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幕后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3本章字数:3240字

    此时的郭浩是怒发冲冠了,不过他没有一怒为红颜,而是直接被冲昏了头脑,找不着北了。而要是用眼下比较流行的话来形容,那便是——失了智。

    浑然没有意识到,秦飞这一句话里,埋着怎样的坑。

    “哈哈,不信?不信那我们就走着瞧啊!”他牙齿都断了,血往外流,但却恣意的笑着。大概在他看来,秦飞就是一个连自己危险处境都意识不到的可怜虫吧。

    此刻郭浩觉得自己就像是上帝,手上掌握着秦飞的生死,偏偏他自己还不知道……这愚不愚蠢?白不白痴?让他觉得可笑至极。

    可秦飞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对这个大多数人都会嗤之以鼻的威胁,他竟然点了点头,信以为真。

    “我信,我当然信了。”

    郭浩笑容一顿,见秦飞站起身对自己笑了笑,心中油然而生了一股不妙感。

    “所以……毕间就是你找来的?”

    这句话,像是炸弹一样在郭浩脑袋中炸开。

    “你、你……”郭浩颤巍巍的“你”了半天也没“你”一个所以然出来。

    他怎么会知道毕间这个名字?

    难道毕间已经和他打过照面了?可……可不对啊,如果毕间已经动了手,那他怎么还活着?可要是毕间还什么都没做,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这两个问题,就像是无限循环的死胡同,郭浩怎么也想不通……难道毕间失败了?

    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郭浩自己就否决掉了。开什么玩笑,毕间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他可是杀手啊!怎么可能会失败。

    他不信!

    可人啊,往往不信的,或者说不愿意相信的,就是真相。

    “你什么你?你是不是想说,我怎么会知道毕间的?”秦飞的语气很轻,但话音刚刚落下,便骤然暴起,一把扼住了郭浩的脖子。

    郭浩的后脑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可更让他恐惧的是扼住脖子的那只手。他挣扎、拍打,但那只手,就像是钢铁浇筑的一样,纹丝未动!他甚至有种错觉,如果秦飞愿意的话,是不是再用一点力,可以直接把他脖子捏爆?

    这种可怕的想法在心头浮现之后,唯一的作用,便是将恐惧渲染的更加真实,更加彻底和凶猛的瓦解人内心的防线。

    “来啊,我给你个机会,猜一猜我是怎么知道的,要是猜中了,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其实郭浩的心神会崩溃的这么快,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是因为秦飞动用了精神力。

    精神威慑!

    这是精神系觉醒者的小手段,他是从叶思璇那儿学来的。

    当然了,这个小手段也不是万能的,实用是实用,但原理是通过觉醒者强大的精神力,来压迫目标的心神,从而放大心里的负面情绪。换而言之,如果一个人心里没鬼,意志力足够坚强,那么这个小手段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可显然,郭浩不在此列,这一招对他,很有用。

    “你……你,毕间已经找过你了?”郭浩慌张无比的说道。

    “BINGO!回答正确。”秦飞笑着点了点头,就像是在问答节目上的主持人。

    郭浩立刻涌上了一片喜色,急忙说道:“那……那你说了要放过了,是不是可以放走了?”

    “很遗憾,我是说有可能哦,我考虑下,还是决定不放你了。”秦飞悠悠说道:“不过呢,我可以再给你个机会,你猜猜看,现在毕间他怎么样了?”

    郭浩此刻的思维完全是顺着秦飞的话去走,他慌慌张张的说道:“死……死了?”

    这时,郭浩的那些小弟终于反应了过来,老大这是被人掐住脖子摁在地上了啊!自己这些当小弟的怎么能在旁边看戏?

    “操!你他妈的活腻了吧,放开浩哥……”这个叫嚣最凶的抄起啤酒瓶就朝着秦飞的脑门上招呼,可秦飞怎么可能被他给偷袭到?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这人被打的原地转了两圈,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而秦飞顺手抄起了脱手往下掉的酒瓶子,朝着这第二个冲过来的脑门就砸了过去。

    砰——

    酒瓶炸开,人则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只是一个照面,就倒下去了两个人,这战斗力也太可怕了吧?余下的小弟们顿时就慌了,不敢再上前。他们跟着郭浩,只是为了吃香喝辣,又不是真就替他卖命了,这摆明了是上去挨打的活,谁愿意上?上了就是找死啊!

    郭浩起初见小弟们冲了上来,还面露喜色,这下见他们才倒下了两个就缩了回去,心里顿时骂开了,平常一个个叫起来比谁都凶,这个拿刀追着谁砍了几条街,那个废过几个人的手脚筋,这会儿怎么就怂了呢?

