秦飞还没有这样的觉悟。

    见秦飞面色犹豫,纪局长摇头叹气,仿佛是替他惋惜错过了一个好的机会,但别人不肯立刻点头,他也不能按着别人脑袋点头吧?虽然纪明远有这个实力,但对他可不能这样做啊。

    “好吧,秦飞你回去好好想想,国异局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对了,不管你加不加入国异局,在这次的任务中你救下了叶思璇,还引出了袁禄,虽然没能把他留下来,但这也不是你的错。”

    “我们国异局讲究一个论功行赏,不过你还不是我们局里的人,没法给你记录功勋,但其他的一些奖励,还是不能少你这一份的,等下会有人和你联系。”

    没逼着自己当场做出选择,秦飞松了一口气。这国异局好是好,但面对这样一个涉及了觉醒者的组织,加入还是不加入,是一个值得三思而后行的问题。

    想想当时被隐身男追杀的叶思璇,亦或者碰上被类似袁禄的人盯上的情况如果在加入国异局后会成为日常的话,岂不是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里?一个不慎,就万劫不复了。

    各项福利政策是很吸引人,但也要有命去享受啊。

    待秦飞三人离开办公室,只余下了纪明远一人后,他脸上和蔼的笑容消失了,转而变的深沉起来。他缓缓转动着桌上的茶杯,在对面是他拿给秦飞,而秦飞因为紧张与各种情绪,一口都没喝的冰可乐。

    将可乐放回冰柜里,他背对着冰柜与墙形成的一小片黑暗地带。

    “看起来,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你回来了这么多天,还没和他相见吗?”

    这片小小的黑暗涌动了一下,从中走出一个女子。

    她眉若新月,仿佛能带动一片夜色。

    “不去查查你手下到底哪个人是奸细,管我做什么?”

    纪明远笑了笑,给她倒了一杯水,就是再普通不过的白水,既不是茶,也不是咖啡,更非饮料。

    “我有我的打算,倒是你一点都不急吗?据我所知,他最近可接触了不少小姑娘,就连我手下这个叶家的丫头都对他青睐有加,听说陈家的那丫头也和他有纠葛,还有什么南大的校花……”

    随着纪明远细数出这些和秦飞有关系的年轻姑娘,女子新月般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见此,纪明远立刻闭上了嘴,眼珠子一转,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又眉飞色舞的说道:“我懂了,就是他身边的小姑娘太多了,你才没和他见面,对吧?”

    也不知道这是猜对了还是猜错了,从女子的表情看不出答案,她只是淡然的说道:“纪叔,你好歹是个长辈,有点长辈的样子好不好?你知道秦飞他为什么犹豫不加入国异局吗?”

    这个问题,似乎引起了纪明远的兴趣:“为何?”

    “因为你太紧张了,又不是上门推销保险,这么殷勤会被人怀疑非奸即盗。”

    “原来是这样?哎,这人一紧张啊,以前的习惯就冒了出来。”纪明远自嘲的笑了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就是个卖保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