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攥紧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0本章字数:2045字

    她尽量压下心里的波动,用淡然的话语说道:“顾北誓,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往前跨了两步,而后气定神闲的站定在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刚刚故意赶她出去,不就是不想让她多说什么吗?我完全可以猜得出来为什么。”

    苏萌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快溃不成军。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狠狠的钻进她的心里。

    顾北誓,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只是,要她承认自己是他的妻子,然后自取其辱,这就像是要了自己的命一样困难。

    顾北誓像是鹰隼般的眼眸攥紧她有些心虚的眸光,而后淡淡的开口:“你有秘密,而且是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对不对?”

    他顾北誓看任何人事物向来精准,商场上瞬息万变,他能把顾氏做这么大,靠的不仅仅是传承,也仅仅是努力和敬业,最重要的就是他精准的观察力。所谓知己知彼,才是真正商场上不败的秘诀。

    对于苏萌,他自认为只消一眼便能看清她的骨髓。

    可是相处过两次之后才感觉,从她的眸光中,他似乎接收到了她对他有好感的信号。可是从她的行为言语中,他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似乎,还有着对他浓烈的排斥感。

    这个发现让他沉寂已久的心,似乎又活了。这两种矛盾的感觉集中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一下子就激发了他想要探索的兴趣。

    这个苏萌,他势在必得。

    下一刻,苏萌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胡说。我能有什么秘密瞒着你?”

    她刚刚所有的沉静,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如数崩塌。

    看着他眸中的玩味和猜疑,苏萌这才惊觉自己的反映有些大。连忙又道:“我的意思是,你理解错了。我让晓云出去是怕离楚天跑了签不了合同。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出现在你面前,都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苏萌,同一种借口,只适合用一次。第二次,你觉得我还信吗?”他冷鸷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带着一抹浓烈的警告意味。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从未与自己有过半毛钱的关系。这句话让他心里像是被塞进一块棉花似的,有种堵堵的感觉。

    “我怎么是借口了?我真的是来工作的。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你也在这里啊。”苏萌有点无语问苍天。怎么哪里都能碰到他。而且每次都让他误会呢?

    瞪了她一眼后,顾北誓眯起眼眸道:“如果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工作来。那我真是不知道,你究竟是傻子还是太过天真。这里是你一个女孩子应该来的地方吗?难道为了替乔天亦拿下这笔生意比你的名誉还重要?苏萌,你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要为了乔天亦这么拼命?”

    想到她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不止死活的闯到这里来,如果没有在这里遇见他,那会有什么下场。只要一想到,他的心里便一阵害怕。乔天亦,对她来说,就那么中吗?

    苏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漠然垂下头去,她支吾了一声,“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乔天亦当众那么维护她,她只想着能为他做点什么。她承认,她将这次的任务想的太过简单了。

    “乔天亦,对你就那么重要吗?”带着一股挫败,他望进她的眼眸里。

    苏萌皱了皱眉,“我跟你说过了,我跟乔总清清白白的,我们是上下级关系,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那我呢?”他的眸子盯住她的眼眸,不放过她脸上一点表情。

    “你……”苏萌抬起头来,回看着他漆黑的眼眸。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振动个不停。下一秒,她躲开他审视的目光,淡然说道:“我跟你更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比陌生人多说过几句话而已。”

    “苏萌!”顾北誓危险迸射的双瞳,只消看上一眼便让人心惊胆战。“你这是再一次的拒绝我,是吗?”

    苏萌愣了愣,她这算是,拒绝吗?她是他的妻,如果他能早一年多看到她,又谈什么拒绝不拒绝。况且,从进门到现在,他好像没有说过什么让她误会的话吧。

    躲过他摄人的眼神,她低声赌气的道:“拒绝?拒绝什么我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能让我拒绝的吗?”

    看着她殷红而气鼓鼓的小脸,顾北誓眸底暗流激涌,他低声而邪魅的声音慢慢溢出,“你的意思是,让我再一次向你表白吗?”

    “……”苏萌愣住,看着他那张妖孽的脸,顿时脸色红的像是猴子屁股。最后,有点恼羞成怒,“你……你真是……”

    “无赖吗?”看着她憋红的一张小脸,他勾唇微微一笑。那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俊美,让苏萌一下子就晃了眼。

    “苏萌,我喜欢你。”就在她怔愣的期间,顾北誓毫无预兆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苏萌只觉得自己脑子有点缺氧,像是走在河边突然掉进水潭一样,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耳边继续响起他带有磁性的性感声音,“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不同。可是没想到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直到这一次,你给我的感觉竟然如此惊艳。我承认,我很想忽视你给我的感受,但是我骗不过自己的心。”

    “苏萌,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知道,我顾北誓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的男人。”他伸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望进她的眼眸中。

    他漆黑如同耀石一般的眼眸里,尽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情。又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泊,让人沉溺下去,就永远也上不来。

    然而,他这样情深的一面,看在苏萌的眼里,没有感动,有的,只是心痛。

    他说第一次见面,便觉得她与众不同。可是他知不知道,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半以前的民政局门口。那天,他们仅仅用了五分钟便领取了结婚证,从此,她是他的妻子啊。

    此刻他如此深情表白一个女人,那对已经结婚的‘妻子’,不觉得无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