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喜当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1本章字数:2017字

    顾北誓抱着苏萌走进浴室里,将她整个人放进已经放满热水的浴缸里。

    温热的水流漫过她的身体,也驱走了大部分的寒意。

    如今已经是秋天,虽然还未深秋不是很冷,但是毕竟一场秋雨一场凉。雨滴落在身上的感觉,还是让她不禁打着冷颤。

    只是,心里压抑的太久了。经过了昨晚,她与顾北誓之间究竟该何去何从,她真的不知道。所以才会想去借酒浇愁,借雨发泄。

    却没想到,把自己给整感冒了。

    头脑昏昏沉沉,在路上又与顾北誓说了那么久的话,此刻她真想好好洗个澡睡一觉。可是……为什么自己胸口处有个咸猪手在帮她……解扣子?

    这个意识一到脑子里面,她顿时睁开了半眯着的双眼。惊恐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顾北誓。“你做什么?”

    顾北誓翻了个白眼,“苏萌小姐,这个世界上能让我顾北誓伺候的女人你算是第一个,怎么,你还不满意吗?”

    苏萌的脸不寻常的红润着,“顾北誓,这,这不是满意不满意的事情。而是……这不合适。”

    “你是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合适的?”他不顾她的反对,继续解开她的扣子。

    “你这样,我真的不舒服。”虽然昨晚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如今她清醒着,没有中什么‘吉普赛狂欢’。如果还在他面前坦诚相见,她真的做不到啊。

    “苏萌,我们……”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请你给我适应的时间,好吗?”她不是那种扭捏的人,只是单纯的在他面前会害羞。这不是她能控制的啊。

    “十分钟,你烧的厉害,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洗澡。如果十分钟你还没有出来,我就进来。”他深目望了她一眼,没有再勉强她。

    拿过干净的衣服放在她的身边,而后转身走出了浴室。

    整个浴室很大,装修的很低调豪华,就像顾北誓给人的感觉一样。望着这个比自己出租屋还大上几分的浴室,苏萌叹息了一口气。

    迅速洗了一下,忍着头疼穿上了顾北誓给自己准备的一套衣服。是女士的长袖,长裤。看到上面标签还在,知道这套衣服是全新的,别人未曾穿过的。她便放心穿了。

    刚刚穿好衣服,浴室的门便被打开。顾北誓一眼看到她后,脸上的那抹担忧瞬间敛去。

    “出来吧,里面蒸汽重,久了会头晕。”他拉过她的手将她牵出浴室。

    一路出了卧室,到了外面的客厅。苏萌抬头看过去,只见一名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正襟危坐在沙发上。

    “这是?”她转头看了顾北誓一眼。

    “他是凌一伦,是我的家庭医生。我叫他过来给你看看。”话落,他拉着她的手直接坐在了凌一伦的身边。

    “今天她有点淋雨,你给她看看。”他侧头说道。

    凌一伦微微一笑,看着苏萌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而后伸出右手想要覆盖在苏萌的额头上。

    “喂,你做什么?”顾北誓黑着一张脸,一把将他的手打落。“看病就看病,动手动脚的做什么?”

    “顾少,我只是想看下少夫人额头是否高热。”他是医生,难道看个病还得问过别人的意见不成?

    顾北誓狠瞪了他一眼,“废话,不热的话叫你来做什么?这个不用看了,直接量体温就好。”

    凌一伦挑了挑眉,看了苏萌一眼,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而后拿出电子体温计,对着苏萌的额头点了一下。

    “三十八度五,果然高烧。我给她开点药吧。吃过之后去休息一晚上,记住,是静养。不可有其他过分的,激烈的举动。否则……”

    他一边说,顾北誓的脸色越发铁青了几分,不由得开口打断了他:“你开药就开药,哪来那么些个啰嗦。”

    凌一伦再次被噎,无声的笑了笑后,“好,不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

    “对了,开药的话,能不能开那种,孕妇吃的药?”顾北誓突然说道。

    苏萌脸上“腾”一下便红了起来,满是诧异的看着顾北誓,“你说什么呢?”

    凌一伦也好奇的看向了顾北誓。颇幸灾乐祸地说道:“不是吧。这么快?不是昨天才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得了一个宝贝老婆。今天就整怀孕了,你这……怎么感觉喜当爹啊。”

    “啪!”的一声。

    顾北誓的大手用力拍在了凌一伦的后脑勺上。口气不善的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说开什么药就开什么药。喜当什么爹,我要是成爹了,那也是我亲儿子叫我爹。”

    凌一伦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哎呦哎呦”的叫了半天。“你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动手啊。”

    “你要是再乱说,我动手就是轻的,直接就弄死你。留下你的药,可以滚了。”将他手中的药抢过来,而后伸脚便用力踹在了他的后腰上。

    凌一伦直接被踹到了沙发下面去,最后捂着受伤的老腰委屈的走出了顾家宅子。

    看着凌一伦的样子,苏萌皱了皱眉,“顾北誓,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让他误会什么的?”

    “我哪有。”顾北誓惊呼了一声,“只不过,经过了昨晚,你怎么知道肚子里没有孩子?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先做一点措施吧。万一有了,也不至于后悔啊。”

    看他说的认真,苏萌的头更疼了。“你就这么希望我怀孕吗?”

    他微微一怔,而后笑道:“我们都结婚两年了。错过了那么久的时光,难道不应该要个孩子吗?”

    “我和你的关系尚没有理顺,我不想加个孩子来剪不断理还乱。顾北誓,你我之间要想的事情有很多。这不是你一句老婆就能改变的事情。”她严肃的说完,而后伸手将药从他的手中拿过,转身往楼上走去。

    在经过冯管家身边的时候停下,“请带我去客房。”

    冯管家是个年逾五十的中年男人,一向是看顾北誓的脸色行事的。如今,他正在无声的询问着一直坐在沙发上的顾北誓。