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都是熟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44本章字数:3278字

    出院?徐康义的手术虽然成功,但这段时间还在术后观察期,怎么可能出院。徐妈妈忍不住说道:“你们老板要住院,应该找医生啊,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要你们出院就出院,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西装男哼了一声,“要不是床位满了,你以为我想和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啰嗦?”

    这态度很无礼,徐妈妈有些气不过,但徐康义却显得冷静很多:“床位满了,你们老板既然有能耐到医院里闹事,应该背景很硬,完全可以找医院商量,为什么要找上我?”

    这话其实还有潜在的一层意思,这医院里住院的病人这么多,又怎么偏偏挑中了他徐康义?难道就只是巧合吗?

    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

    西装男轻蔑的笑了笑:“你这老东西倒是敏锐……实话和你说了吧,你四天前的那场手术,本来应该是要安排给我们老板的,让你提前做了手术,已经便宜你了,别不知好歹懂吗?现在我还只是让你们让个床位出来,要是等我们老板来了,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好说话?徐康义可是一点都看不出这那儿像是很说话了。

    “手术都是由医院方安排的吧?我徐康义人微言轻,可没你们老板这么大的能耐,那有这个本事占你们老板的手术?”

    “还不承认?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行,那我今儿个就把棺材抬给你看看。”西装男对其中一个男子说了两句话,不一会儿他就从外面带进来一个神色怯怯的男子。

    “李医生,来,你和大家说一下,是不是这个徐康义对你威逼利诱,你迫不得已只好把他的手术时间和我们老板的对调了?”

    要是秦飞在场,就能认出来这个李医生,就是李大志。

    不对,严格来说他已经不是李医生了,因为上次的事情被秦飞和叶思璇揭穿后,他已经被医院开除了。

    李大志抬头就看到了病床上的徐康义正面色疑惑的看着自己,他看上去有些迟疑了起来。不过这时,西装男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他神色一变,急忙说道:“没、没错!就是这样!”

    “我承认我是做了坏事,私自调换了两场手术的顺序,还因此被医院开除了……不过我也没办法啊,他是给了我一笔钱没错,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还威胁了我啊!我不收钱,不帮他调手术,他就扬言要我好看,我也没办法,我也是被逼的啊!”

    徐康义眉梢往上轻轻一挑,默不作声的看向了自己妻子,可他见徐妈妈也是一脸茫然,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段时日,他因为行动不便,一直躺在病床上,关于手术的相关事宜,都是他的妻子一手操办,他也不大清楚具体细节。

    只是他们家中,若是之前还拿得出几个钱来,可现在的境况连手术费都不得不找人借钱,那里还能出多余的钱去贿赂医生?什么扬言威胁,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要真有这本事,又何至于此时被面前这几人围着病床?

    “李大志,你不是被开除了吗?怎么还在医院?”一名年轻的小护士在门口探了探头,看清病房内的情况后秀眉一蹙,走了进来。

    “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啊?都是病人家属吗?医院禁止吸烟,不知道二手烟对病人身体不好吗?”

    李大志见到这名小护士的时候,缩了缩脖子,似乎有点怕这个小姑娘。而和西装男一道来的这几个人,则大大咧咧的扫了她一眼,毫不忌讳的开始对她的身材评头论足了起来。

    “嘿,哥几个你们看,这女的不错啊,胸大屁股挺,扔床上去一定舒服。”

    “是个极品啊,最重要的还是个护士,制服诱惑,加分呐。”

    小护士小脸涨红,又羞又恼,这几个人怎么跟流氓一样!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有调头跑掉,反而呵斥了起来:“你们是不是病人家属?不是的话还请出去,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哈,小娘们还挺火辣。”其中一个人嬉笑着向同伴说道,叼着烟走向了小护士。小护士小脸上带着坚毅之色望向他,正要开口问他是做什么的,岂料他深吸了一大口烟,往前一吐,浓烟喷了小护士一脸,她被烟味呛的咳嗽不已。

    故意喷她一脸烟的男子则调戏道:“美女,怎么咳成这样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用不用哥哥我帮你打打针治治病啊,不过哥哥这针头很粗很长,保证你一针过后欲仙欲死,就是不知道你承不承受的住啊。”

    “哈哈哈哈!”

