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你到底要干嘛?

    更新时间:2018-08-09 12:06:27本章字数:2010字

    孩子?!

    程欢瞳孔猛地皱缩,薄枭这是什么意思。

    “三千万,一个孩子。”薄枭眯了眯眼睛,烟雾缭绕之间更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这个男人一直高贵且神秘。

    程欢一直怀疑自己现在看见的不过是这男人的冰山一角,薄枭心里隐藏着多少秘密没人能探究的到,也没有人敢探究。

    “五千万,我总得顾忌自己的性命不是吗?”程欢低垂着眼眸,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笑意。

    但是程欢也不敢高兴地太早,毕竟薄枭这男人城府一直很深,她又怎么知道薄枭这不是在试探在自己呢?

    程欢随口报了一个价,直接反试探回去。

    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不过是一场又一场处心积虑的算计与博弈罢了。

    “呵……五千万买了一条命,太廉价了吧。”薄枭冷哼一声,修长的手指直接捏起程欢的下巴,强势的禁锢着程欢与自己对视。

    程欢盯着薄枭突然莞尔一笑,上手直接从夹住薄枭嘴中的雪茄,手指玩味的划过薄枭的唇角,转手将雪茄塞进自己嘴里。

    猛吸了一口,程欢很大胆的将烟圈直接吐在薄枭脸上。

    “贱命一条,五千万值了。”程欢妩媚一笑,抬脚朝着浴室外走去,在和薄枭擦肩的时候指尖刻意从薄枭胸膛划过。

    看着程欢一丝不挂从自己身边走过,薄枭环绕着双臂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定定的看着程欢离开,没有追上去。

    呵……这个小野猫到是有趣。

    程欢抬手直接扯过酒店的浴袍,凑合着直接裹在身上,心中猛地松了一口气。

    依着现在的情况,自己留在薄枭的身边万无一失。

    只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薄枭会让自己给他生个孩子,明明那么怀疑自己!

    程欢半靠在摇椅上,疲惫的捏了捏眼角,浑身觉得酸软虚弱。

    有了孩子这个筹码,自己一时半会也不用费尽心机想办法要怎么留在薄枭身边了。

    “咚咚咚……”

    程欢刚停下思路,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刚想站起身开门,薄枭就径直从浴室走了出来,浑身上下仅仅裹了一个浴巾,紧实的线条大片暴露在空气中。

    活色生香的画面令人血脉膨胀。

    这是程欢第一次审视薄枭的身材, 不像别的大boss有啤酒肚,相反一眼就能看出来薄枭是那种经常健身的男人。

    同理也能推测的到,薄枭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且很自制的人。

    那有一点程欢就又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薄枭在她身上的时候偏偏那么如狼似虎?

    想多了,程欢就有点累,那次车祸让她元气损伤的太多了。

    她也不想想了,薄枭本来就是一个很难猜透的男人。

    “总裁,你要的东西。”

    外面传来声音,程欢瞬间就听出来是季助理的声音。

    程欢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就是对声音很敏感,基本听过一遍的声音,她下一次再听到的时候就能听出来是谁。

    “下去吧。”薄枭甩手直接关上了门。

    程欢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薄枭手中拿着一个纸黄色的文件袋。

    “想知道什么东西吗?”薄枭直接将文件袋扔到茶几上。

    “我的个人资料,薄总还是自己看吧,没有人比我自己更了解自己。”程欢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虽然她现在不知道楼漠寒和薄枭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她相信楼漠寒伪造身份的能力,薄枭就算着手调查,也不一定会查的出来。

    “你到是猜的准,低估你了。”薄枭捻起文件袋,随手摸出火机,跳动的火苗直接引燃袋子。

    男人眼中没有一点犹豫。

    “薄总可别高估我,我就一个虚荣的女人,待在薄先生身边不过是为了钱罢了。”程欢淡然的摆手,越发能游刃有余的面对薄枭的刁问。

    “不用特意强调这个,就算你有什么目的,你以为你能动的了我吗?”薄枭挑眉,高傲的转身,从酒柜直接开了一瓶红酒。

    程欢抿嘴,半晌没有说话。

    她其实不知道说什么,有点无言以对。

    与其说薄枭是个自大的男人,还不如形容他那是与生俱来的自信。

    那种优越感不是谁都能秀的出来的。

    你让一个平明百姓说那句话,他说的出来吗?他敢说吗?

    普通人敢把一个看着就居心叵测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吗?

    他们不会也不敢!

    薄枭不屑自己是因为他本身就有刀枪不入的能力。

    “薄先生还是将钱打到我账上吧,银行卡你应该能查到。”程欢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摇椅, 慵懒的理了理浴袍。

    薄枭偏头,杯中的红酒在他手中摇曳,酒红的颜色分外的妩媚,仅仅看着便让人感觉迷醉。

    “这么着急?”薄枭抿了口红酒,别有深意的看着程欢。

    “对啊,现在我这条贱命还值五千万,当然要赶紧扒着。”程欢一点都没有回避,直接迎上薄枭的目光。

    “五千万你自然能拿到,但是你有没有命享受,那就不一定了。”薄枭跨步直接走到程欢面前,大片的阴影瞬间笼罩在程欢身上。

    薄枭俯视着程欢,自带强势的气场。

    程欢冷不丁的被震慑到,没由来的晃神一下。

    薄枭一把拎起程欢,单手扛起来直接扔在床上,抬脚直接压了上来。

    “张嘴!”

    就在程欢想要说话的时候,薄枭直接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程欢当然不会那么乖乖听薄枭的话,下意识的直接闭上眼睛,嘴唇也死死的咬住。

    薄枭冷哼一声,低伏下身直接撬开程欢的嘴唇,尽数将红酒直接灌了进去。

    程欢只能满脸难受的被迫咽了下去。

    “喔……薄枭……”

    薄枭单手从程欢身下窜过,一把将程欢搂的更紧,似乎要揉进身体一般。

    “放心,我的酒里面可不会有催情药,你看都不用我下药,你就动情到这般了。”说着薄枭直接朝着程欢下身探去,程欢吓得赶忙夹紧了双腿。

    “你到底想要干嘛!”程欢惊慌的看着薄枭。

    “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