    他妈的,原来一个个都是嘴强王者对吧!

    “浩哥啊,你回答的可真棒啊,可惜……答错了。”秦飞此刻的笑容,在郭浩眼里,和恶魔都无二区别了,他浑身不可抑制的发颤起来,这是心神崩溃的体现之一。

    “不……不要杀我,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秦少、秦大少,求求你,别杀我啊!”

    附近的其他食客都在看热闹,店老板似乎想上前劝阻,但被之前给秦飞这桌上菜的服务员拉住,指了指此刻哭的跟死了爹妈样的郭浩,也不知道是说了几句什么,那店老板似乎这才知道了前因后果,低声骂了句:“活该……”之后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了,成为看戏的一员。

    “杀你?我可没打算杀你,我又没钱请杀手,自己动手的话杀了你,我不是还要坐牢?”秦飞说道:“不过我和你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吧?请一个毕间这样的杀手杀我,起码要几十万的酬劳吧,我这一条烂命值几十万?啧啧,我都觉得这价格太高了啊。”

    “不……不是!”郭浩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似乎把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说道:“秦少,不是我……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是有人逼着我这样做的。”

    秦飞瞳孔深处闪过一丝精芒,但却故意不以为然的问道:“逼你,你不是道上的浩哥吗?连亮哥的话都敢违背,谁敢逼你?真的有人在逼你吗?”

    他其实知道郭浩多半没有撒谎,这个郭浩的背后竟然还有人?这样诈他,是秦飞想要看看,到底是谁一直惦记着自己这条命。

    “秦少,你相信我啊,我真的是……”

    这时,秦飞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联系人,没有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喂,曹主任您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曹峰,曹主任,国异局江天省分局的后勤主任。

    “秦飞同志啊,你之前找我问的事儿,已经有眉目了。”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毕间和南城一个叫郭浩的男子在近几日有过来往,他们曾一起出现在一家娱乐场所的包厢里,而根据当时在场的服务员回忆,两人好像是在谈某件正事,交易金额是一百万。”

    “正事是什么不知道,但这服务员到是记得毕间很凶,还说过要让某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郭浩的面前……”

    听到这里,秦飞瞥了眼郭浩,连国异局那边都指向是他了,这下看来无论如何都错不过了。不过国异局的效率可真是高,白天打听的事情,晚上就有了结果了。

    虽然他已经提前一点儿知道了答案,但这最多算是运气好碰上了,国异局可是实打实通过蛛丝马迹调查出来的结果,不能一概而谈。

    “谢谢曹主任,我知道了。”

    “秦飞同志客气了,你可是帮了我们国异局一个不小的忙,这点帮助算什么?再说肃清这些社会不稳定因素,也是我们的分内之事啊。”

    可国异局查出来的事情似乎不至于此,曹峰继续接着说道:“在知道郭浩就是毕间的雇主后,我们立刻对他进行了调查,这一查,还真又查出了问题,他的账户上有一笔汇款的问题很大,源自……”

    而这时,郭浩也呜咽着说出了一个名字,和曹主任在电话中说的恰好是指向了同一个地方。

    挂了电话,秦飞陷入了沉默,半晌后看了眼郭浩,冷声说道:“滚!”

    而在郭浩和他的那帮小弟夹着尾巴跑了后,秦飞苦涩的笑了笑,回过头,却发现顾小玉全程跟个没事人儿样的在那儿优哉游哉的吃着,一整只烤茄子都被她一个人快消灭完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秦飞的视线,她停下了筷子,眉色轻淡:“事情办完了?快来吃吧,等下凉透了,可就不好吃了。”

    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秦飞刚刚与郭浩的冲突,在她眼里,还不如这菜趁热吃来的重要。

    刚刚还心情有点郁闷的秦飞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语,不知道顾小玉这种该算是心态好呢?还是心态好?恩,一定是心态好。

    重要的点,不说三遍不行啊。

    “抱歉了小玉姐,让你看了笑话,没影响到你胃口吧?”

    顾小玉拿筷子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她明眸如藏着一轮弯月,其内倒映着秦飞的面庞。

    “你说什么?”

    被她这样看着,秦飞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惹她不高兴了?难道是因为这一声小玉姐?可天地良心,他只是觉得这样喊起来比较顺口,而且要是喊顾前辈,或者小玉前辈什么的,听的总有些别扭啊。

    可很快顾小玉却又笑着说道:“算了,也没什么。”

    啊?秦飞挠了挠头,觉得有些奇怪,但既然顾小玉都这样说了,他又不好追问什么,只得埋头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家夜宵店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