    小护士脸色变的铁青,而男子的同伴则哄笑不已。西装男也跟着笑着,摆了摆手:“行了,我们都是文明人,要讲道理,医院可不是耍流氓的……”

    “啊——”

    他话还没说的完,一声惨叫响彻病房。

    只见小护士瞪着眼睛说道:“继续说啊,不是针头很粗很长吗?”她放下刚刚踢出去的腿,双手环抱,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发飙的小老虎。

    而那调戏她的男子,双手捂裆,两腿死死的夹紧,形若憋尿,但从他头上那豆子大的汗珠和痛到扭曲的神色来看,绝非憋尿这么简单。

    “臭、你个臭娘们,我要把你……啊!”

    又是一脚踹在了相同的地方,伴随着男子惨叫着倒在地上,看他那捂着两腿根部抽搐不止样子,在场的其他男性都不由得心底一阵恶寒——蛋痛,这可是男人不可承受之痛啊。

    西装男的脸色阴郁了起来:“这位护士,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做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们自己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小护士怡然不惧。

    “可笑,在这医院病房,你说能做什么?不是治病探友,难不成你们这医院还提供招嫖服务?哈哈,要真有这服务,不知道你的标价是多少啊?要是合适的话,我包你一个晚上怎么样?”西装男冷笑说道。

    “你……”小护士目若喷火的盯着这西装男,看他穿的人模人样,还以为是个能讲道理的人,原来都是一丘之貉!

    “嘿,别说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倒是你把我兄弟踢成这样,是不是要负责啊?我这兄弟虽然在医院抽烟是不对,你批评下教育下,我都不会说什么,但下这么狠的手……哦不对,是这么狠的一脚,他可是他们家里的一根独苗,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这就是绝后了啊。”西装男一张巧嘴倒是说的天花乱坠,眼睛在小护士身上扫来扫去,戏谑道:“还是说你愿意帮他生个孩子?”

    小护士那里碰上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气的说不出话来,而徐妈妈在旁边看的也有些干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那位“蛋疼欲死”的兄弟终于缓了过来,他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也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他看向小护士的双眼,已无什么轻佻调戏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暴躁。

    “你个臭三八!”

    他一巴掌向小护士干净白皙的脸蛋上甩了过去。

    啪——

    响声清脆,但却是这个男人被打的七荤八素,侧脸上多出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原地晃了两圈,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喂,这里是医院病房,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这突然出现的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拿脚踢了这男子几下,疑惑道:“别躺地上装死啊,我问你话呢……哦,原来真晕过去了啊。”

    见到这透着诡异的场景,其他人内心是一阵无语,这似乎是你在医院病房里动手打了别人吧?不过呢……打得好!这种臭流氓,就该打!

    这最后一句话,是小护士心里活动的真实写照。

    “爸、妈,你们没事吧?”徐梦辰也紧接着冲入了病房。

    徐妈妈见女儿来了,面露喜色。

    “哎呀!你不是那个……”小护士眼睛一亮,突然向这仗义出手救自己于耳光之下的人喊道。

    秦飞回头一愣,这小护士和自己认识?

    “……那个姓秦的!”小护士脱口而出,秦飞差点没被一口口水给呛死。

    什么叫姓秦的啊?不过这样的叫法,他是有些耳熟,可问题是面前这小护士,怎么看都不可能是苏云云啊。

    着小护士漂亮是漂亮,但和苏云云也长的不一样啊,而且苏云云也不是这一惊一乍的性格。

    “啊抱歉抱歉,我喊顺口了。”小护士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秦飞!你是秦飞对吧?”

    “你认识我?”秦飞好奇道。

    “哎呀,你不记得我了?就是那天在手术室外,我和你见过啊!”小护士叽叽喳喳的说着。

    手术室外面?秦飞迷茫的摇了摇头,没印象了。

    “我是苏云云的朋友啊,当时他弟弟要动手术,我也在场……”

    秦飞还是摇了摇头。

    小护士似乎也急了:“我爷爷是薛仁棠,薛神医啊!”

    “哦!”秦飞终于有点印象了,这不是他和薛仁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的那丫头吗?他记得薛仁棠曾经说过,这是他的孙女,不过叫啥来着?好像是……

    “你是不是叫薛……”

    可秦飞还没把话说完,薛静就把话头抢了过去。

    “没错没错,我就是薛静啊!”她高高兴兴的说道:“看来你还是记得我的啊!”

    秦飞尴尬的笑了笑,这姑娘要求还真低,这也能算记得。

    “又是你这小子!”

    咦?这又是认识我的?秦飞纳闷了,这小小一间病房,那来这么多熟人啊。

    他回过头一看,呦,果然是熟人,不过就难怪他会咬牙切齿,语气中充满了不忿了。

    “我当时是谁啊,这不是餐厅里痴情男郝良吗?怎么,脸这么快就消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