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她的丈夫是我顾北誓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0本章字数:2099字

    顾北誓脸上的青筋暴露,捏着苏萌的手臂的手慢慢收紧。直到苏萌微微皱眉,才阴沉着一张脸,狠绝的说道:“苏萌,你真以为我顾北誓拿你没办法是吗?”

    “我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最好收起你身上所有的刺,别惹我。否则,我让你和乔天亦这辈子都后悔。”他在她的耳边说着狠话。

    苏萌听在耳中,惊在心里。从来没有这一刻,让她觉得他是那么骇人。

    只是,她望进他的眼眸,嘴角紧紧地抿着,“我知道你厉害,可是顾北誓,你别忘记了。你就算是能征服全世界,我苏萌也绝不会被你征服。这就是你失败的地方。”

    顾北誓眸子瞬间迸射出一抹危险的信息,下一秒,他毫无预兆,猛然俯下身去攥住了她的红唇。

    后面的安琪以及明月双双瞪大了眼睛,而后,同时用既羡慕又嫉妒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他们就这样,在商场里,在众目睽睽之下,顾北誓吻着她的红唇,带着强烈的怒火……而后,用力咬下去。

    “啊……”苏萌呼痛了一声,用力挣脱开了他的怀抱。心脏狂跳着,躲得他远远的,畏惧的看着他。

    她眉心皱的紧紧的,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唇,手指上都是血。那种疼顺着她的唇畔直接蔓延到了心里。

    “顾北誓,你疯了吗?”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喊道。

    “我说过,你最好别惹我。”顾北誓伸手拿出手帕,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唇,而后将手帕丢在了地上,一脸的嫌弃。“你以为我真对你动情了吗?别做梦了。如果不是你有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会碰你吗?”

    “可是你这女人不识好歹,既然不肯乖乖被我利用,那就只剩死路一条了。”他阴鸷的眸子深望着她,似是要将她看穿一样。

    转过身,他翻开手机打电话,几秒后,对着电话喊道:“牧十,进来。”

    苏萌听到牧十的名字,脸上的愤慨顿时消失无踪,她怔愣了片刻,方慌乱的低下了头去。

    她记得这个牧十,是在她与顾北誓结婚登记的时候见过的,他是顾北誓的特助。

    她与顾北誓这次重逢后见过数次,都没见到牧十,她以为一年半的时间,足够顾氏财阀发生人事变动。可能这个牧十早就已经离开公司了。原来,他并没有离开,依然还在顾北誓的身边。

    不过几分钟后,牧十便小跑着走了进来。一如一年半以前的他,完全没有变。

    苏萌的头低的更甚了,心里满满都是担忧。她害怕牧十认出她来,那她该怎么面对顾北誓?

    顾北誓指着身后的苏萌,对着牧十说道:“封杀这个女人,她所有的设计,全部封杀掉。我要让她在海城活不下去。”

    苏萌猛然抬起头来,惊恐的大眼睛看着顾北誓,“顾北誓,你疯了吗?”

    顾北誓转头看着她,脸上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我只是应你的要求罢了。你刚刚,不是说我要搞死你吗?你的身体嘛,让我搞我也没兴趣。所以,我只能让你这这个行业做不下去。”

    “你这么对付一个女人,不觉得卑鄙吗?”她的眼眸中噙着眼泪,带着一抹恨意看着他。

    他躲开她那种可怜兮兮的目光,阴狠道:“你既然可以随意侮辱我,就应该知道后果。我顾北誓岂有任人侮辱的道理。”

    苏萌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似的,堵得难受。看着他绝然的模样,最后点了点头,“好,如你所愿。我退出这个圈子,辞职GM集团。我惹不起你,我躲得起。我离开海城,离开你顾北誓远远的,总行了吧!”

    话说到最后,她几乎是用喊得。

    眸子中的泪水,随着声调的上扬,声带的振动最终忍无可忍的滑落了下来。

    她倔强的小脸上,泛着一抹光泽。再次看了顾北誓的侧脸一眼,她转过身径直往外面走,头也未曾回过。

    顾北誓望着她僵直的身子,心里像是被锉刀用力的锉着一样疼。

    他已经二十六岁了,不再是几年前刚刚恋爱的小伙子。可是在苏萌面前,他却觉得自己幼稚的要死。

    知道她选择了乔天亦也不选择他,他心里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所以才会一次次的挑衅,一次次的伤害着她。他自己知道这么做太过份,可是却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情绪。

    以往,那些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冷静,却在她一个小女人面前全数瓦解。

    “顾总。”牧十看着苏萌的背影,凝眉说道:“这件事……”

    顾北誓叹了口气,“先别做。”

    牧十点了点头,“顾总,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不当说就别说。”他心情烦躁的说着。

    “可是,不说又觉得,不太好!”牧十有点迟疑。

    顾北誓转头看了他一眼,“你最好说的东西,有价值。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卷铺盖。”

    牧十轻咳了一声,“那个……刚刚走的那位小姐,名字是不是叫苏萌?”

    顾北誓瞪了他一眼,而后往外面走去。刚走出去两步,站定,而后转身,“我刚刚没有说过她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牧十一愣,而后瞪大了眼睛。“她真的是苏萌?”

    顾北誓眯起了眼眸盯着他,“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十立即正经的说道:“顾总,她就是您两年前娶得少夫人。苏萌。”

    顾北誓像是听到一个晴天霹雳一样,完全怔愣在了当场。好半晌,才似乎转过这个弯来,慢慢的说道:“你说,她是我,两年前娶得……那个女人,苏萌?”

    牧十点了点头,“是的顾总,准确的来说,是一年零十个月,将近两年的时间了。”

    顾北誓看着他,平静的脸渐渐融化,嘴角微微勾起,眉眼中都被瞬间填满了喜悦。“你是说,她嘴里天天念叨的丈夫,是我顾北誓?”

    牧十看着他,有点懵。平日里顾总可没有过这么白痴的时候啊。但是,他还是机械式的点了点头。给了他肯定的回答,“是的。”

    顾北誓听到他的答案后,转身便往外面走去,开始是走,而后,变成了小跑。

    牧十抬头看着他急匆匆的模样,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急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