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薄先生,晚上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06:27本章字数:1099字

    程欢猛地回过神,然后死死的盯着一旁的楼漠寒看!

    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

    自己刚出监狱就恰巧被急速飞过的轿车撞飞,又恰巧的被楼漠寒救起,又恰好这场宴会的主办方是薄家。

    这仅仅就都只是巧合吗?

    程欢隐隐觉得幕后有一个强大的黑手在推动整个事件的发展,而这个幕后黑手和楼漠寒这个男人和幕后黑手有扯不清的关系。

    甚至程欢有了一个更大胆的猜测, 楼漠寒他就是这个幕后黑手。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程欢目光戒备的看着楼漠寒。

    从薄枭那件事情起,程欢就像是笨拙的乌龟,外面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就会立马全副武装将自己缩进笨重的壳内,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来保护自己。

    “目的?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不过是上天赋予给人类的本能罢了,还需要理由吗?程小姐若是不愿意帮这个忙的话,那便就罢了。”

    说着楼漠寒就作势去抢程欢手中的请柬,程欢微微向后躲闪,不动声色的将请柬藏到了身后。

    程欢明白,楼漠寒刚才那番话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他并非真正想要收回请柬,不过是想逼着自己做一个决定罢了。

    “楼先生是聪明人,我还是相信楼先生的,这个忙我自然会去帮,我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程欢盯着就楼漠寒莞尔一笑,笑的时候露出浅浅梨涡,当真是好不风情。

    “稍后晚会的礼服会送到你房间,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吩咐下人。”楼漠寒僵在空中的手直接插在裤兜,眸中满是笃定,似乎充斥着一股将程欢拿捏在手中的自信。

    看着楼漠寒转身,程欢似乎想到什么,一着急直接抬手拍在楼漠寒的肩上。

    楼漠寒蓦然转身,皱眉看着程欢,似乎有些惊讶,惊讶之中又掺杂着点点兴趣。

    这个小女人一向谨小慎微,从不会做出出格的动作。

    程欢尴尬的收回手,一时间有点无措。

    “有烟吗?”程欢故作镇定的说道,转身直接靠在墙上,迎视着楼漠寒的目光。

    “男士烟,习惯吗?后劲大。”楼漠寒从口袋中摸出烟直接递了过去。

    “谢谢,不挑,什么都抽。”程妍勾着唇角扬了扬烟盒,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楼漠寒刚要走,后面的程欢直接抬手拦住了楼漠寒,不等楼漠寒说话,程欢便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火。”

    ……

    烟雾缭绕,程欢坐在床头的梳妆镜前,瞥着手中的烟,猛吸了一口,胸口起伏着,忍不住轻咳几声。

    嗯……后劲确实很大。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烟圈,程欢缓缓的闭上眼睛,心里莫名的宁静。

    她想过无数次同薄枭的见面的方式,但是唯独没有想过这种方式。

    在监狱里,她早就习惯了与烟草为伍的日子,否则这千百个日日夜夜她又要怎么挺过去?

    监狱里,常常会开绿色通道,家属会送点东西进来。

    她这种家破人亡的人自然不会有家属,抽几口别人扔下的烟屁股已经是足够恩惠了,哪还轮的上她挑什么?

    再次睁眼的时候,程欢眼中的落寞瞬间变成决绝。

    对着镜中的自己做出开枪的手势。

    “彭……薄先生,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